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两半个人是我曾经给自己的起的QQ网名,很少有人问及我这个名字的来由。我则不然,当认识新的网友时,如果我不能明白名字的含义,便要问个明白。我不会给自己随便起个什么网名的,不随便是自己的人生态度,推己及人,总是觉得每一个人都不会马马虎虎地随便对待自己的人生。每个名字都有它的故事,明白那些故事便会对它的主人多一些了解,就更能靠近一颗心。

图片 1

  • 成长这条路,有人先到为王,有人后来居上。有人一路狂奔力竭退场,有人一路慢性,却越走越远。有时歧途未必不是一种捷径,捷径反倒是一种歧途。
  • 很多事物真的不是先到为王的,第一个闯入者如果被视为强盗和小人,他做的越糟糕。第二个闯入者只要站在与他不同的对立面,那么第二个闯入者就更容易被视为正人君子或更加容易被接纳。而第一个闯入者会落得声名狼藉的下场。
  • 脚踏泥泞,地狱的魔鬼抓住我的双脚,我拨开云雾看见天使在向我招手。我看了看身旁的灵魂,有的在向魔鬼投诚,有的在向天使献媚。所有的灵魂带着原罪降临,便注定会怀有遗憾离开。而在在苦闷的生活里,我选择了自娱自乐,掩藏所有的愤怒和哀伤。
  • 胸有沟壑,目有山川,心有千秋,方寸世界,自在逍遥。
  • 我所知道的婚姻,开始是一场场互相比较的炫耀。最后双方成了彼此人生的负累,现实中多数人只是在婚姻中用自己认为的必要性去绑架彼此而已。
  • 人生越活,应该是一个不断做减法的过程,是把所有不必要的别人所认为的必要性从自己人生中删除的过程。
  • 比你强的看不上你,比你弱的搞不定你。活着太中等容易孤独一生。所以活得精彩些,让比你强的人看得上你,活得温柔些,去接纳比你弱的人。——《优秀的人从来不会输给情绪》
  • 善良是一种选择,的确。大多数人只是幸运未曾做过选择罢了。
  • 人应该超脱传统的封建枷锁,独立于文化之上,而不是被文化奴役。
  • 发展的最终定律,任何人事物都要为其野蛮的成长模式付出代价。
  • 活着就是为了遇见美好,而有人创造了美好。
  • 布蓝琪·司卓夫的行为不足为怪,遵从肉体诱惑而已。依我看,她从来没有对丈夫动过真情,貌似爱情的,其实无非是女人对男人爱抚和生活安逸的反应,多数女人拿这当爱了。这是任何对象都能唤起的被动感受。一如藤蔓随便攀附哪棵树都行,它支使女孩嫁给渴慕她的男人,满以为日久必生情,世俗的智慧便深信其强大。生活得保障,家财在手的骄傲,受人宠爱的快乐,有家可归的欣慰。女人一股脑归结为精神价值,纯粹是出于好意的虚荣,在激情面前根本不堪一击。——《月亮与六便士》
  • 有梦不觉时光寒,无迹方晓岁月流。——大冰
  • 对于任何关系,最重要的一点都是规定好所有方面都必须遵守的界限和规则。
  • 你哄自己说已经和那一切了断。你自由欢欣,感觉终于成为自己灵魂的主人,飘飘然如在云端。但是突然之间,你受不了,你发现自己双脚一直陷在泥里。你索性想在里面打滚。然后你碰到了个女人,低级庸俗粗野下流的货色,赤裸裸散发着恶心的欲望,你跟野兽似的扑到她身上,痛快一番,发泄个丧心病狂。——《月亮与六便士》
  • 我的世界繁花似锦,你们却也只能看到一旁的荆棘。有人穿过地狱来爱人间,有人活在人间向往天堂。谁悲观?谁虚无?
  • 大部分人其实都是在被这个社会带节奏,享受的不过是一种低级的集体情感所带来精神高潮。全盘接受来自社会各类群体出于利益或其他目的而粉饰的模板三观和普遍化的人生意义。
  • 有些父母,自己几十年来连婚姻是什么都没有弄明白,就迫不及待的让自己的子女去步自己的后尘。
  • 普遍性的世俗人生意义,加之于特殊性的人,便注定大多数人的人生带着无法抹去的悲剧色彩。
