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清见刘啸表了态,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直接就回了OTE,说过几天自己会带着OTE的团队过来对张氏进行实地调研的。
晚上刘啸上线,很意外地收到了踏雪无痕的消息,这是踏雪无痕第一次在不入侵刘啸电脑的情况下主动联系刘啸,他很关心刘啸的那个项目,在QQ上留言问道:“你的那个项目,我已经帮我联系好了公司,他们最近就会去联系你。”
刘啸看这条消息发来的时间并不是很久,就赶紧回复道:“我已经见到了他们公司的人,叫做OTE软件。”
踏雪无痕的头像再次亮了起来,“没错,就是他们公司,这下你可以放心了,由他们来做,肯定是万无一失的。”
刘啸心里对OTE文清说话的那种口气很不爽,但又不好直接对踏雪无痕讲,只好拐弯抹角地问道:“这个OTE似乎很厉害,不知道他们以前曾做过什么大项目?”
踏雪无痕似乎没听出刘啸话里的意思,继续说道:“你不是说要全程负责完这个项目吗?正好你可以借这个机会向OTE的人学习学习,他们的一些编程理念非常先进,你要是能从中学到个一成半成的,肯定是大有裨益的。”
刘啸只好放弃了继续旁敲侧击的念头,能够让踏雪无痕这么称赞,看来OTE还确实是有点道行的,只是刘啸不相信OTE能够强到文清说的那种程度。
踏雪无痕再次发来消息,“好了,我要走了,我就是问问OTE有没有来联系你,既然你们已经见了面,那我就放心了。”
刘啸赶紧发消息,“好,如果有什么进展的话,我就通知你!”,可惜踏雪无痕从来都是说走就走,消息发过去,已经是等不到回音了。
刘啸等了几天,没等到文清带着OTE的人过来,倒是等到了蓝胜华,蓝胜华再次来到封明市,而且就住在了正生大酒店,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人。刘啸左右无事,便过去找蓝胜华。
来到蓝胜华的房间,和蓝胜华一同来的那人也在,两人好像正在聊着什么有趣的事情,兴高采烈的,看见刘啸,蓝胜华很是热情,一把将他拽到了那人跟前,“来,刘啸,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软盟的董事长,也就是你常说的南帝,龙出云龙董事长。”
“啊!”刘啸大感意外,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这传说中的人物,赶紧伸手,有点激动:“久仰久仰,龙董事长是我最景仰的前辈之一,也是晚辈一直以来奋斗的目标,今天见到你,我真是太高兴了。”
龙出云三十来岁,有些微微发福,个子不高,圆圆的脸上总是带着笑,有点象是弥勒佛,让人觉得很亲近,他也是赶紧站了起来,和刘啸一握手,“你就是刘啸吧!我们刚才还正说着要去拜会你呢,没想到你倒先来了,真是不好意思!”
“岂敢岂敢!哪有前辈拜会晚辈的道理,龙董事长是在笑话我。蓝大哥也没说您要来,如果早知道你要来,晚辈就应该早点过来才对。”刘啸赶紧谦虚。
蓝胜华笑道:“大家都不是那种俗人,这么客套干什么!”
“对对!”龙出云让出座位,“来,刘啸你坐,刚好我有些事情要给你解释一下,顺便还要给你道个歉。”
“呃?”刘啸先是一愣,不知道龙出云这是什么意思,随即赶紧道:“不敢当,不敢当。”
三人各自坐定后,龙出云才说道:“我说要向你道歉,那是有原因的。这次邪剑为难你,其实是因为我们之间过去的一点小过节,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平白无故连累了你,我很内疚,所以一定要向你道歉。”龙出云说着就再次站了起来,面朝刘啸,很正式地鞠了一躬,“对不起了!”
“龙董事长你这是干什么!”刘啸赶紧站起拦住他,“这次我和邪剑是竞争对手,即便是我不去找软盟合作,换了另外一家,邪剑也肯定会找我的麻烦。”
龙出云乐呵呵地坐下,“不管怎么说,这次的事情,主要责任在我们,除了道歉,我这次来,还想找你谈一下这个补偿措施。”
刘啸摆了摆手,“补偿的事情就算了,我们现在已经委托了一家新的公司来接手这个项目了。”
龙出云有些意外,“不知道是哪家公司?”
“也是一位前辈介绍过来的公司,叫做OTE软件。”刘啸说到。
“OTE?”龙出云沉眉思索起来,他也觉得这个名字有点陌生,口里反复念叨着“OTE”三字,半响之后,突然道:“是谁介绍过来的?”
