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花看刘啸锁着眉头想了十来分钟,就有些耐不住性子了,“你到底想好了没有?”
“别吵别吵!”刘啸刚琢磨出点思路又被打断了,“我正在想!”
张小花看刘啸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办法,站起来,“我先回去了,等那个吴越霸王上线之后,你一定记得通知我!”
“好好好,我记住了!”刘啸一听此话,赶紧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象送瘟神一样把张小花送了出去。
刘啸这么墨迹,倒不是说怕了,如果吴越霸王真的是邪剑,刘啸反而会更高兴,他等了这么久,就是在等一个和邪剑公平较量的机会。虽说邪剑上次窃取刘啸方案然后据为己有的行为是相当地龌龊,刘啸痛恨至极,但却不会和邪剑一样做出同样下作龌龊的报复行为,他始终认为,要战胜对手,就要像踏雪无痕那样,光明正大,真刀真枪地打败对方,就算再不济,也应该象张小花那样光明磊落。
所以,刘啸现在是挖空心思,想弄出一个万无一失的方案,要将那个吴越霸王,也可能是邪剑一把拍死,不能给对方任何反扑的机会。
看看办公室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刘啸索性关上办公室的门,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一看,那木马程序还在锲而不舍地访问那个域名,但链接还没建立,吴越霸王也不知道在忙什么事,竟然这么长时间都没上线。
刘啸停止木马的运行,然后打开反编译软件,他想看看这个木马的结构和功能。刘啸以前曾研究过各种主流的木马,如果吴越霸王的这个木马不是他自己设计的,而是采用常见的木马修改而成,那刘啸想自己就应该会有办法了。
将木马反编译之后,刘啸打开自己以前研究过的木马资料库,这里有他总结出来的各种木马的特征码,只要在被反编译出来的代码里寻找那些特征码,一旦出现相同的特征码,就可以说明这两个木马是同一个程序,或者说两者之间存在一定的联系。
刘啸编了个小程序,程序会按照刘啸木马资料库里的特征码逐条进行搜索,发现有相同的就记录下来。
结果很快出来了,相同的特征码只有两条,刘啸查了一下资料库,这两条特征码都来自同一个木马,由此看来,吴越霸王使用的木马,肯定是和这个木马有关系了。
刘啸调出这个木马的相关资料后,有点意外,这不是一个主流的木马,是自己两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得到的。当时刘啸参加了一个反病毒的论坛,那里都是一些民间的反病毒爱好者,他们最大的兴趣就是搜集各种病毒和木马,然后在一番分析之后,给出解决和清除的方案。
虽然事情过去了很久,但刘啸对这个木马还是有一定的印象,他记得当时论坛上有人放出这个木马程序,说是刚刚捕获到的,但是无法脱掉木马的壳,希望高手来研究一下。刘啸就把木马程序下载了下来,后来花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找到程序的入口,顺利脱壳,后来一番分析,找到了彻底清除木马的方法。
可等刘啸准备把自己的分析结果往论坛上发表的时候,却发现大家都已经忘记了这个木马,刘啸当时也没有什么名气,属于菜鸟级别的,就没好意思再发表。
刘啸看了看那两条特征码,其中的一条转换过来,是字母“wufeifan”,这串字母极有可能就是木马作者的名字了,刘啸当年还特意查证了一番,在他所知道的圈里人物中,并没有人叫这个名字,所以刘啸当年还很纳闷,因为按照wufeifan的给木马加壳的技术来看,此人肯定是一个绝顶高手,绝不会籍籍无名。
另外一条特征码,是木马守护程序中的一段代码,因为很有技术代表性,刘啸就把它也定为这个木马的特征之一。
通过这两条特征码,已经可以得出一个基本的判断,吴越霸王使用的这个木马,应该就是由wufeifan设计的。刘啸不由一阵叹息,两年前这个wufeifan的技术就已经相当了得了,没想时隔两年,他的技术竟是一点进步都没有,这点从那段守护程序的代码就可以知道了,他采用的依旧是两年前的守护手段。
“看来一个人一旦钻进了钱眼里,他的心里就不再会有技术了!”