  • 真实的世界,不是你眼中的世界,而是你心中对眼前世界运行规则的理解——《如何成为有趣的人》
  • 所有人都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心态去对待感情和婚姻,那么人类早就灭绝了,心里不愿去放下过往的执念,不愿担负起对另一个人的责任。却又选择在这样的婚姻里苟延残喘。如果眼前的这个人无法让你放下昨天的执念,抵抗未来的诱惑,那么就不要与他(她)去经营一段婚姻,这种执念和懦弱会在未来的某一天爆发而伤害彼此。
  • 我们不可能为所有的事情都规定一条:永远不可逃避,婚姻亦是如此。那些在婚姻中存在私心并想方设法从中逃脱的人将步入歧途。他们的退缩定会损害对方的利益,从而致使对方不再相信这份感情,从而不再越是履行当初的誓言,最终分道扬镳。——《自卑与超越》
  • 这是我们社会最典型的和最具破坏性的发展趋势——人越来越工具化,越来越根据自己的利益和位置来改变事实——《1984》
  • 越是所欲而不得,一旦有机会拥有,越是容易变得沉迷。
  • 欲望森林中,没有地图,越是努力,反而更容易迷路。
  • 当我们在人群中苟且,有人却已经发现了自己和世界。
  • 多走一步,便多一种风景。
  • 努力是对强者的追逐,也是第一弱者的鼓励。
  • 对于一些人,有时告诉他们外面真实的世界远远比蒙住他们双眼要残忍得多。
  • 社会暗示,群体认同感和归属感,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互联网把信息传播的那种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特性充分的表现出来,所有的丑恶在这样的传播特性和传播范围下,会在一定程度上污化这个社会,于是基于社会暗示的作用人会更加纵容自己,放弃了对自我的约束。甚至做出了有违道德和法律的事情。人们为了在一个群体里获得认同并体会到归属感,会被群体的理念和行为所影响,做出有违原先个人行为作风和行为原则的事。一句话:群体的认同感和对群体的归属感会同质化每一个想融入这个群体的人。
  • 女性更加感性化,更容易去接受周围的暗示,一种女本柔弱的内在意识,会使大部分主观思想不是很强烈的女性,去接受这种世俗的不公平和不道德。甚至最后演变成了去认同它,成了被陈规陋习所绑架的施暴者。
  • 个人的理性在面对群体极端化的感性意识时,就会被理解为极端的偏见。——《乌合之众》
  • 愚蠢的人,喜欢用别人局部的缺憾来安慰自己整个失败的人生。
  •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来路,自然也有各自的归途,我是过客不是归人。但是人这一生,又何止一种人生。
  • 走万里路,你看到的不过是别处的风景,读万卷书,你窥探的不过是别人的人生。
  • 个人的思想和观点其实都不属于个人,或许我们只是自身思想观念被引导的一群乌合之众罢了,不是我们在改变观念,就是观念在引导我们。互联网时代,信息数据时代,我们容易和彼此陌生的一群人形成一种群体,而这种群体一旦形成,出于一种归属感和认同感作祟的因素,我们很容易被群体价值观所洗脑,陷入一种疯狂的偏激中。
  • 当一个人对一个集体有了很深的认同感和归属感时,那么他就很容易失去理智陷入某种不可理喻的疯狂中,甚至失去了分辨是非的能力,只要这种是非与这个集体有关。
  • 一个习惯于用推理和讨论的方式说明问题的人,在群体中是没有地位的;当面对群情激奋时,他尤其会生出苍白无力的感觉;因为他意识到他要与之作对的,不仅仅是一种错误的行为,而且还有“多数的力量”,还有贯彻这种行为时的偏执的态度——《乌合之众》