刘啸摇了摇头,“这个不方便说!”
龙出云“哦”了一声,说道:“我这人平时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结交各路朋友,所以消息也比较广一些。这个OTE软件我好像曾在一位朋友那里听说过,具体的我也不大清楚。不过我这位朋友是美国CA公司的技术主管,他说他奋斗的目标就是能够进入OTE软件,当时我也没在意,因为从没听说过OTE这个公司,我以为那只是个字母缩写而已,现在看来,还真有OTE这个公司。”
刘啸的脑袋当即就木了,美国CA公司技术主管的奋斗目标是进入OTE,这太让人不可理解了,美国CA公司是全球最大的管理软件生产商,能够做到CA的技术主管,那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水平数一数二的人物。
蓝胜华也是有些意外,“奇怪,我也没有听说过OTE,这个公司很厉害吗?”
龙出云依旧笑眯眯地说道:“这有什么可奇怪的,这个世界上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倒是想认识一下OTE的人。”
刘啸好不容易才从震惊中回复过来,道:“OTE的人估计还要过几天才能过来,如果到时候龙董事长还在封明市的话,我一定为你引见。”,刘啸现在倒是盼着文清赶紧带人过来,自己好在旁仔细看看,看看这个OTE究竟有何厉害之处,
“那我就先谢谢你了!”龙出云笑道,“说起来还真是遗憾,我们双方这次没能合作成功。”
刘啸咳了两声,岔开话题,“龙董事长这次来封明市应该还有别的事情吧?”
“唔!”龙出云点头,“我要去参加邪剑的那个网络新项目的启动仪式,本来我还想着去找他谈谈,顺便化解一下这次项目上的梁子,看看能不能补偿一下你们张氏的损失,不过现在你们张氏已经找好了接手的公司,损失这块并不大,那就由我们软盟来补偿吧。”
“补偿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我们的项目并未开工,至于那些已经采购了的设备,我会和OTE协商一下,那些设备能用的就尽量用掉,剩下的东西可以退给供货商,这样算下来就没有多少损失了。”刘啸说完后问道:“对了,龙董事长刚才说和邪剑之间有一些过节,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国内有人给黑客圈排资论辈,我和邪剑他们几个都被人给起了个外号,我叫南帝,邪剑叫东邪,还有一个黄星,他是中神通,其实这个圈子也就这么大,我们几个的私交都非常地好,还共同组织了一个黑客论坛。”龙出云说着,就起身去倒了杯水,看来他是准备长谈了。
“那个给黑客圈排资论辈的人,其实就是一个外行,他只把我们这些经常露面的人算在内了,那些不经常露面,但技术同样厉害的人当然是不会服气了,就天天来找我们几个挑战。”龙出云“呵呵”笑着,“当时我每天都能收到好几封挑战信,真是有苦说不出,想把那个外行掐死的心都有了。”
“后来,有人黑了我们的那个黑客论坛,在论坛上向我们几个发出挑战,口气很狂妄,说我们几个只不过是一群沽名钓誉的草包。邪剑当年也是年轻气盛,不肯吃亏,在服务器上找到对方的IP,直接反入侵成功,把那个挑战的人也是狠狠地羞辱了一番。事情闹到这种地步,我们几个也没办法了,只好接受了那人的挑战。”
龙出云呷了口水,“不过,那个挑战的人技术真是了得,我和黄星都先后败在了他的手下,最后是邪剑和那人的比试,当时两人约定从一台固定的服务器上窃取资料,谁成功拿到,就算谁赢。事情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变故,邪剑以为比试用的那个服务器只是一台普通服务器,只做了个简单的代理就攻了上去,等他拿下服务器的权限,才发现这个服务器是国家机密部门的服务器,邪剑感觉不妙,擦了脚印准备撤退,刚好就被服务器的管理员给发现了。”
“事后邪剑知道政府的安全人员迟早能追查到自己身上,这种事情又不好解释清楚,他索性就办了出国手续,到国外避风头去了。后来黄星被政府招安,进了安全部门任职,经过几年的努力,才在半年前给邪剑销了案,邪剑这才得以回到国内。”
说到这里,刘啸突然反应了过来,现在软盟的那个老大,应该就是当年的那位挑战者了,邪剑被逼远走他国,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回到国内,他自然会找当年的那位挑战者报仇,这还是看在了龙出云的面子上,否则软盟这几年早被闹得鸡飞狗跳了,还发展个屁啊。只是刘啸有一点很难理解,龙出云明明清楚这里面的恩怨,为什么还要聘请那位老大担任自己公司的执行总监,是用人惟才,还是出于其他什么考虑?
