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7日,袁隆平90岁生日上了热搜。很多人当他是自家爷爷一样,祝他生日快乐。他也确实像养活了一窝小崽子的爷爷,前几天的一个视频就把网友给萌到了。袁隆平双手插着口袋,一步一步走到超市,检查了米价,发现挺便宜。放心了,然后高高兴兴走了,像极了你爷爷担心你吃不饱饭的样子。

图片 1

在粮食种子上不想受制于人,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自己的种业做强做大。这是全国政协委员、农业科学家袁隆平一直在思考的问题。袁隆平将解决百姓吃饭问题看得比天还大,创造了“用一粒种子改变世界”的奇迹。
全国政协委员袁隆平坦言,现在中国种业面临严峻形势,国外种业巨头对我国种业造成很大的压力,对种业产业安全有很大的影响。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如果在粮食种子上受制于人就麻烦了。

这么可爱的爷爷还大气。

七十九岁的“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九月九日在长沙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九十岁时实现超级稻亩产一千公斤,这不是梦想,是我的理想。基于水稻本身的产量潜力和分子技术进步,要实现这一目标应该没什么问题。
中新社发 刘双双 摄

袁隆平这次带了一个很重要的提案,建议把湖南长沙打造成为杂交水稻之都,或者简称“国际稻都”,集研发、生产、培育、加工于一体,形成综合性水稻产业链,以进一步提升种业产业竞争力。

为什么这么说——现在水稻年种植面积是1700万公顷,每年能养活4.7亿人。相当于能养活全部北京人22年。如果没有杂交水稻,粮食产量就会下降,玉米、小麦价格就会上涨,衣食住行成本就提高了。所以,就算没吃大米的人,也受着老爷爷带来的好处。

中新社长沙九月九日电
“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很讨厌应酬和繁琐的会议,因为会占据他攻关超级稻的宝贵科研时间。但这一次,他乐意抽出整整几天时间,全程参加一个论坛,并陪同嘉宾参观考察。这就是有二十国部长出席的杂交水稻技术对外合作论坛,九月十日至十二日在长沙举行。

袁隆平为国际稻都建设拟定了两个目标:第一,稻都建成之后在全世界推广杂交稻;第二,稻都建成后让中国种业进入国际十强。

有人评估,仅袁隆平三个字,价值高达 1008
亿人民币。但他也不是很看重,还把杂交水稻的技术世界共享了,说这是好事。可爱又大气,默默关心所有人,简直像国宝大熊猫一样珍贵。

“把杂交水稻推向全世界,这是一个好机会啊!不仅可以解决粮食问题、促进世界和平,还可以提高中国国际地位。”九日,袁隆平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推广杂交稻一直是自己的心愿,因为可以帮助其他国家尤其是第三世界的贫困国家养活更多的人。

现在全世界有22亿多亩水稻,包括中国在内只有3亿多亩是杂交稻,如果其中一半土地改种杂交稻,那么增产的粮食可以多养活5亿人口,这将为解决世界粮食问题做出贡献。袁隆平强调,现在国家非常重视种业,把它提高到国家基础性、战略性核心产业的地位,因而他对这两个目标的实现“很有雄心壮志”。

袁隆平长得就很像爷爷,满脸褶子还有点儿黑,老是笑呵呵的,一脸慈祥。平时挺严肃一人,犯点小错就激动地拍大腿:“我怎么又抽烟了呢?”看球,球没进,更激动了:“啊,这球打输了。”走路时一晃一晃的,但有精气神,身子骨硬朗。

让中国人有饭吃,这是袁隆平研究杂交稻的最初动力。一九三0年出生的袁隆平,亲历过上世纪六十年代那场天灾人祸带来的全国性大饥荒,目睹了躺在街头的饿殍,理解了民以食为天的真谛。就这样,最初研究红薯、西红柿育种栽培的他转向研究水稻,并向当时学界认为几乎不可能的杂交水稻攻关。