刘啸叹了口气,有点替这个wufeifan惋惜,这个家伙如果把全部心思都用在技术上,那他现在肯定丝毫不逊于五大高手了,可惜啊,这个家伙把自己的精力都放在写木马和收保护费上了。
Wufeifan两年前设计那个木马的时候,曾设置了一个超级后门,这也是一般程序人的通病,总要为自己留一手。如果有人不小心中了木马,只要按下wufeifan设计的一个组合键,就会激活这个后门,然后输入超级密码,木马的控制端和被控制端就会瞬间发生倒置,下马者非但无法控制肉鸡,反而会被肉鸡的主人牢牢监控。
这种留一手的编程习惯可谓是根深蒂固的,刘啸不用猜也能知道,吴越霸王现在使用的这个木马中肯定也存在超级后门。
“那这个吴越霸王可能就不是邪剑了,至少不会是邪剑本人。”刘啸挠挠头,邪剑这样的高手擅长渗透和瞬间攻破,基本是不会使用到木马的,即便是用,那也绝不会用别人设计的木马。
刘啸暂时打住自己的想法,他得赶紧在这些反编译过来的代码中寻找wufeifan设置的超级密码,以及激活后门的方法。好在刘啸这种工作做过很多次,而且对于wufeifan的编写习惯也不是第一次接触,大概花了十来分钟的时间,他就找到了超级密码的位置所在。
把它转换过来,是一段加密过的字符,刘啸一看,就知道这是一种很普通的加密算法,也很常见,刘啸他找到这种加密算法的解码器,输入这段字符,就得到了超级密码,“10000000”。
刘啸不禁一阵狂汗,这个wufeifan真的是疯了,从密码上就能看出他的想法,他要赚一个亿,否则绝不会设定这么一个弱智的密码。
知道吴越霸王不是邪剑,刘啸竟然有些失望,想象中的激烈对决肯定是不会有了,再加上没有了报仇雪恨的动力,刘啸心里的斗志顿时少了一大半。现在的吴越霸王就好像是砧板上的鱼,他这个到处给别人下马的家伙,最后却要注定死在自己的马儿身上。
刘啸将木马放到自己的虚拟系统之中再次运行起来,然后就给吴越霸王的那些EMAIL中发了一条消息,“有空不?我们谈谈。”
大概十来分钟的时间,吴越霸王上线了,刘啸看到自己的木马成功和对方建立了链接。
吴越霸王的消息发了过来,“昨天怎么不回消息?你们准备交多久的保护费?”,大概吴越霸王以为刘啸主动来找自己,那肯定就是同意交保护费了。
“保护费的事情先不说,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们这样肆无忌惮地去收保护费,就没有想到万一失手被人抓住把柄怎么办?”刘啸回复到。
“哈哈哈,把柄?我不妨再给你说一句实话,网络中的东西都是虚拟的数据,看不见摸不着,想要抓个实实在在的把柄比登天还难。就拿现在来说,你明知道我在恐吓你,可你有什么办法吗?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我可以随时随地找到你,但你想要找到我,却不是那么容易的。”吴越霸王似乎很得意,“其他的心思你趁早别有,免得到时候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这句话可以算是威胁了,大概吴越霸王也听出了刘啸这个问题有不友好的意思。
“你真打算把这行干到底了?”刘啸继续墨迹着。
“你唐僧不唐僧啊?”吴越霸王终于恼羞成怒,“既然是你把我喊上线的,你今天就必须给我一个答复,错过这次,就算你下次跪地求饶,我们也绝不会放过你们张氏。”
刘啸叹了口气,不再回复,继而切换到自己的虚拟系统下,激活了木马的后门,只是片刻之间,刘啸就通过木马进入到了对方的机器之中,他先把对方的日志记录,包括木马的使用记录统统拷贝到自己的机器上,然后在对方的机器里寻找着有用的东西。
当看到对方木马控制端的显示时,刘啸不禁大吃了一惊,这个吴越霸王掌握的肉鸡竟然有好几千台,此时上线的木马也有四百多台。刘啸在对方的电脑上翻了翻,最后找到了一份档案,这是吴越霸王做的一个报表,里面有各个公司交保护费的详细账目,包括交多少,交了几个月,还有汇款的账目帐户,各种银行大大小小的帐户加起来,竟然有100多个。在档案的最后,还附了另外一张表,上面是需要催缴以及还没有交保护费的企业,张氏廖氏都在其上。
“靠!还真他娘的够专业啊!”,刘啸暗骂一句,把对方机器上能搜罗的东西全部拷贝了过来,包括对方机器的用户名,拨号用的账号密码,他统统复制了过来,凭着这些信息,想要知道对方的物理位置,应该不难。
可怜那吴越霸王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控制,傻乎乎地等在那里,看刘啸半天没回复,就给刘啸发来最后通牒,“你到底是怎么个意思?再不说回复的话,你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而他的这一行动,刚好被刘啸全程监控下来,这些数据又被刘啸当作证据保存了下来。
刘啸笑笑,回复道:“我也不会给你们机会了,尽管放马过来吧!”