我的名字是说我现在的状态,脑干出血后的我表面看还是一个人,尤其是当我坐在什么地方,如果不言不语,很多人就觉得我是一个常人。实际上,我是两半个人,而非一个人。有一次一个朋友说,两半个还不是一个啊?不是。如果你知道西方哲学里那个有名的论断整体大于部分之和,便能很容易明白我的意思了。整体是协调的,而我现在完全不具备这点。我的左侧除了痛感和痒感,其它感觉是没有的。其实,左侧的这两种感觉,也是非常迟钝的。如果你觉得难以想象,我说几个日常现象就容易明白了。睡觉的时候,左侧是感觉不到是否盖好被子的,我要看,或者用右侧去检查;轮椅上的扶手,我感觉不到皮革与金属的不同;把左手伸进水里,如果不看,我是不会知道的;当有与体温差异较大的水珠溅到左侧皮肤上时,无论温度高低,我感受到的一律是疼;放一个东西在左手,我不能通过感知它的形状,判断出它是什么东西有时,我会这样告诉别人,我右侧是树,左侧是木头;但是,它又不是木头那么轻,灌铅般沉重;有时,我又觉得左侧像是陷在动弹不得的泥潭里;有时,感觉是被水泥板卡住了左侧身体,动弹不得;曾经有一段时间,呼吸好像都不顺畅,感觉胸闷,呼吸困难,看到那种狭小的,人又多的空间就会觉得喘不上气来(爱情故事
)

     
生命有时会有困境,往往看不到出口。因为过度理性的头脑反而可能将出口封堵。为何金融行业,包括不少股民都有这方面的困惑。与成功失败没有一点关系,投资需要理性思维,而最美的生命却需要感性思维。

我说的主要是生理上的,如果从心理层面考虑,我们多数人也是两半个人。

     
如果工作时理性,生活时重回感性,不把工作的思维带到生活中来,这是一种理想的状态。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会导致人格分裂的。

我们大多数人常常,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二者通常难以协调,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做天使对自己有利就选择做天使;做魔鬼对自己有利就选择做魔鬼;很难有谁永远做天使,或者魔鬼。

     
读图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而文字则充满着思想斗争,灵魂错位。这就不难理解为何多数散户识别技术较为容易,而识别金融世界较困难。有人以为,赚了就是价值投资,亏了就不是。当然不是这个道理。

又或者说,多数人一半归属理性,一半受控于感性,明明有些事理智地知道不该那么做,却常常感情用事,做出匪夷所思的选择来。理性与感性不能统一。

     
越是处于投资的低级阶段,内心越快乐,越是沿着投资的阶梯向上爬行,越是有高处不胜寒的感觉。投资世界的孤独,往往需要另一种情感的慰藉。索罗斯的婚姻是热烈的,巴菲特的婚姻是温和的。但他们灵魂深处都是倔强的,都是各自领域的偏执狂。他们之所以长寿,因为有宗教情怀、情感丰满,才让生命的通道愈发明亮。

又或者说,人亦善亦恶,善恶难分,很多人说我本善良,那么是什么使他们后来变得不再善良?

     
为何特朗普竞选时,股神巴菲特反对他,而这个时期的贸易战却支持他。当然,你可以找出很理由说他的选择基于投资,或者基于国家,或者基于个人情感。我相信,88岁的股神,也是一个矛盾的人,他灵魂深处依然住着上帝。

每个人都常常处于尴尬境地,理想与现实,两难选择,很难做到二者统一。所以说,每个人都是两半个人。

     
也许,对于老一代而言,你人生的第一台电视机,可能就是四川长虹,对它有着浓厚的感情,然而,你又不能怀着深情,持有它的股票,这就是矛盾的人性。

有人这样说,把自己当自己,把自己当别人,把别人当自己,把别人当别人。这话虽然像绕口令一样饶舌,但也还是能够让人看明白,关键是做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也许当年,因为贾跃亭的梦想与人格,你享受乐视网的牛市风光。当乐视网崩盘时,有人依然相信他下周会回来,不会承认他失败的现实,因为,你的股票深度套牢,不愿意割肉,这只是一个美丽的借口。有人骂死他了,也有人不再相信这个市场了。也许你认为贾跃亭以前是天使,现在是魔鬼。其实,你眼中的魔鬼与天使,只是内心阴影的投射。

总而言之,从两半个人变成一个人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当这个市场时时充斥着阴谋论时,实际上,大道至简,因为人性的矛盾,才把单纯的美好,变得如此糟糕。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本文作者文集给作者留言我要投稿

      我想每个投资人的灵魂,一半是魔鬼,一半是天使。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