图片 1

2009年1月22日,作家梁羽生在悉尼去世。在他身后,由他开创的新式武侠小说也渐渐随时代的变化,慢慢淡出人们的聚焦处。新式武侠的时代,远去了。

看梁羽生的武侠小说,始终充满希冀与虔诚,梁老清新明丽的文风,纤尘不染的澄澈境界,正是梁老这份儒雅洒脱让人亲近、感动,于无声中见真声。梁老起武,剑光忽闪,梨花漫天,玉萧扬声,勾魂摄魄。

问:在梁羽生的武侠体系中,金世遗和张丹枫谁更强?

梁羽生从1954年创作、发表武侠小说至1984年“木盆洗手”,前后30年共创作武侠小说35部,160册,一千多万字。可谓著作等身,成就非凡。所谓“成就非凡”,还不在于著作等身,更在于开新式武侠小说之风。

张丹枫大概是梁老笔下的完美侠士。作为是张士诚的后人,复国本是他的使命,然,他是叛逆的,快活林豪赌惩赌徒之快意,纵情江湖儿女之情长,散尽千金遣志国士之决然!他深知历史不是一个人的故事,纵使本事再大,也免不了血腥与杀戮。张丹枫秉承儒家理念、忧患意识,舍小节成大义而视王侯珠宝如粪土。梁老笔下痴情郞无数,上官田野是,玄机逸士是,陈石星是,卓一航是,痴情怨女之最当属玉罗刹。金庸男角多情博爱;唯梁老专情,梁老带着一颗坚忍的心,带着一份执着的爱,掬一捧诗情画意骄傲地前进风里雨里穿梭,火里水里漂流,谱一曲曲广陵绝唱。

图片 1

梁羽生有较好的史学修养,他的武侠小说大都“兼有历史小说之长”,有清晰的历史背景。用《梁羽生传》作者刘维群博士的话说,梁羽生的小说“亦史亦奇,以史传奇,以奇补史”——主要人物和历史事件是真的,次要人物和情节可能是虚构的。梁羽生往往在作品中通过人物的悲欢离合,特别藉正派人物的家国情怀,演绎各个历史时期的社会事件和发展倾向,表达强烈伸张正义的个人历史观。他第一部武侠小说《龙虎斗京华》即写出义和团所处的悲剧性历史环境。《女帝奇英传》更像历史传奇,写的大都是历史人物,是为武则天翻案。又像《萍踪侠影录》,以明代“土木堡之变”为背景,写于谦悲剧……梁羽生三十五部作品,写唐代的有四部,宋代的有六部,明代的有八部,清代最多,有十七部之多,其中十五部承上启下,环环相扣。

梁老坚持正派出生,但也写出了金世遗这个另类角色。乖张暴戾的金世遗,人称疯手毒丐,行事放浪,又因是邪派子弟,遭举世唾骂。冰川天女的知遇之恩,吕四娘的寄望,还有谷之华的知心贴己,见识“女版金世遗”——厉胜男而心有所撼,原本这辈子被所有人遗弃的金世遗有了生存奋斗的希望而回归人性本真、人性之善。

注重“文学”内涵,又是梁作的一大特色。一部武侠小说,脱不了武功、兵法、布阵、中医、棋牌、诗词、天文地理、风俗方言、历史典故等,而梁羽生对文学情有独钟,犹善填词吟诗作对,其作品不但文字讲究,更贯穿许多优美精致的词令诗赋及饶有意趣的回目。梁羽生武侠小说中的诗词早就为识者所赞赏。1957年,香港一位老词人,就是极其严于格律的、以《沧海楼词》闻名于世的刘伯端,梁羽生第一次与他见面时,多少有点诚惶诚恐,没有想到刘伯端谈起梁著中的诗词,竟能一字不漏地背出来,令梁大为惊奇,不能不兴知己之感。

侠士为名誉而活,而多少打着“行侠仗义”的旗号而滥杀无辜,谋一己之私,坐收名利。“万里不惜死,一朝得成功”,岑参一语道破无数奔赴角斗场决然死生的缘由。梁羽生说:“我以为在武侠小说中,侠比武应该更为重要。”是的,真正的侠士不是武功超群,独孤求败,独尊江湖,他们求道、论道、证道,因为他们有自己的理想国,他们活在意念的世界里。这世界,容不得半点亵渎污染,如果信仰之光一旦幻灭,他们便从颓废消沉,甚至是毁灭。