吴越霸王大怒,“好,你小子等着,以后有你们张氏的好果子吃!”
刘啸懒得理他,准备关掉电脑,突然想起张小花的吩咐,就赶紧给张小花打了电话过去,“吴越霸王上线了,我已经全部搞定,你还过来不?”,你通知了她不来是一回事,但是你不通知,到时候张小花怪罪下来,那可全是刘啸的错。刘啸摸摸中午被张小花掐得青紫的胳膊,不由全身一寒。
“过来过来!”张小花大喜,“我马上就到!”
刘啸把刚才得到的数据资料全部整理好,又特意备份了一遍,然后对着电脑叹道:“不好意思,该给的机会我都给了,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肯把握,事到如今,我也只好放小花咬你们了。”
吴越霸王的机器上的资料自己该找的已经找了,剩下找出并抓住吴越霸王的事,就不能刘啸自己能解决的了,他现在倒很想让那个吴越霸王吃点苦头,平时都是他用木马控制别人,今天也让他尝尝被人控制的滋味吧。
PS: 虚拟系统:
很多人都曾有过安装多个操作系统的经历,但遗憾的是,系统装的再多,启动的时候却只能启动其中的一个。
而虚拟系统技术可以在一台机器上安装多个操作系统,这些操作系统可以同时启动,并可以随意切换,彼此间还可以互相通信,甚至你可以一台机器上将WINDOWS和LINUX系统同时启动。这种技术主要是方便平台切换,并可以防范病毒。

入侵很顺利,刘啸只用了短短二十多秒,就成功得拿到了对方肉鸡的管理权限,进入机器后他赶紧去查日志,结果发现这肉鸡上的日志记录还是空的。
“靠!真他娘的邪门!”刘啸有些郁闷,对方擦脚印的速度快得都能撵上飞毛腿导弹了!