“那龙董事长知道邪剑这次的那个网络新项目到底是什么吗?”刘啸问到。
龙出云摇摇头,“这个他倒是没有说起过,只是说要和廖氏合作搞一个大手笔,至于是什么,我也不清楚。”龙出云说完笑了笑,“不过他的发布会马上就要召开了,到时候自然就会知道了。”
“呵呵,那倒也是!”刘啸知道再也问不到什么了,就和龙出云随便闲聊着那些黑客前辈们之间的八卦新闻。不过他这次已经算是收获颇丰了,至少他知道了软盟的那位老大是谁,也明白了邪剑为什么要去羞辱软盟,但刘啸不明白邪剑为什么要帮廖氏来羞辱自己,自己和邪剑往日无仇,近日也是各为其主,算不上有什么深仇大恨的。
“难道是因为这个新的网络项目吗?”刘啸心里暗自揣测,也只有这么一种可能了,邪剑既然说这个新项目是个大手笔,那自然就需要大量的资金,而资金是需要廖氏来提供的,这样一分析的话,就很通了,廖氏想打击张氏,邪剑需要钱,各取所需罢了。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刘啸就觉得很恶心,一个成名的黑客高手,居然也会为了几两银子就去为虎作伥,真是还不如自己呢,至少自己干不出这么掉份的事情出来。

上世纪70年代末期,有一个叫做斯坦利?马克?瑞夫金(StanleyMarkRifkin)的年轻人,成功地实施了史上最大的一宗银行劫案。
让人称奇的是,斯坦利没有雇用帮手、没有使用武器、没有天衣无缝的行动计划,甚至没有借助计算机的协助,而仅仅是依靠一个进入电汇室的机会,并打了三个电话,便成功地将一千零二十万美元转入自己在国外的个人账户。
更奇怪的是,这一事件最后却以“史上最大的计算机诈骗案”为名,被收录在吉尼斯世界纪录中。
斯坦利?瑞夫金使用的这种欺骗技术,我们就把它称为“社会工程学”,后来这种技术逐渐发展并广为黑客利用,凡是利用人们心理弱点、行为习惯弱点、或者是规章制度中的漏洞来进行攻击,以期获得攻击者所想要的信息,这些方法都可以称为社会工程学。
张小花让邪剑来猜密码,邪剑根据以往的经验,询问张小花生日之类的信息,然后进行最有可能性的组合,试图猜解出密码,这就是社会工程学。说起来,刘啸上次在张氏的电脑上安装进行摆渡攻击的U盘木马,以及后来在张春生的电话上接分机,这都算是社会工程学。
不过,随着现在人防范意识的增强,以及各种规章制度的逐渐健全,社会工程学在黑客攻击中所能起到的作用越来越有限,社会工程学的成功,是要建立在大量信息的搜集之上的,邪剑一时半会猜不出密码也是可以理解的,这并不能说明邪剑的黑客技术就不行。
但张小花却很有力地证明了自己的观点,那就是邪剑那个所谓的安全攻防平台,不可能测试出一个安全人员的真实水平。廖氏的平台还没组建,便已经算是失败了一大半,这个跟头栽得可不轻。
所有人都无话可说,因为张小花的密码连小孩都能猜出来,又怎么能算是刁难邪剑呢。张小花很得意,抱起那个小孩,“走,真乖,姐姐给你买好吃好玩的去!”,说罢就扬长而去。刘啸只得走过去收起张小花的电脑,摇摇头,也离开了发布会现场。
廖氏的发布会让张小花这么一闹,没法继续开下去了,媒体们逮住机会纷纷开炮,问的问题基本都是一个意思,既然这个平台已经被证实无法测出安全人员的真实水平,廖氏会有什么补救措施,这个平台的计划还会继续下去吗?