“亦狂亦侠真名士,能哭能歌迈俗流。”梁羽生笔下第一侠客,首推张丹枫,他也是梁羽生心目中最完美的侠士。

梁羽生唾弃旧武侠小说过分渲染夸大武功以及那种千篇一律的“武侠靓仔”或亦仙亦侠的写法,他认为人不可貌相,极其注重人物的复杂性格,注重人物的思想、道德、品位。他笔下的男女主人公大多是诗剑并举,文武俱佳。读他的作品,人们可以了解到真正的名士气派是什么样的,所谓的民间道德意识是怎么一回事,还有那种古典的浪漫情爱是怎样的一种风姿。香港专栏作家龙飞立则明确指出:“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港台,没有任何一位作家,刻画名士型侠客,能够胜过梁羽生的。”

国仇家恨,是他们逃脱不了的宿命与劫数,他们无从选择要背负其使命。剑在手,腥风血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纵马驰缰快意凛然,亦道不尽苍凉,为侠,必然以性命交付死神。每个侠客的故事都是一部波澜壮阔的历史的简写,在现实真相与支撑情感中,真正的侠士是受伤的,是被历史愚弄的,他们践行信仰终究淹没于现实之河,不死即伤,隐姓埋名算是最好的生存之路。

张丹枫本是元末张士诚的后代,因为朱元璋最终统一天下,张士诚最终惨死,为了逃难张士诚的遗孤只能向北走躲在瓦剌,他们始终就把对大明的仇恨刻在骨子里,几世传承这种仇恨非但没有消除,反而愈来愈深。直到张丹枫这一代,他却想着不能让仇恨继续。

深受中国文学传统影响的梁羽生,同时也善于向西方小说吸收新手法新思想。可以说,梁羽生只是将武侠小说作为一种叙事模式,然后以一个真正的文学家的认真、勤奋、严谨态度不断摸索,对文学形象的塑造刻画、语言文字的把握提炼、篇章结构的谋划安排等等方面都非常在意。

张丹枫一语“亦狂亦侠真名士,能哭能歌迈流俗”道出侠者真性情,他的选择是明智的。刀光剑影,浮生若梦,人生一知己,可遇而不可求,爱了,痛了,伤了,舞一曲梨花飘雪满地,酣畅人生悲喜离合。携一壶浊酒回首大漠孤烟直,泛一扁舟看小桥流水人家,纵使江湖无情,我自去逍遥。

张丹枫出现在梁羽生诸多作品之中,《萍踪侠影录》中他是一个初入江湖的少年英侠,他天赋异禀刻苦勤奋,师从谢天华,得传“万流朝海元元剑法”,这套剑法精妙无比,只是此时他很是年轻,武功未能炉火纯青,还未达到一流高手境界,很幸运他遇到云蕾,云蕾所学“百变阴阳玄机剑法”恰好能够与之双剑合璧,凭借双剑合璧二人也能傲视武林。

“侠”,在梁羽生心中所占据的位置可谓大矣!“宁可无武,不可无侠”——对于怎样才能写好武侠小说,梁羽生从一开始便强烈坚持和提倡他这个中心观点。

           

张丹枫就如同金庸笔下的郭靖,在年轻之际武功快速提升,《萍踪侠影录》正如《射雕英雄传》,都是刻画一代大侠的成长之路,可是郭靖也好,张丹枫也罢他们的武功真正大成却是用在中年以后。张丹枫的武功大成却是在《散花女侠》中,虽然《散花女侠》主要描写一代忠烈于谦的女儿于承珠,但是在这部作品之中,真正的高手却是于承珠的师父,武功逐渐炉火纯青的张丹枫。当然,《散花女侠》过于平淡,没什么太多的亮点,可是张丹枫却在此时成为“天下四大剑客”之首的“南方剑客”,更是“天下第一剑客”。