“我现在主要精力用在杂交水稻的攻关上,争取到2015年实现亩产1000公斤的目标。”袁隆平说。

爱打排球,和整个研究中心的人一起,每晚 8
点半准时开赛,输了做俯卧撑。从不示弱:“只要我接球,大部分时候都不掉链子。”输了也不会耍赖皮。

为了得到高产的种子,袁隆平顶住了外界嘲讽、“文革”风暴和无数次失败的迷茫,历经十年艰辛坎坷,于一九七四年在世界上首次育成三系杂交水稻,然后依次攻破二系稻、超级稻难关,现在正向超级稻三期目标大面积亩产九百公斤努力。

关于袁隆平和杂交水稻,有这样一组数据:2000年,我国成功实现超级稻第一期亩产700公斤目标;2004年实现800公斤;2011年实现第三期亩产900公斤。亩产1000公斤能否实现以及何时能实现成为国内外关注的焦点。

他还有个全天下爷爷共有的小毛病:爱抽烟。但爷爷到底是爷爷。82岁时眼看着身体大不如前,但为了还有精力工作,产更多粮,有63年烟龄、一天一包烟的他,硬是花两年时间戒了烟。

如今,中国不仅改变了粮食缺口大国的形象,成为第三大粮食援助捐赠国。杂交水稻也走出国门,帮助印度、越南、菲律宾等国家摆脱粮食危机。

袁隆平坦言,亩产1000公斤看起来很容易,但这不是一亩两亩田,而是几个百亩片平均亩产量要达到1000公斤。“这个难度是非常大的,全世界都在关注我们能不能实现。”

这样可爱又硬核的“90后”爷爷网友太爱了——取外号都是“魔稻祖师”“当代神农”,什么厉害叫什么。有网友说自己在国外读博,菲律宾同学问他认识袁隆平吗,说自己特别敬佩。就觉得自家爷爷被夸了,很有面子。

袁隆平说,现在中国杂交水稻的海外推广面积是三千多万亩,希望到二0一五年,国外杂交稻种植面积能发展到一千五百万公顷,按照每公顷增产二吨计算,就可增产三千万吨粮食,多养活一亿人。

最近,许多人都在谈“中国梦”,“我做过两个梦。一个是禾下乘凉梦,梦里水稻长得有高粱那么高,穗子有扫帚那么长,子粒有花生那么大。另一个梦是希望亩产1000公斤目标早日实现。实现了以后还有没有更高的目标呢?我希望培养一些年轻人向着更高目标奋斗。这就是我的梦,为我们国家的粮食安全做出我应有的贡献。”这位“杂交水稻之父”这样说。

但袁隆平本人没把自己当爷爷,甚至觉得跟我们是同龄人。有次上节目主持人问年纪,袁隆平说:“I
am 83 years young,我是年轻的80后呢!”

对袁隆平而言,实行杂交水稻外交的另一层深意还在于提高中国国际地位。这位科学家至今一直清楚地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出国,别人瞧不起中国人,认为中国又穷又落后。“那时我们将杂交水稻技术转让给美国,在美国接受采访时,他们都问我们是来旅游还是学习的,当听说是来传授技术时,惊讶不已。”

不过,就在今年,他成功成为“90后”。

袁隆平由衷感叹:“作为中国人,六十年的发展变迁让我感到自豪、骄傲。过去我们抬不起头,现在昂首挺胸。”但对自己的众多光环和荣耀,袁老淡然处之,“荣誉多了是麻烦,是包袱,我渴望急流勇退。”

而且最亲切的,是传说中的熊猫爷爷,下一秒就背着手笑吟吟地出现在你面前。时不时会有人偶遇袁隆平——比如在超市,比如在自己学校。

袁隆平曾被邀请回武汉母校做演讲。有人回忆他一上台就一口乡音,说自己小时候跟他们一样,脱了裤子就在旁边河里玩。感觉传说中的院士,原来和隔壁的老爷爷差不多。

全世界都好像在偶遇爷爷。而农田里,绝对是偶遇他次数最多的地方。他曾说:“我如果不在家,就一定在试验田。”