寥正生老脸铁青,当即离场而去,只留下邪剑在那里应付媒体。
张春生从刘啸嘴里得知这个消息后,乐得在办公室里真蹦高,嘴里只有一句话“虎父无犬女!虎父无犬女!”,好半响后他反应过来,直接就给采购科的打去电话,上次答应张小花的那辆新型跑车,他决定现在就兑现,马上就兑现。
这件事情对刘啸的触动也很大,张小花作为一个电脑白痴,竟然可以如此轻松就难倒了邪剑这样的绝顶黑客,这一方面说明张小花是花了心思的,但另一方面也说明了黑客们自己已经深陷于社会工程学之中无法自拔,邪剑之所以猜不出,是因为他自己也进入了一种思维的惯式,一看见密码,就习惯性地想起生日姓名电话号码,而不会想到其他。
就是刘啸自己,要不是张小花早有提示,他也肯定猜不出这个密码,刘啸为自己这种已经固化了的思维模式而感到可怕,他决定再把社会工程学这里完善一下,要想命中率高,至少得总结出男人和女士设计密码的不同习惯,然后还可以再继续细化,这对自己以后分析收集分析资料绝对是有帮助的。
晚点的时候,龙出云回来了,以往弥勒佛似的脸上竟然也有一丝忧烦,刘啸便知道他和邪剑谈得肯定不好。
刘啸过去打听,才知道廖氏可能会终止邪剑的这个项目,邪剑大发雷霆,就因发布会上张小花点了龙出云做裁判,邪剑便认为今天的事情是龙出云和张小花合伙来出自己的洋相,因此把龙出云也怪罪上了。龙出云找邪剑谈话,基本是被噎回来的,更不要提和解的事情了。
龙出云看起来很伤心,当下和刘啸匆匆作别,带着蓝胜华就回了海城,临别还嘱咐刘啸注意防范邪剑报复,估计他这么着急回海城,大概也是布置去了,谁知道邪剑会不会因此更加疯狂地报复软盟呢,软盟是专业做安全的,随便栽一个跟头,影响程度丝毫不亚于邪剑的发布会失败。
刘啸比龙出云还要郁闷一些,邪剑此刻完全失去了理智,他真的被张小花这个外行给击败了,而且是光明正大地击败的,张小花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她报仇雪恨了。刘啸却不得不去反思自己,他要比张小花更加懂的黑客技术,张小花是用黑客技术击败了邪剑,而自己却还在等着和邪剑再次交手的机会,相比之下,自己这个内行竟是不如张小花那个外行。
“自己到底差在了哪里?是心态?是性格?还是自己一直对这些个绝顶黑客心存敬畏?”刘啸在心里问着自己,或许,自己真正差得是张氏父女身上的那股精神,不管对手有多么强大,有多么阴险,他们都不会退缩,就像是一只狼被狮子咬了一口,这只狼非但不会逃命,反而更加不要命地反咬过去,给对手两口甚至更多。如果当初廖氏打压还很弱小的张氏,张春生便开始逃避,改行或者退缩,那就不会今天张廖两家齐大的局面了。
发布会结束的第二天,文清带着OTE的人来了,七八个人的一个团队,文清说这是专门负责调查和搜集资料的团队。这个团队看来是已经仔细研究过刘啸的那份方案,对于张氏的业务和企业结构已经基本了解了个大概,拿了张春生签署的文件后,就各自分散到张氏的分公司实地调查去了,只留下文清和另外一个人负责对总部和春生大酒店的调查。
文清这次在张氏里转了一圈,心里的惊讶程度一点都不亚于很久之前的刘啸,张氏这么大的企业,竟然就是靠着几台打印电脑来维持日常的行政运转,如果没有了电脑,文清都不知道地球该怎么转。
刘啸笑了笑,“文先生见笑了,大概没有想到我们张氏的办公水平会这么落后吧?”
文清还没回过神来,摇了摇头,道:“不会不会,这还不是我见过效率最差的地方。”
刘啸有点好奇,“不会吧,难道还有比我们张氏更差的?”
“在我们OTE没有介入之前,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办事效率可比你们差多了!”文清“呵呵”笑着,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刘啸傻了,站在原地半天没回过神来。
OTE对刘啸似乎毫不避讳,不管干什么,一点都不避着刘啸。文清他们的调查手段其实也和刘啸之前的差不多,只是他们的调查问卷比刘啸的要详细了很多,每人随身携带一台笔记本,上面有一个信息录入软件,把用户的调查结果一提交,软件就会进行一个综合的分析,这样一来,得出来的最后信息就和刘啸之前的很不一样了,这软件甚至能根据问卷答案分析出一个人心理性格特征和工作习惯。这倒是让刘啸大大地开了眼,专业的就是不一样。
两三天后,OTE团队的人陆续回到封明,文清便准备再次告辞,他们要把浙西收集到的信息带回公司,经过多个专业团队研究分析后,制定一个系统设计方案。
刘啸很有点不解,“这几天似乎你们都在了解企业的结构,但对于企业的运作模式似乎很少问及。”
“这就是我为什么说你的方案失败的原因。”文清笑了笑,“你认为张氏目前的这个运作模式效率高吗?”