刘啸放弃了再来一次的念头,对方一定是在使用的肉鸡的同时就开始清理脚印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即便自己再快上几秒,也照样查不出对方的真实IP地址。
刘啸起身去洗了把脸,他觉得自己的思路应该变一变,吴越霸王能在这么多肉鸡之间切换得如此潇洒自如,靠手工操作肯定是办不到的,他应该是使用了一种自动化程度很高的木马程序来控制这些肉鸡,既然自己无法从日志上得到对方的信息,倒不妨去找一找对方的木马程序。
刘啸再次来到电脑跟前,重新链接刚才的那台肉鸡,进入之后,他查了一下,确定吴越霸王已经离开了这台机器,然后就把自己的工具上传过来,开始对肉鸡进行分析。
工具很快检测出了木马,是个很典型的线程注入木马,刘啸用工具终止了木马的运行,然后把木马拷贝到自己的机器上。
木马程序潜伏在肉鸡中,伺机和下木马的人,也就是吴越霸王联系,联系的方式大概可以分为两种,第一,吴越霸王向那些已经被自己种了木马的肉鸡发送不间断的链接请求,一旦肉鸡进入互联网,就会被吴越霸王控制,这种方式称为正向链接;第二就是反向链接了,肉鸡自己接入互联网后,主动向吴越霸王的发送消息,告诉吴越霸王自己上线了,可以进行链接。
正向链接比较盲目,也容易被发现,而且现实中很多肉鸡是藏在局域网之内的,直接用正向链接的话,是不可能链接到这些肉鸡的,所以大部分的木马都采用了反向式的链接,让肉鸡来主动链接自己,但即便是这样,还是会有一些问题存在,种马者让肉鸡来联系自己,总得给肉鸡一个联系的地址吧,这个地址,可以是一个邮箱,也可以是一个域名,还可以是一个固定不变的IP地址。
刘啸把对方的木马拷贝过来,就是想知道木马运行之后链接的地址到底是哪里,只要找到这个地址,也就算是找到了对方的地址。
刘啸把木马放入自己电脑中的虚拟系统里开始运行,然后打开嗅探器,开始监听木马的一切动向。果然,木马刚一运行,就开始在后台不断地访问一个域名,也就是网址。
“果然还是老一套啊!”刘啸“嘿嘿”一笑,主流的木马基本都是采用这种链接方式,很少有下马者会让木马直接链接自己的IP,这等于是主动暴露了自己,所以一般人都会采取域名转向的方式来链接。
刘啸PING了一下那个域名,得到一个IP地址,可等他去链接这个IP地址的时候,却发现这个IP已经离开了网络。刘啸看看时间,已经快0点了,大概那个吴越霸王去休息了,刘啸起身伸伸腰,看来是没得搞了,等明天那厮上线之后再说吧。
第二天一早,张小花来到张氏,进来直奔刘啸的办公室,推门便喊:“有人要收我们的保护费?”,看她那神情,非但没有一丝一毫的忧愁,反而是极度亢奋。
刘啸大汗,“你不用这么高兴吧?”
张小花往刘啸跟前一蹭,“快,说说,是谁那么不长眼,竟然敢收我们的保护费,难道他们就没听说过我张小花刚刚击败了如雷贯耳的邪剑吗?”张小花一副臭屁模样,看她那样子,似乎早已忘了前几天还曾和刘啸发火的事情。
“唔,没错,他们昨天还要收保护费来着,结果我一提你的名字,他们就不敢收了!”刘啸打趣着,说罢哈哈大笑。
“讨厌!”张小花白了一眼,道:“快说,别跟我贫!”
刘啸收住笑,道:“已经差不多搞不定了,来收我们保护费的是一个叫做吴越霸王的家伙,真实资料未知,不过我已经基本确定了他的IP地址,只要他一上线,我就能攻下他的电脑,然后伺机拿到他威胁恐吓我们的证据,顺便确定这家伙的真实物理地址。”
“你准备报警?”张小花问到。
刘啸点头,“嗯,我等会就会跟网监大队打招呼,等拿到证据,他们就可以抓人了。”
“就这样?”张小花看着刘啸,一阵摇头,“太没意思了,这也太便宜他们了。”
“那你想怎么办?”刘啸笑呵呵地看着她。
张小花想了一想,“怎么着也要让他们吃点苦头吧,要让他们知道我们张氏不是好惹的,唔,吃完苦头,我们再收他们的保护费。”
刘啸一口水就喷了出来,咳了半天,道:“姑奶奶,你还真敢想,竟然要去收他们的保护费!”
“怎么?想想也不行啊!”张小花不满地撇着嘴,“反正你那办法就是太没意思了,再不济也要……”
“行行行!”刘啸赶紧打住张小花的话,再让她说下去,还指不定要把吴越霸王怎么着呢,“你的指示我已明白,坚决按照你的指示办!”
张小花很满意,把刘啸拽起来,自己倒大咧咧往椅子里一坐,“不错,不错,快,给我说说,你准备怎么执行我的指示啊!”