爷爷花了一辈子,努力让所有人吃饱饭,而且做到了极致。早在29岁时,他遇上自然灾害,亲眼看到5个人饿倒,就想喂饱所有人了。但这比西天取经还难——先是找种子,好不容易发现了一颗,好高兴啊,当宝贝一样护着。种出来后,高的高,矮的矮,早的早,遲的迟。发现“不是龙,是个虫”。当时可谓是诸事不顺。

第一次实验,丰收时发现:水稻被人连根拔了。有人说是袁隆平自己拔的,怕做不出实验,自己下不了台。他也没解释,找了仅存的5株幼苗,重新开始。

这次把种子绑在身上,用体温催芽,谁也破坏不了。终于长出来了,结果地里的草,比长出的稻谷还多。又有人说风凉话:“可惜人们不吃草。”直到1970年,助理意外在海南发现一株野生水稻,这就是杂交水稻的开端。6年后实验成功,中国水稻产量增长20%。而且袁隆平不仅让你有得吃,还一定要给你吃得饱饱的。

他做过一个梦:“我的超级稻长得比高粱还高,穗子像扫帚一样大,籽粒有花生米那么大。我和我的助手们一块在稻田里散步,在水稻下面乘凉。”

“好高兴的,是吧?”爷爷一高兴就夸下海口:开始说要突破亩产700公斤,然后是800公斤,900公斤,最后1000公斤都觉得不够。光种现在的地还不够。2014年他开始研究海水稻,到2018年试种,亩产500公斤。按最低产量算,种1亿亩每年也能多养活一个湖南省的人。

而且爷爷不仅跟自己比,还跟别的国家比——日本有种很好吃的米叫“月光”,在北京超市卖80块钱一斤。袁隆平不服气,趁日本稻米专家来,请人家吃自己种的超级稻。吃完对方连夸不错,可以跟月光媲美。他跟老小孩一样,特得意。

爷爷还很大方,家里有好东西,绝不藏着掖着,杂交水稻的专利,世界共享。不仅养活自家孩子,还要操心全世界的娃。

还给不会的孩子补课——他在湖南开办杂交水稻培训国际班,14000多个学生,来自
80多个发展中国家。这门课叫“东方魔稻”,而袁隆平就是魔稻祖师。

有个学生,他们国家大米全靠进口,每年得花2亿元。上课时特有干劲:我天天打牙祭,天天吃大米。袁隆平还去长不出庄稼的马达加斯加帮忙开荒,去仙人掌都种不出的迪拜种水稻。像是全世界共有一个爷爷。

出门工作,有黑人遇到他,叫他“父亲”,还争着跟他合影。被这么多人感激,爷爷也没觉得有啥。还用英语录了段视频,让他们不要太在意,吃饱喝饱,他挺乐意干这事儿的。最后招呼大家:“欢迎你们来湖南找我玩啊。”

不过爷爷之所以能一直是爷爷,是因为总在背后默默伟大着。

袁隆平有很多头衔——1981年,获得我国第一个特等发明奖; 1999
年,我国发射了一颗命名为“袁隆平星”的小行星;2006
年,成为美国国家科学院的外籍院士;2008 年,成为北京奥运会 001 号火炬手……

世界上只有两个人可以无证驾驶,一个是伊丽莎白女王,另一个就是袁隆平。但爷爷什么没见过?他早不在意这些了。有人说他是湖南省首富,说他身价1008
亿,他一笑置之。

年初他接受《面对面》采访,记者像跟自家爷爷聊天一样,身体往前倾,声音又大又慢地问:“您觉得我还需要离您再近点吗?”袁隆平把身子往前探了探,主持人又问了一遍。袁隆平这才说:“不要,可以听得见,听得清楚。”

这时我恍然——那个在我记忆里,出现在小学教科书上,蹲在田里盯着水稻看的爷爷,肉眼可见地老了,出门开始坐轮椅了,下楼开始需要人抬了。

前几年上节目,他靠着墙打盹,跟观众说:“我 86 岁了,身体不好了。”

今年他90岁生日那天,B站上一群人祝这个新晋“90
后”生日快乐。他自己也说要健康快乐超百岁。那么就请爷爷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健健康康的,准备学习如何做一个
00 后吧。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