刘啸摇了摇头,“不太高!”
“这就对了!”文清颔首,“你先前那份方案,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懂企业的经营,也不知道该如何去提升企业的运作效率,你只是站在系统设计的角度上,让系统去刻意适应那种已经落后了的运作模式,那就算你的系统做得先进,科技含量再高,你也无法为企业提供强大的运转动力。”
刘啸有点悟了,自己以前还确实忽略了这个问题,有点想当然了,认为配置了企业决策系统之后,张氏的企业效率自然就会提高。
文清拍拍刘啸的肩膀,“仅从技术来看,你已经很厉害了,只是我们比你更专业一些。放心吧,我们OTE有全球最好的管理咨询团队,会重新为张氏设计一个新的运转模式,包括张氏那些现有的部门,可能都要进行重新整合划分,我希望你能提前跟你们的张董事长交涉一下,免得到时候再有什么变故。”
刘啸没想到会这么麻烦,思索片刻,咬了咬牙,“好,我会去谈的。”
“其实你们的张董事长很厉害,他能把这么大的项目交给你负责,这个魄力就很了不起,一个企业的成败,往往取决于他的掌门人的气度和魄力。”文清顿了顿,“不过,我们可是按照你的那个‘要做到最好’的意思来办的,等这个系统完成,我敢保证,张氏绝对是国内效率最高的企业之一。”
刘啸笑道:“冲你这句话,我现在就去找他谈这件事情,希望你们下次再来封明的时间不会太久。”
“会很快的!”

刘啸回到春生大酒店,张春生已经等在了那里。
“张叔,不是说今天安装系统吗,你怎么又来公司了?”刘啸走过去问到。
“你刚才去廖氏了?”张春生问着,脸色有点不好看。
“是,有点事要去办!”刘啸笑着,“我就怕你知道后会有想法,所以没敢对你明说。”
“想法?”张春生哼了一声,“你要是早说自己是去廖氏办事,那我也就不派车给你了,现在可倒好,我一下午接到十来个电话,都是来问我是不是和廖正生和好了,还问是不是两家要联合搞什么大项目了。”
“那些人见风就是雨,张叔你又何必生气呢!”刘啸就坐在了张春生的旁边,给他倒了杯茶,“不过这也好,没准外人一看,还觉得是咱们张氏不计前嫌风格高呢。”
“我怎么就看不出哪里风格高了?”张春生瞪了一眼刘啸,又道:“我问你,你去廖氏,是不是跟他们去谈软盟的事情了?”
“这怎么可能,我就是受人所托,去向邪剑转达一句话,话转到后我就回来了!”刘啸连连摇头否认,“我中午已经说过了,就是廖氏她想收购软盟,那也别想走我这条路线。”
张春生狐疑地看着刘啸,他觉得刘啸这话不可信,中午吃饭的时候,他还一个劲地劝自己再考虑考虑,最好不要冒险收购软盟,这说刚一说完,他便转身去了廖氏,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张春生一时也摸不准刘啸的意思,是这小子觉得张氏收购软盟希望不大,还是对张氏信心不足,怕自己半路反悔呢?
不过张春生还是道:“那就好,那就好!”
“张叔你这大老远跑来公司,不会就是为这事吧?”刘啸笑着,其实他早就掐准了,只要张春生知道自己去了廖氏,那他肯定就会追来的。
张春生哪能承认,连连否认,“不是不是,我来公司吧,是想再和你商量商量,看看怎么才能增加咱们收购软盟的胜算。我仔细想了想,觉得收购软盟对于张氏来说,绝对是件大好事,应该去搏一搏。”
“张叔你要不再考虑考虑吧!”刘啸一副沉吟之色,“这次对软盟志在必得的人太多,如果张氏想拿下软盟,就必须开出比别人更优厚的条件,价格方面倒是其次,关键是龙出云的那些顾虑,如果全部答应下来,这对张氏不公平,而且也不太现实,到时候你很难对公司里面的人交代。”
“这是我自己的事,我会考虑的,你就给我说说怎么能促成这事就行了!”张春生一咬牙,“越是有人和我争,就越说明软盟有价值,这笔买卖我老张肯定是做定了,下多大的本我都认为值。”
刘啸看着张春生,他知道张春生此时才算是下定了收购软盟的决心,当下他也不再来虚的,把张氏收购软盟的优势和劣势又仔细分析了一遍,完了针对每一条,他都提出相应的意见,至于最后要怎么做,那就不是刘啸能管的了,张春生久历商海,他比刘啸更知道该怎么办。
张春生这次听得很仔细,也很上心,把刘啸说的那几个要点还着重记了下来,确认没有什么遗漏的,他便让酒店给刘啸准备饭菜,自己则上楼去了,看来他有点着急,估计是要连夜召集自己的智囊来制定收购计划了。
第二天一大早,刘啸起来拉开窗帘,就见张氏的楼下很热闹,黑压压围了很多人。刘啸有些好奇,匆匆洗了把脸,就到楼下去了。
酒店前的广场上彩旗飘扬,中间弄了个简单的主席台,上面铺着红地毯,背后的彩墙上贴着几个大字,“张氏企业决策系统启动仪式”,广场上飘着十来个大气球,气球下面悬挂着方方面面发来的贺词,过来过往的人都能看见。
刘啸就乐了,没想到张春生还专门为这个决策系统准备了个启动仪式,口风可真够严的,昨天竟然没有向自己透露一丝消息。
“刘啸!”背后有人拍了刘啸的肩膀。
刘啸回头去看,却是刘晨,刘啸便笑了起来,“是你呀,真巧!”