1966年,梁羽生以“佟硕之”署名,发表长达两万字的论文《金庸梁羽生合论》,明确指出,在武侠小说中,“侠”比“武”更重要,“侠”是灵魂,“武”是躯壳,“侠”是目的,“武”是达成“侠”的手段。他反对“武多侠少”,“正邪不分”。

张丹枫之所以武功能够突飞猛进,一方面是他得到师祖玄机逸士和彭莹玉的真传“玄功要诀”,另一方面是他武学天赋极高,他对所学武功进行不断创新,使得自身的造诣更是深不可测。

1977年,梁羽生在新加坡写作人协会上题为《从文艺观点看武侠小说》的讲话中,申明他主张“宁可无武,不可无侠”。

《散花女侠》之后,他就是当世武林第一高手,在《联剑风云录》和《广陵剑》中则被尊为“天下第一剑客”、“天下第一高手”。他的存在就相当于武当张三丰,当世高手要自认为天下无敌,就必须过张丹枫这一关。这也是为何天下第一魔头乔北溟要千方百计与之决斗。

以后多年来,梁羽生反复阐述:“侠是什么呢?十六个字——侠骨文心,云霄一羽,孤怀统览,沧海平生。”他解释说,侠有很多不同的定义,其内容甚至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有所变化。但不管怎么变化,他们都会留有中华传统文化的烙印。近代对“侠”起码有三种说法,如讲为国为民,侠之大者;还有就是人的一般的美德,强调友谊;最主要的是,对大多数人有利的行为就是侠义行为。在1984年中国作协第四次会员代表大会期间,梁羽生曾指出:集中社会下层人物的优良品质于一个具体的个性,使侠士成为正义、智慧、力量的化身,同时揭露反动统治阶级的代表人物的腐败和暴虐,就是所谓的时代精神和典型性。

梁羽生笔下的侠客虽崇拜岳飞这样的英雄,但梁羽生毕竟受过现代思想的熏陶,他并没有如岳飞那样,对皇帝无条件地服从。他笔下较少仗义江湖、锄强扶弱的江湖义士,较多的是忧国忧民、为国为民的历史英雄,而这些以历史英雄面目出现的侠客,“报国”并非因为“忠君”,在其家国意识中并不认同当朝皇权,他们要捍卫要挽救的是人民群众的国家,而并非皇帝或权臣的国家。

相比张丹枫是完美大侠,金世遗却是亦正亦邪,他经历过挫折与艰辛,也经历过感情的痛苦,最终明白自己的人生该如何去度过,最终走上正路,成为一代高手。

梁羽生写了三十五部武侠小说,塑造了上百个主要人物,谁最能体现他的“侠”思想?他自己最喜爱的是哪个角色?这是许多采访者喜欢问的问题。梁羽生说他喜爱的比较理想的,一个是张丹枫,一个是金世遗。张丹枫比较靠近儒家,心中有一个道德观念;金世遗比较接近道家,他本身没有一个规范,可能会有一些小过错,但本性是善良的,整体是好的。女性角色中讲正派当然是吕四娘,不过她太规范了;云蕾是贤妻良母型,比较适合做妻子;性格最鲜明的是厉胜男,可以讲她邪中有正,非常有刺激性,老是做出想象不到的事情。梁羽生强调,任何人都不可能完美。侠也好,圣人也好,都不可能没有瑕疵。

《云海玉弓缘》是梁羽生最经典的作品之一,其中这部作品也是主要围绕金世遗和厉胜男的感情纠葛,直到厉胜男死后,金世遗才明白自己到底最爱的到底是谁,正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梁羽生的武侠小说文学实践,可能并未达至艺术巅峰,但他对“侠”义的执著,的确融进了自己最美丽的理想与情怀,融进了自己整个的生命意识。

金世遗人如其名,他始终觉得自己是被世界所遗弃,甚至有一些自暴自弃的想法,于是他行为乖张,放任不羁,直到遇到冰川天女,才觉得自己并非被世人所遗弃,重燃人生的希望。

金世遗师从毒龙尊者,所学也是邪派内功,这种邪派内功往往是刚开始进展极快,可是却有诸多缺陷,金世遗也是深受其害。在修炼到一定程度时,他受到冰川天女的打击而攀登珠穆朗玛峰,最终在接近顶峰之际魔火攻心,万分紧急之时他被“天山派”掌门人唐晓澜以正宗内功所救,使他恢复神智,避免了走火入魔,这还使得无意中练就了“正邪合一”的神奇内功。

