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上海堡垒》虽然展现了1600多个特效镜头,也的确让中国大城市第一次在电影里成为前线,但片中更多的是经不起细看的科幻场景、经不起推敲的故事逻辑、无法免责的“流量思维”。“流量思维”已在过去几年划出了全盛到衰败的轨迹,而《上海堡垒》只是在六年后为错误买了单。

图片 1

号称科幻巨制的《上海堡垒》票房口碑双失利,打击了观众刚被《流浪地球》燃起的信心——

毫无疑问,《上海堡垒》垮掉了。上映六天,这部投资超3亿元的影片总票房1.17亿元,单日票房连续两天在200万元左右,口碑更是跌至3.2分。网络讨论中,有句短评被许多影迷以点赞的方式认同:“如果说《流浪地球》开启了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的大门,那么《上海堡垒》又给关上了”。对此,影片导演滕华涛在微博上发文道歉:“真的很抱歉,因为我相信,没有人想要去关上这扇闪着光的门。”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8月12日电(记者 宋宇晟 实习生
王新月)“《流浪地球》打开了中国科幻电影的一扇门,《上海堡垒》又给关上了。”最近几天,这句话成了不少网友对电影《上海堡垒》的评价。

中国科幻电影的大门也没那么容易被关上

中国科幻电影元年是一扇闪着光的门,此话不假。因为在当代电影重工业体系里,科幻电影因其对逻辑的架构、工业的复杂性完整性以及细节饱满度等方面的高要求,被视作整个体系的头部作品。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尹鸿认为:“当一部电影以单兵突进的方式带领一个类型冲上新高度,总有些声音迫不及待地冠以‘新纪元’等说法。其实不然。偶然性无法代表一个类型,《流浪地球》的突围无法代表中国科幻电影的整体崛起。只有等我们拥有了一批基本成熟的作品,才能称之为一片类型的新沃土。在那之前,每一部作品成功与否,都值得思考。”

导演滕华涛说,《上海堡垒》陪伴了自己六年,影片上映就像交上了小学毕业作品。但这份作业上交当天就引发了巨大争议。

8月9日,号称筹备6年、投资3.6亿元的科幻战争电影《上海堡垒》上映。该片由热门作品改编,著名导演掌舵,顶级流量明星出演,然而上映5天后,豆瓣评分下降到3.2,票房只有1.24亿,排片下降到5.3%,可谓票房口碑双失利。网上网下“有口皆骂”,以至于导演、编剧、主演纷纷出来道歉,成为中国电影市场的又一新奇观。

推及《上海堡垒》,这部诞生于所谓“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的作品,其实带着过去六年间中国影视市场的某些旧疾。在尹鸿看来,该片不是第一个犯错的,其失误颇具代表性。

影片9日上映当日,豆瓣评分跌至3.6,三天之后又跌到了3.3。

自年初《流浪地球》热映,2019年就被人们记为“中国科幻电影元年”,观众们也在热切地期盼中国科幻电影从此迎风远航,然而半年过去,曾被寄予厚望的《上海堡垒》彻底垮掉了。有网友称,“《流浪地球》打开了中国科幻的一扇门,《上海堡垒》又给关上了”。这也成了舆论场对这部电影的主流论调。更有多家媒体平台发起,“《上海堡垒》到底差在什么地方”“《上海堡垒》算不算科幻电影”等问答。

轻故事强视效重流量,新片创作完全“用偏了力量”

资料图:《上海堡垒》拍摄现场,滕华涛导演给演员鹿晗讲戏。

中国科幻电影究竟将驶向何方?观众、业内人士、相关专家都有点迷茫了。“难道中国科幻电影的大门就那么容易被关上了?”骂了一周《上海堡垒》后,大家开始冷静思考。

从客观条件看,《上海堡垒》曾被寄予希望:科幻题材,热门小说改编,尤其是这个故事中,人类在自己的家园与外星侵略者作斗争,带着浓厚的热血情绪,与暑期档气质吻合。可如今票房口碑失利,专家一针见血:该片的创作思维偏离了内容层面的亮点,“看轻了故事,强调了视效,更高看了流量,企图仰仗外部的视觉冲击来吸引观众,力量用偏了。”

“一路看评论,批评是最多的”