“我准备打着你的旗号去威胁他们,恐吓他们,如果他们不交保护费,我就……”刘啸往远处躲了几步,“我就放小花去咬死他们!”
张小花站起来就扑了过去,“我先咬死你!”
刘啸赶紧往外躲,没躲几步,兜里的手机倒响了起来,刘啸忙掏出手机,对张小花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然后就按了接听。张小花倒是不大声叫嚷了,蹭到刘啸身后,在刘啸胳膊上挑了一块肉,使劲掐了一下,低声道:“叫你再笑话我!”,说完又得意地坐回椅子里去了。
电话是蓝胜华打来的,“喂,刘啸,你那边没出什么事吧?”
刘啸揉着发疼的胳膊,有些纳闷,“没有啊,怎么了?”
“唔,那就好!”蓝胜华顿了顿,“邪剑开始报复了!” 刘啸有点意外,“不会吧?”
“我们公司的网站今天被他黑了,他更换了首页内容,临走还修改了我们网站服务器的密码,现在我们暂时启用备用服务器,主服务器的密码还在破解中,估计得好几个小时!”蓝胜华有些担心,“我就是赶紧给你打个招呼,反正你那边也注意点。唉,现在老大怒了,说要和邪剑不死不休!”
刘啸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嗯,先挂了,有事再联系!”
蓝胜华刚挂了电话,刘啸就想起一事,那个吴越霸王会不会就是邪剑,或者是邪剑派来的呢?刘啸想了想,这很有可能啊,邪剑要报复,又怎么会放过张氏呢。
“什么事啊?”张小花问到。
刘啸走到办公桌前,开始操作电脑,一边说道:“邪剑发飙了,今天把软盟的网站给黑了,蓝大哥提醒我们加强防范。”刘啸说着打开了软盟的网站,网站现在已经恢复,不过很多功能都暂时关闭了,但没有任何公告。
刘啸再去打开一个黑客网站,就发现软盟被黑的消息已经登上了这些网站的头条,点开一看,竟然还有当时网站被黑的截图,屏幕上一柄滴血的剑,下面几行大字,“见利忘义、口蜜腹剑的小人,滚回去好好去看教科书吧,这么点道行就不要在安全界丢人现眼了!”
刘啸大汗,软盟这次算是栽了,集合了那么多国内的优秀黑客,竟然被邪剑摆了这么一道,与其说这是软盟的耻辱,倒不如说这是国内黑客们的耻集体辱,这也难怪老大要跟邪剑不死不休。
张小花把那图片左看右看,最后嗤了口气,道:“真幼稚!”
刘啸哪顾得上这些细枝末节,他在想一个问题,如果那吴越霸王真是邪剑的话,事情似乎就有点琢磨不透了!按照邪剑的性子,他肯定不会看上那点点保护费的,他的眼里只有报复!可是他要报复的话,直接来便是了,又何必多此一举地整出个收保护费呢,这也不符合他的作风啊!
刘啸抓着头皮,他怎么也想不通收保护费这一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别抓了!”张小花站起来拖住刘啸的胳膊,“走走走,赶紧去收拾那个吴越霸王!”
刘啸站着没动,“你别着急,就算要收拾他,也得等他上线啊!”刘啸顿了顿,“现在软盟被黑,我怀疑这吴越霸王极有可能就是邪剑,我们主动出击怕是很难逮住他的把柄,我得想个更好的办法才行!”
“那他什么时候上线啊!”张小花坐回椅子里,叹了口气,“我还想着今天来看热闹呢!啊啊啊啊!”张小花一阵抓狂,“邪剑啊邪剑,你快上线吧!”
刘啸狂汗,估计邪剑听到这河东狮吼,本来想来的,现在都被吓回去了,他伸手在张小花的脑袋上敲了个爆栗,“别嚎了!让我静一静,好好想想!”

刘啸笑笑,回复道:“我也不会给你们机会了,尽管放马过来吧!”
吴越霸王大怒,“好,你小子等着,以后有你们张氏的好果子吃!”
