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强教师获得感,能稳定并优化教师队伍,将促进中国教育的均等化发展,也是教育供给侧改革的有力抓手

  “真正让教师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作为新中国成立以来党中央出台的第一个专门面向教师队伍建设的里程碑式政策文件,刚出台的《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吹响了教师制度改革的集结号。

“快开学了,老师在哪?”一度是压在不少偏远地区校长心头的巨石。去年还有报道,在浙江这样的发达省份,也出现了中小学教师“辞职潮”。教师招不来、来了留不下,教育就会地动山摇。不久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从破解发展瓶颈入手,为“真正让教师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出了不少真招实招。

  教师是最为古老、永恒、神圣的职业。教育是人类一种像饮食一样自然的需要。《诗》曰:“饮之食之,教之诲之”;韩愈《师说》云:“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对于教师的光荣使命和崇高地位,古往今来并不乏赞誉。

所谓真招实招,除了一以贯之强化教师的荣誉评价机制,更是要下大力气构建一套回报与付出相匹配的薪酬待遇机制。这也是广大教师关心、直接、现实的问题。比如,这份改革意见“明确教师的特别重要地位”,第一次确立公办中小学教师“国家公职人员”地位,同时也提出要“确保中小学教师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以工资长效联动机制,为教师薪资水平建立了看得见的参照系,也为地方教育财政划定了必须刚性兑付的“硬任务”。

  《意见》突显教师职业的公共属性,强化教师承担的国家使命和公共教育服务职责,确立公办中小学教师作为国家公职人员特殊的法律地位。教师的身份第一次被政策文件明确表述为“国家公职人员”,这意味着教师的教育教学行为代表着国家的意志;教师具有“特殊的法律地位”,意味着教师工作的特殊性,需要赋予教师职业某种特定的、法律予以保护的地位。相应地,教师的责任也要超越传统意义上的教书和育人,体现国家公共教育的使命和价值。

这样的改革也意味着:教育财政支出的增量,正从投硬件、投学生,向投教师延伸;正从聚焦落后偏远地区的教师队伍建设向全国扩大。早在2015年,中央深改组通过《乡村教师支持计划》,强调“要把乡村教师队伍建设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位置”;而这一次,从幼儿园到大学,从强调“绩效工资分配向班主任和特殊教育教师倾斜”到明确高校教师科技成果转化奖励收入“不纳入本单位工资总额基数”,“教育大计、教师为本”的理念在深化,改革旨在普遍提升教师的职业尊荣感,为建设教育强国奠定坚实之基。

  然而,一项职业令人羡慕,意味着该职业不仅有光荣的使命、崇高的地位等令人向往的外在特征,还应有从事该职业人群的尊严感、获得感与幸福感等内在品性。为此,《意见》不仅强调了教师职业的重要性,而且还辅以实实在在的系列举措,使得“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不再是口号或理想,而是真正让人心生向往的现实目标。

增强教师获得感,能稳定并优化教师队伍,也将促进中国教育的均等化发展。因为地区发展差距,这些年来,教育主管部门不得不出台禁止性文件,比如防止东部高校到中西部挖人;因为城镇化进程加剧,乡村教师进县城、县城名师去省城的情况更加普遍;因为教育市场化加速,公立学校与私立学校、培训机构的待遇出现了较大落差。光有“堵”,无法真正阻止“孔雀东南飞”;光喊“人才保卫战”、口惠而实不至,辞职潮还是难以避免。在所有的改革中,提升教师地位待遇是绕不过去的一招,对于避免人才虹吸效应、促进城乡教育均衡发展以及守住公立教育质量线,具有深远的意义。

  其一,切实提高中小学教师的收入待遇。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统计年鉴2017》,2016年,我国19个行业就业人员的分行业年平均工资,教育行业为74498元,排在第9位。“把提高教师地位待遇作为真招实招,增强教师职业吸引力”,《意见》全文有十余处论及教师的“收入”“待遇”“工资”“薪酬”“投入”等,重申“健全中小学教师工资长效联动机制,核定绩效工资总量时统筹考虑当地公务员实际收入水平,确保中小学教师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收入水平”。这将进一步增强中小学教师在收入上的认同感与获得感,更好满足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从长远来看,教师地位待遇直接影响社会评价,是教育供给侧改革的有力抓手。时间指针回拨30年,教师一度是中国社会令人羡慕的职业,优秀人才甚至顶尖人才都会争相报考师范,这构成了今天中国基础教育世界领先的人才基础,也是我们正在享受的教育红利。但即便如此,今天全社会对优质教育资源依然焦虑。如何为下一代培养传道授业解惑的园丁,是事关百年的大计。只有不断增强教师获得感,重塑教师职业尊荣感,才能源源不断吸引优秀青年报考师范院校,从根本上实现优质师资的供给。

  其二,要从制度上落实“兴国先强师”战略定位。《意见》强调“把教师工作置于教育事业发展的重点支持战略领域,优先谋划教师工作,优先保障教师工作投入,优先满足教师队伍建设需要”,在教育投入和保障方面旗帜鲜明地突出了人的重要地位。这些无疑是确立和实现教师地位的有效保障。同时,我们也应认识到,比投入保障更为重要的应该是制度的供给。这一点,在物质生活不断改善、收入水平日益提升的今天,显得尤为重要。如何设计更能打动人心的制度与政策以有效吸引优秀人才,这是值得我们进一步思考的。

“教育是好的投资”,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对教师的投入。千百年来,尊师重教在中国拥有深厚的民意基础,这正是本轮改革的坚实底座。当然,教育财政的蛋糕并非无限大,改革需要循序渐进、分类施策。以教师地位待遇的改革为抓手,培养一批教师、补充一批教师、激活一批教师、调配一批教师,我们就可以为下一代储备更多更优质的“灵魂工程师”。

  当然,仅靠国家意志、行政指令并不能保证全社会对教师职业真正的尊重,薪酬待遇和生活条件也换不来家长与学生发自内心的爱戴。这些因素是教师职业令人羡慕的外在保障,专业素养的全面彰显才是真正建立其职业地位的内在要素。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需要真正彰显高尚的职业品德与卓越的专业水平。教师的专业素养,至少应该包括优良的思想政治素质、扎实的专业基础知识与过硬的立德树人能力。

  《意见》提出,到2035年要实现“教师综合素质、专业化水平和创新能力大幅提升,培养造就数以百万计的骨干教师、数以十万计的卓越教师、数以万计的教育家型教师”。把蓝图变为现实,将改革进行到底,“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

阅读原文

作者|郅庭瑾(我校国家教育宏观政策研究院副院长)

来源|文汇报

编辑|吴潇岚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