“没想到你小子也会跑来,真是有点意外!”刘晨挺了挺胸,一副故作严肃的样子,“我是专门来参观张氏的这个新系统的,OTE的作品,我可得见识一下,看看是不是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
刘啸笑着,“你要来参观,随时都可以,就是想参观一百次,张氏也都不敢拦着,何必挑今天来凑热闹呢,人这么多,估计也只能走马观花地看个热闹了。”
刘晨狠狠地剜了刘啸一眼,“我愿意,你管得着嘛!”
刘啸无奈地摇头,“你是封明的老大,你说了算,谁敢管啊!”
“废话少说!”刘晨得意地看着刘啸,“一会OTE的负责人来了,你帮我引见一下!”
“看是谁来,我只认识他们这次项目的负责人,其他人我也不认识!”刘啸耸肩。
“走,先进去吧!”刘晨推了推刘啸,“我听说是十二点准时启动那个新系统,还有一段时间呢,我们到里面去等。”
两人走进酒店大厅,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了下去,刘晨向刘啸打听着她离开海城之后,刘啸被诬陷那事的后续细节,还有这次软盟的“网络间谍”事件,这些黄星只是跟刘晨简单地提了一下,具体的细节并没有说,所以刘晨很好奇。
刘啸便把警方如何确认Timothy就是海城十分钟事件的元凶,自己又是如何追踪到软盟,最后揪出wufeifan的事简单说了说。说完这些,刘啸便很自然地想起了昨天自己在廖氏看见Timothy的事情,他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事也告诉刘晨,正在犹豫呢,门口呼啦啦进来一群人,张春生也在其中。
“老张的面子不小嘛,一个小小的启动仪式,竟然也折腾了这么多人!”刘晨怕刘啸不认识,便介绍道:“走在最前面的就是市长,市长后面是市里工商联的负责人,剩下那些,都是省内企业界有头有脸的人物。”
刘啸诧异地看了刘晨一眼,没想到刘晨除了对黑客圈了如指掌外,对政界商界的人物也是如数家珍。刘啸还没来得及说出自己的惊讶,就见跟在那群人身后,又进来几个人,为首的那人刘啸认识,他便拍了拍刘晨,“你要见的人来了!”,说完便站起来迎了过去。
“你好,文先生!”刘啸拦住了那几个人。
文清此时也看认出了刘啸,便伸出手笑道:“是你啊,刘啸,好久不见!怎么,你这是来验收我的工作来了吧!”
“哪里哪里!”刘啸赶紧客气着,“我来封明办点事,刚好碰上了,就多呆了一两天。对了,我给你介绍一下。”刘啸一指旁边的刘晨,“这位是封明市网监大队的负责人,刘晨。刘晨,这位是OTE的文清先生,他是这次张氏项目的负责人。”
“文先生你好,久仰OTE大名!”刘晨伸出手。 文清笑着,“刘警官过奖了!”
“文先生,张氏的这个系统什么时候可以启动?”刘啸问到。
文清笑了笑,指着自己背后的那几个人,“这几位都是我们的检测人员,他们今天赶过来就是要对安装完成的系统做一次检测,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张氏就可以使用这套系统了。”
“如果出现问题呢?”刘晨笑着,“你也看到了,张氏可是连市长都请来了,就等着新系统启动呢!”