此时金世遗内功虽然突飞猛进,却并未达到一流高手的境界,在遇到刚开始武功未曾大成的孟神通时,还是有所不及,可是在后来他得到了乔北溟留下的武功以后,自我领悟和修炼,逐渐达到顶级高手的境界。

当然,金世遗也是一个很有志向之人,他在得到乔北溟的武功秘籍之后,就立志要融会各家,创立一门正大光明精深广博的武功。可是,刚开始要想将武功融会贯通并不容易,于是他苦心孤诣钻研数年,已渐渐有些眉目,后来又在一个石窟中见到文廷璧留下的武功,也是深受启发,最终一举破解了几个武学上的难题,将之前所学的各种武功全部融会贯通。随后,他自创武学,主要以天山派正宗内功为基石,以乔北溟的武功秘籍为梁柱,再加上其他正邪各派的武功为屋瓦而建立起来的。此时,金世遗的武功已然深不可测,更是不同于任何一家,完全属于金世遗自己的武学了。

可以是,张丹枫和金世遗都是宗师级别的人物。张丹枫点拨霍天都,使得霍天都创立影响最为深远的天山派;金世遗也是张丹枫之后三百年中极为翘楚之辈,金世遗武功也受天山派影响,却最终正邪合一,实属难得。

二人虽然相隔三百年,但同样与另外一个人有关系,此人正是天下第一魔头乔北溟。

乔北溟也是张丹枫时期的最强魔头,同时也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顶级高手,二人可谓一时瑜亮。只是乔北溟武功属于邪派一路,在他殚精竭虑之下,最终将顶级邪功“修罗阴煞功”修炼到第九层,尽管这样,在面对张丹枫之时,还是被张丹枫的玄门正宗内功所击败,致使乔北溟随后远离中原,在孤岛上了此余生,不敢再回到中原。

可以说,击败乔北溟之时的张丹枫,内功已经练到收发由心,进而上升到“敌强则强,敌弱则弱,因势反击,收发随心”的最上乘境界,内力源源不绝,无穷无尽。张丹枫影响力极为深远,甚至到大清之时更是被尊为“武学大宗师”,堪比金庸笔下的张三丰,他的威名历经三百余年而不衰。

可以说,金世遗也是张丹枫之后三百年出现的最强高手,他最为突出的是像杨过一般将所学武功全部融会贯通,自创属于自己的武功绝技,这份天赋也是极为罕见。在金世遗将乔北溟和天山内功以及自己武功全部融会贯通,真正大功告成之后,他也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身,此时的金世遗可谓达到“半神”的境界。金世遗一生也是得到诸多际遇,无论是邪派一路,或是正派一路,都对其影响深刻,本来,梁羽生笔下,正邪之分就是难以逾越的鸿沟,邪就一邪到底,正就是一直正派,唯独金世遗与正邪两派都有接触,故而他成为梁羽生笔下最具特色的一个人物。相比张丹枫一直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正人君子,金世遗的亦正亦邪反而显得更为可爱。

当然,二人武功都是达到前所未有的境界,在岳老三看来,如果说张丹枫是修真的张三丰,那么金世遗就像巅峰的杨过,二人虽然都是武功绝顶,对后世影响深刻,可是张丹枫的武学境界可能更高一些。

坚持原创,我是忠肝义胆岳老三,欢迎关注!

张丹枫在书里要比金世遗要早好多年,个人理解张丹枫厉害,后期张丹枫在散花女侠中,自己一个人就能用柳枝左右手双剑合璧击败敌人,双击合璧天下无敌,而且再往后,能创无名心法(内功剑法)留给后人,在牧野流星中杨华(孟华)就是学的这,才成为高手。而且张丹枫还指点过霍天都(白发魔女传)。霍天都自创的剑法就是张丹枫指点后创成的,岳鸣苛(晦明大师)霍天都的徒弟和白发魔女凭这剑法才那么厉害。金世遗虽然厉害但他不是宗师,不能自创,虽说正邪合一,但还是比不上张丹枫。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