刘啸懒得理他,该找的资料自己都已经找到,剩下找出并抓住吴越霸王的事,那就不是自己能够解决的了。刘啸把刚才得到的数据资料全部整理好,又特意往U盘里做了个备份,顺手关掉电脑,坐在椅子里叹道:“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该给的机会我都给你了,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肯把握,事到如今,我也只好放小花咬你们了。”
此话一出,刘啸脑门上就冒出一层冷汗,自己竟然把张小花的吩咐给忘了,刘啸急急忙忙翻出手机,通知张小花,“喂,小花,那个吴越霸王上线了!”
“好好好!”张小花大喜,“我马上就到!”
刘啸起身擦擦冷汗,把U盘往兜里一装,再去看自己的胳膊,似乎早上被张小花拧的地方又开始变得青紫起来了,刘啸就感到头皮一阵阵发紧,“乖乖,这下死定了!”
刘啸刚一走进办公室,张小花后脚就推门进来,进门直奔电脑,拽住鼠标一阵乱点,“在哪?在哪?吴越霸王呢?”
刘啸大汗,道:“你太慢了,他已经跑了!”
“啊?”张小花一阵失望,扔掉鼠标,埋怨道:“你怎么不拖住他啊!”
“没事,他跑是跑了,但我已经拿到了他的资料,他的位置也基本被确定!”刘啸举起U盘,“所有资料都在这里了,一会我就去网监报案,请求他们协助,等抓到了吴越霸王,你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呵呵。”
张小花很不爽,嘟囔道:“我都还没来得及收他的保护费呢。”
“以后有的是机会!”刘啸说着站了起来,“现在还有点时间,我去网监,你去不去?”其实他也愿意让吴越霸王吃点亏,这家伙平时都是用木马操纵别人的电脑,也该让这小子尝尝自己电脑被人操纵的滋味,可惜现在还不是时候,一旦打草惊蛇,这小子就会逃之夭夭,以后再想抓他就不会这么容易了,而且张氏还得日日提防这小子的报复。
“走走走!”这里的热闹没看上,去网监看看热闹也行,张小花推着刘啸就出了办公室。
张小花自己开车来的,刚好载着刘啸就去了警局。进去之后,两人打听清楚网监大队的办公室,就直接找上门来。
“你们有什么事吗?”看见进来两个年轻人,里面一个瘦高文气的男警察就出声问到。
“我们是来报案的!”张小花道。
“报案?”那警察稍稍一愣,“报警是在楼下登记。”
“你们这里不是网监大队吗?”张小花有点纳闷,“我们就是找网监大队报案。”
男警察大感意外,他来网监大队工作一年多了,这还是头一次看见有人直接找到这里来报警,所以他才以为这两个年轻人是找错了地方呢。有警必接嘛,男警察只好走了过来,“来,这边坐!”
在桌子上翻了一会,男警察就有点郁闷,这里平时啥也不备,愣没防住会有人来这里报警,道:“你们先坐,我去拿登记表!”
男警察前脚出门,后脚就进来一个年轻的女警官,看见刘啸二人坐在那里,便问道:“这两人是怎么回事?”
“来报警的,头!”里面不知道谁支了一声。
女警官走过来坐到两人对面,“我是这里的负责人,你们有什么情况就对我说吧!”说着话,女警官把警帽一摘,顺手放在桌上。
刘啸顿时觉得眼前一亮,这女警官竟然出奇得年轻,而且还很漂亮,特别是那双眼睛,清波荡漾,顾盼生辉,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吸引人的东西。
张小花看刘啸没回应,扭头发现他正盯着人家女警官出神,在下面就踹了刘啸一脚,“快说!”
刘啸咳了两声,道:“我是张氏企业网络事业部的经理,我叫刘啸……”
张小花有些不满,“我们这是报案,又没人查你户口。”
刘啸郁闷,继续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前天晚上,我们公司的总裁秘书收到一封恐吓邮件,有人以攻击我们张氏企业的网络作为要挟,要让我们缴纳一笔保护费。”
女警官点了点头,“你继续说,说详细点!”