“如果出现问题,我们也有能力立刻解决掉!”文清有些不悦,“我们OTE的技术非常成熟,程序编写人员在编写过程中就已经做了反复测试,所以不会出现大的问题。还有,今天只是对系统做一次功能性检测,未来的一个月内,我们会继续对系统进行加固,增强它的稳定性和安全性,期间只要发现任何问题,我们都会立刻解决掉。”
刘啸赶紧转移话题,对文清说道:“文先生,能不能借一步说话,我有件事想和你单谈一谈!”
文清转身对身后那几个人道:“你们先上去吧,尽快搞定!”,完了就跟着刘啸走到了一旁的僻静地方,“什么事?”
“昨天我去了一趟廖氏,除了邪剑,我还看到了另外一个国际知名的黑客,我探了探口风,似乎他们有要针对张氏新系统不利的举动。你也知道,在我负责张氏新系统设计期间,便遭过廖氏的暗算,我是想给你提个醒,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张氏新系统试运行期间,安全工作一定要做好,一旦出了问题,对张氏和OTE都不好!”
文清笑了笑,“谢谢你的提醒,你就放心吧,虽说这个系统是企业级的,但安全方面,我们是按照国家级的标准来设计的,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攻破的。”
刘啸这才放了心,笑道:“看来是我有点多虑了!”
“你也是好心,如果没别的事,那我就上去了!”文清走了两步,又回过头,邀请道:“你有空的话,不妨跟我一起上去,我可以给你详细介绍一下这套系统的特点!”
“求之不得!”刘啸赶紧应了下来。
一旁的刘晨也准备跟在刘啸屁股后面混上去,谁知文清在电梯门口一伸手,拦住了她,“对不起,刘警官,如果你想参观这套系统,可以等系统正式运行之后再来。”
“为什么?”刘晨看着文清,没有退步的意思。
“没有原因!”文清似乎很反感和警方的人说话,“请你配合,谢谢!”
这下刘啸也难住了,自己不能把刘晨撇下,然后一个人上去吧,何况刘晨今天还专门提前给自己打了招呼的,她对OTE的系统非常感兴趣,刘啸就想为她说两句话,“文先生,这……”
谁知刘晨此时却退后两步,“也好,我尊重你们OTE的规矩!”
刘啸让刘晨这来回反复的态度搞懵了,还没想好到底要不要开口呢,文清就已经关上了电梯的门。
电梯里只有文清和刘啸两人,文清看着刘啸,“你刚才说在廖氏看见了一个国际知名黑客,你说的是Timothy吧?”
刘啸大愕,不知道文清怎么也会知道Timothy,“你……你怎么会知道?”
“我当然知道,其实所有不利于我们OTE项目的人和事,我们都在一直关注。”文清笑了笑,“你放心吧,如果廖氏请的是Timothy,那他们就更不可能来攻击张氏的新系统了,就算廖氏要干,Timothy也会拦着他们的。”
“为什么?”刘啸不知道文清这话是什么意思。
“因为Timothy知道自己不是OTE的对手,他不会傻到去拿鸡蛋碰石头的!”文清说完,又皱了皱眉,“对了,你和刚才那女警官是什么关系?”
“朋友关系!她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有些好奇罢了,她就是想弄清楚你们肯接下张氏项目的原因。我对于OTE的这些了解,也是从她那里听来的,她非常推崇你们!”
“她都说什么了?”文清很好奇。
“她说OTE只接全球性的大项目和星球以外的项目。”刘啸笑着,“当然,前提就是外星人能把项目书递到OTE手里。”
文清笑了起来,“她说话倒是很有趣!”,说完,电梯就停了下来,到达了张氏办公的楼层。
此时在廖氏,邪剑和Timothy各自守着一台电脑,而廖成凯就站在他们身后踱来踱去。
“好了,他们的系统开始运行了!”邪剑面前的电脑有了反应,闪出一屏幕的字符,他紧接着有敲入几个命令,字符不断刷新,“一切正常,能够返回他们服务器的信息。”
廖成凯看了看自己的金表,“张氏的启动仪式会在十二点整结束,完后带嘉宾参观体验自己的新系统,从楼下的广场到楼上办公区,大概是需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一定要他们的系统在十二点零五分瘫痪。”
邪剑也看了看时间,“现在时间还早,我估计他们是在做正式运行前的最后检测,此时他们机器的数据交互一定非常频繁,我们刚好趁这工夫,把自己的扫描数据混入其间,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他们的漏洞,然后就可以准时发动攻击,让他们出丑。”
那边Timothy点了点,竖了大拇指,表示明白,说完就朝邪剑事先给定的IP发出了探测信息,很快,对方的系统返回了信息,Timothy有些意外,连连摇头,“这是我见过最糟糕的防护,就像是什么防护也没有一样。”
那边邪剑已经抄起自己的扫描工具开始探测张氏服务器上的漏洞,他得出的结论也是很奇怪,竟然探测出几百个漏洞,邪剑就傻了眼,“不会吧,怎么会什么漏洞都存在呢!”,邪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就是个不懂任何计算机知识的电脑小白,他按照系统的默认设置安装,那也不能做出这种全是漏洞的安全防护吧。邪剑一时拿不定主意了,回头看着廖成凯,“这会不会是张氏的圈套啊?昨天刘啸那小子也警告我别打张氏新系统的主意,怕是他们早有了防范!”