明星流量不等于电影质量

用偏力量的《上海堡垒》中,诚然看得见1600多个特效镜头,也的确让中国大城市第一次在电影里成为前线,但更多的是经不起细看的科幻场景、经不起推敲的故事逻辑、无法免责的“流量思维”。

《上海堡垒》讲述了一个人类抵御外星人入侵的故事。

“剧情缺乏逻辑,主演演技尴尬,造型特效粗糙,配音口型对不上”,这是观众们一致的观影感受。至于这些问题的罪魁祸首,则被归于过分依赖“热门IP+流量明星”的模式上。

对于一部承载科幻类型片希望的影片而言,片中的科学幻想当为重中之重。尹鸿说:“科幻片最强调的世界观在这部影片里是模糊的。对未来的幻想假设需要成体系的逻辑起点,诸如敌人是谁,为什么入侵,如何反击等环节,都要周密又合理的逻辑来支撑,这些是视效轰炸无法取代的。”可惜的是,影片里不仅逻辑漏洞频出,就连科幻元素也多是观众见识过的——外星文明入侵俨然《独立日》的风格,作战工具似乎与《环太平洋》师出同门,上海的城市背景在《变形金刚》里出现过,地标建筑则已在《流浪地球》里被冰封过了一次。

片中,外星文明企图掠夺能源宝藏,全世界多个城市遭受重创,上海成为人类文明的最后希望。在这个末日战场中,主角江洋(鹿晗
饰)带领灰鹰小队正面迎战外星“捕食者”,而他暗恋的指挥官林澜(舒淇
饰)则在指挥战斗……

“颜值在国内影视圈或许曾经具有票房号召力,投资方可能心想,有颜值有流量,有流量就有票房;如今《上海堡垒》的市场失利引人开始思考流量逻辑上的谬误。流量明星的辉煌不再,其实质原因可能不在于明星,而在于影视圈对互联网经济的迷思。大概自2014年起,国内IP热潮风起云涌,投资方纷纷抢购价码高得惊人的各式IP,可惜的是,纵使有再好的IP,其价值在电影结束戏院放映之后就瞬间消陨了。”在接受《工人日报》记者采访时,台湾艺术大学电影学系讲师张婷婷说。

科幻已然半边坍塌,遗憾的是故事和人物同样羸弱,各主要人物几乎一水的功能性人物。当潘队牺牲、路依依让江洋开战机时,观众会怀疑他们的行为能动性——没有平凡铺就的温度,何以凸显拯救与牺牲的伟大?至于鹿晗所饰角色时时刻刻面容精致,更是将六年间中国影视某些“颜值至上”的痼疾暴露无遗。

观众不喜欢这部电影的理由很多。

她认为,明星的流量不等于质量。纵观好莱坞那些领取巨额片酬的电影明星们,他们之所以能够挟带票房号召力乃是出于其光环;而明星光环则来自过往累积的一部部好作品,甚至是具指标性奖项的肯定,例如颜值高的小李子(Leonardo
DiCaprio)从影多年,最终也要通过奥斯卡奖对《荒野猎人》的肯定才终于让他得以摆脱“花瓶”的既定印象;得奖的优质作品、下一部电影的票房号召力、更优渥的片酬、更优质的影片邀约,方能形成一个明星养成的健康循环。

它没有考虑到剧本,没有考虑到导演风格和技法,没有考虑到工业标准与叙事的统一,没有考虑到演技,没有考虑到作品调性,也没有考虑到近年来观众的不断成熟。总而言之,“流量思维”已在过去几年划出了全盛到衰败的轨迹,而《上海堡垒》只是在六年后,为错误买了单。

比如,《上海堡垒》里的科幻背景设定草率、一些场景拖沓、情感线铺垫过多、演员表演不佳等等,甚至影片中不止一次出现了演员口型对不上的情况。

以执导情感戏著称的滕华涛导演曾吐露,看到了一张鹿晗的照片就直接定了他,并且一定程度上为他量身打造了剧本。2016年,鹿晗主演的《盗墓笔记》虽然口碑奇差,但票房依然超过10亿。滕华涛没想到,“粉丝与流量变现”的模式这么快就失灵了。“想要圈钱哪那么容易,不是观众对流量明星逆反,是冷静了,理智了。”电影爱好者润华对记者说,他不同意有人说,存在故意打低分、黑明星的说法。