“后来这件事由我接手,我一边通过发送邮件的方式和发恐吓信的人保持联系,假意商谈,一边开始追踪此人的真实位置。到现在为止,我已经基本掌握了这人的资料,还有他勒索威胁我们张氏,以及收受其他一百多家企业保护费的证据。”刘啸说着拿出U盘,“这是我得到的全部资料,还有他和我的通信记录,都在这上面了,我希望网监部门能够介入此事,给予我们支持,争取早日抓到此人,保护我们商家的利益。如果还有什么需要我们协助的地方,我们一定配合。”
“哦?”女警官的眼睛亮了起来,“你是说你已经追踪到了对方的位置?”
刘啸点了点头,“是的!他的信息已经基本确定。”
女警官不以为然,“象这些职业黑客,大都警惕性非常高,尤其是这种收保护费的,组织严密,隐藏得很深,怎么可能会被人轻易追踪到!你的这些资料我们留下了,核实之后,我们会尽快介入的,一有消息我们就通知你们。”
正说着,刚才那个出去拿登记表的男警察回来了,手里拿着几张表。
女警官站了起来,“好,你们登记一下,记得把联系方式留准确!”,说完转身走到里面一台电脑跟前坐下。
男警察笑呵呵地坐了下来,递上一支笔,“来,登记一下吧!”
张小花撇了撇嘴,女警官的态度让她很不舒服,嘴里低声嘀咕道:“只会说别人的厉害,牛什么牛!”
没想这句牢骚被男警察听到了,道:“你可别瞎说,我们的头厉害着呢,来我们封明市只有半年,已经破了好几起网络大案。你知道我们头的师傅是谁吗?”
刘啸抬眼看了一下那男警察,然后继续填着表格,在他看来,那些处处把自己师傅抬出来壮门脸的人,肯定也不会有啥大出息。
“我们头的师傅,就是大名鼎鼎的黄星,黑客五大高手之一的中神通。”男警察说的时候也是面有得意之色,好像黄星是他师傅一般。
他不说这个倒还罢了,一说这个,张小花就乐不可支,道:“中神通很厉害吗?那个比他还要厉害的东邪邪剑,不也被我整惨了!”
此话一出,整个屋子里的人都朝这边看了过来,女警官走过来,盯着张小花看了半天,道:“我想起你了,你就是那个大闹廖氏发布会现场的姑娘?”
张小花很得意,“没错!”
女警官笑了笑,“你很厉害,虽然说你当时抛给邪剑的问题有点取巧之嫌,也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不过你的这份胆气很让我佩服,敢当众挑战黑客界的权威,这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女警官摆摆手,把男警察请走,再次坐到两人对面,“看来我刚才还真有点小看你们了。来,说说吧,你们是怎么追踪到那些黑客的?”
刘啸此时已经填好了表,把笔和表往对方跟前一推,道:“其实也没什么,我给你的U盘里,有一个木马程序,威胁我们的人就是利用这种木马程序控制了大量的肉鸡,可惜的是,木马的作者在设计这个木马的时候就预设了一个后门,我利用这个后门成功追踪到了对方!”
“现在我已经把所有的资料转交给你了,麻烦你们多费心了。”刘啸说罢站了起来,扯了扯张小花,“我们回!”
出了警局大门,张小花有些不解,“你怎么回事?他们让你说,你反而不说了!”
“该说的我都说了啊!”刘啸拍拍张小花的脑袋,“我想看看那个黄星的徒弟是不是有真才实学,如果她有实力,就算我不明说,她也能很快追踪到吴越霸王;如果她没有实力,就算吴越霸王在她眼皮底下晃,她也抓不住!”
张小花笑笑,打趣道:“你是不是看人家长得漂亮,打什么注意啊?”
“去你的!”刘啸在张小花屁股上踢了一脚,“我就是想看看她水平!”
张小花吐着舌头做鬼脸,“贼眉鼠眼的,鬼才信!”,说完钻进车里,开始发动车子。
刘啸看车子已经驶开,赶紧急走两步,喊道:“死丫头,你着什么急,我还没上车呢!”