廖成凯咬了咬牙,“想想办法,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张春生那老王八蛋得意了!”
Timothy此时说道,“我有主意,不管它有什么漏洞,只管挑一个漏洞攻过去,便什么都清楚了!”
廖成凯笑了起来,“好主意,好主意!”
Timothy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跳板和工具,然后道:“我来吧,我已经做好多级跳板,也不怕他们耍什么花招!”,Timothy随便挑了一个漏洞,调出攻击程序,就攻了过去,几秒钟后,返回的信息显示攻击成功,屏幕随即又停滞了十来秒,然后Timothy便进入了张氏的服务器!
但奇怪的是,这服务器的界面和所有的系统界面都不同,它只有一个很奇怪的标志,但没有任何可以进行操作的地方。
Timothy一看到这个标志,便大叫了起来,“不好!”,说完便速度退了出来,然后飞快地切断那些作为跳板的电脑和自己的联系,到了最后两台,他干脆直接就破坏了这两台机器的系统。
“出了什么事?”邪剑和廖成凯都对Timothy这个举动感到莫名其妙。
Timothy关掉电脑,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对不起,廖先生,你这生意我做不了,我得走了。我给你一个忠告,以后再也不要打张氏企业系统的主意了,想都不要想,否则你会吃大亏的!”
Timothy很麻利地把自己的笔记本装进了背包,然后往背上一背,“告辞了!”
廖成凯一把拽住Timothy,“Timothy,你我是多年的朋友了,就算你不肯帮忙,你至少也得说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吧。”
Timothy皱了皱眉,道:“张氏的系统,是OTE设计的,我刚才进去看到的那个标志,就是OTE的标志。OTE设计的系统,根本不可能有漏洞,那些漏洞明显就是陷阱,说不定这些陷阱就是为我们准备的,OTE的入侵追踪系统出神入化,几分钟之内就可以绕过多层跳板,追踪到攻击源头,如果不是我果断,估计现在就被他们咬住了!”
“OTE?”廖成凯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不过他又道:“既然你知道OTE,想必你也有办法对付他们吧?”
Timothy摇了摇头,“我对付不了,就算我能对付得了OTE,那我也不会去惹他们的,因为OTE的背后还有人,他们才是最厉害的人,别说是惹,我躲都躲不及呢!我这次来中国,是有正事要办的,我这些日子小心潜伏,生怕被OTE他们背后的人给发现了,谁知道到封明这种小地方给你帮个忙,还差点就栽了进去!”
一旁的邪剑有点纳闷,这廖成凯请来的老外不会是个大忽悠吧,一个听都没有听说过的软件公司的标志就能把他吓成这样,真不知道他还能干成什么事,简直就是个废物嘛!
廖成凯被Timothy这话给说懵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Timothy,你不会是吓唬我的吧!”
Timothy不耐地摆了摆手,道:“我这么给你说吧,世界上有一半以上的跨国企业,还有八成以上诸如奥委会、国际足联、WTO此类的全球性组织机构,他们的全球系统,都是OTE设计的。还有那些软件帝国,微软、AC,他们近两年六成以上的核心技术,是从OTE购买的,甚至微软要推出的下一代操作系统,核心代码也是从OTE手里购买的。美国宇航局的系统,包括航天飞机和外太空探测飞船,所有的操作系统都是OTE设计的。还有那……”Timothy突然住嘴,也懒得再说什么了,道:“反正我该说的也说了,你要是不信,尽管去试!”
说完,Timothy便匆匆离去,似乎在廖氏多呆一秒钟,也会给自己惹上麻烦。屋子里便剩下了邪剑和廖成凯,两人傻傻愣在那里,半天没回过神,心里都冒出一个问题,这Timothy会不会是疯了,说的全是疯话吧,这怎么可能!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