张小花从车里探出脑袋,“你坐警车去吧!”,说罢一踩油门跑了。
“死丫头,真没良心!”刘啸郁闷地看着车子消失,心想以后可再也不能坐这丫头的车了,好在这次她是把自己扔在了警局门口,要是被扔到了什么荒山野地的,那可就麻烦了!
*****
张小花坐在正生大酒店的台阶上,左顾右盼,嘴里嘀嘀咕咕,“这小子死哪里去了?不会真的去坐警车了吧?”张小花看看表,自己都已经回来两个多小时了,那小子就是爬,也应该爬回来了啊。
正说着呢,一辆警车从旁边车道上驶进,“嘎吱”一声停在了酒店门口,刘啸从车上跳了下来,冲着开车的位置道:“谢谢你了,刘警官!”
“不客气,回头保持联系啊!”说话的正是刚才的女警官,车子随即开走。
张小花起身走了过来,道:“你还真的是去坐警车啊!”
刘啸“嘿嘿”笑着,“‘有困难,找民警’嘛,我进警局说自己被人狠心抛弃街头,不认识回家的路,警察叔叔,不,是警察姐姐就把我送了回来。”
“去死吧你!”张小花白了一眼,“鬼才信你的话呢,说,你是怎么和那个女警官勾搭上的。”
“说起来,那叫个惊天地,泣鬼神,当时……啊!”
刘啸刚想吹几句,胳膊被张小花再次掐中,惨叫声顿起。张小花道:“别贫,老实交代!”,说着就把刘啸拖进了酒店。
原来张小花走后,刘啸觉得有些口渴,就在街头买了根冰棒,坐在路边的椅子上正啃呢,手机就响了起来,原来他和张小花前脚离开,网监大队就运行了他U盘上的木马,刚好吴越霸王在线,当时他们一试刘啸说的后门,果然顺利监控了对方的机器。
于是,那女警官一边安排人手去确定吴越霸王的真实位置,一边联系刘啸再次核实情况。可怜刘啸一根冰棒还没吃完,就再次回到了警局。
“就这么简单?”张小花有些不信,怀疑地盯着刘啸看来看去。
“你以为有多麻烦!”刘啸让张小花看得有些发毛,“那个吴越霸王的位置已经基本确定,是三羊市的,刘警官已经联系了三羊市的警方,大概在这一两天就可以安排抓捕方案了。”
张小花似乎对吴越霸王已经没了兴趣,看问不出什么,就摆了摆手,“我走了,反正你肯定是对那女警官有意思!”
刘啸哪敢还口,陪着小心把张小花送走,这才松了口气,赶紧咕嘟咕嘟灌了两杯水,打开电脑,发现软盟的网站已经恢复了正常,就拿起手机,给蓝胜华拨去电话,“蓝大哥,我看你们的网站已经恢复了,邪剑入侵的漏洞找到没有?”
“嗯,找到了!是网站的后台程序出了漏洞。”蓝胜华顿了顿,“现在这个问题是解决了,但就怕邪剑再找出新的漏洞,我们现在是二十四小时派人把守,一刻也不敢放松,软盟真的不能再栽跟头了!”
“总这么防备也不是办法啊!”
“暂时只能这样,我们正在想解决的办法,对了,邪剑没难为你那边吧?”
刘啸笑笑,“我们这边的网络都还没建设呢,邪剑想为难我们也没办法啊。”
“那就好!那就好!”蓝胜华跟着笑,他倒是忘了这事,看来张氏项目推迟也不完全是件坏事。
“邪剑是没来,不过倒是来个收保护费的网络黑社会!”刘啸想起吴越霸王的事就想笑。
“保护费?”蓝胜华的语气有些惊讶,“怎么会有这种事?”
“不知道是从哪冒出来的,实力不太强,现在已经被我搞定了,警方大概一两天内就能实施抓捕。”
“那就好,反正你自己最近多操心,我先挂了,服务器那边还得我去忙!”蓝胜华说完就挂了电话。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