中国电影仍需在工业化层面实打实探索

8月11日,滕华涛通过微博回应:“以往拍的电影,也有观众不喜欢,但大都是就电影批评电影,可今天看到有网友说——《流浪地球》打开了中国科幻的一扇门,《上海堡垒》又给关上了,真的是非常难过。”

科幻电影光谈恋爱可不行

中国科幻电影没有硬核过吗?除了今年的《流浪地球》,早在1986年,我们就拥有过一部8.1分的《错位》。彼时,我们就能熟练地运用镜头,对复制人恐慌这种命题作文进行本土化、富于逻辑的改编了。可为什么到了2015年,《三体》传来电影拍摄消息时候,大家喊的却是“不要拍摄,不要拍摄,不要拍摄”?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说:“21世纪后,中国拍不好科幻电影的原因很多,比如够硬的剧本太少,电影工业体系不够成熟。可最根本的问题,还是对市场的习惯性盲从。”《上海堡垒》正在栽这样的跟头。

微博截图

“都世界末日了,还有人上街遛狗?”“拯救世界的战士,怎么留那么厚的刘海,还不带乱的?”“分明就是个爱情片,非要说自己是科幻片,有意思吗?”网友们纷纷质疑这部电影的科幻成分。

这两天,中国电影界流传一个段子:时间倒拨六年,你会选择投资《哪吒之魔童降世》还是《上海堡垒》?饶曙光说:“这是个无解的问题,但又对整个业界、所有电影人充满着反讽意味,因为‘没有先例’‘零经验’‘无参照系’曾是两部电影片方共同的困境。”我们既无法事后诸葛亮般得知“流量思维”只风光了两三年,也很难在《大圣归来》等一连串动画电影崛起前,就对“神话传说就是中国动画电影的素材库”之说投以完全信任。市场给不出预判答案时,电影人一切以内容为王而做的实打实的探索,才更显珍贵。

导演滕华涛既执导过电视剧,也曾执导电影。一直以来,他习惯于导演爱情片。在他的作品中,《蜗居》《裸婚时代》等还在观众中有不错的口碑。执导科幻片,对他来说,还是第一次。

“《上海堡垒》,基于观众既定印象,白净的流量明星多是出演较轻甜的电影类型,加上导演滕华涛过去的都会爱情作品,《上海堡垒》主创人员的调性自然跟科幻类型的电影内容相去甚远,无形累加了票房变数。”张婷婷认为,由于《上海堡垒》乘着科幻元年的浪头,加上片方大力将之营销为《流浪地球》的接力之作,观众的期待程度自然大幅度提升;当看完电影的观众在网络上带来如潮的恶评时,评价力量如同滚雪球般使票房曲线急遽陡降。因为在充斥着无限评论网站的网络世界里,票房曲线下降的颓势将呈现指数型的下降,并且下降的力度通常难以挽回。

无论是以一己之力提升中国科幻电影水平的《流浪地球》,还是正在把中国动画电影带上新平台的“哪吒”,它们的成功从来不在乎市场如何起风,而是自己如何脚踏实地,在仍旧瘠薄的中国电影工业土壤上,一步一脚印。

但这部号称打磨六年的电影并没有让滕华涛成功转型,只留下“难过”两个字。

从此前公布的数据上来看,《上海堡垒》在特效上的花费并不比《流浪地球》少:搭建了1.55万平方米的实景,用了1600个特效镜头(《流浪地球》共有2003个),占据全片总镜头数的90%,并找了5个国家的特效制作团队……然而,实际效果观众却不买账。“抄袭了很多国外科幻大片的经典场景和构思,看着没意思。”看过影片后,观众孙京说。他觉得,既然是讲中国、讲上海,就要有自己的东西,有自己的逻辑,光有视觉效果,不如打游戏了。欠缺硬核的科幻内容,在架空背景之下缺乏独立的逻辑和统一的价值观,使得《上海堡垒》看起更像是一部有科幻元素的爱情片。然而,即使当做爱情片,观众们也觉得它毫无意趣,俗套、假大空,“只觉得尴尬,没觉得感人。”孙京直言。

当然,让导演难过的应该不只有观众的负面评价,还有不如预期的票房成绩。

道阻且长,前途光明

按照此前报道,这部科幻电影光投资就有3.6亿元。但上映三天,票房才刚刚突破1亿元。而单日票房则一天不如一天。上映的第三天,8月11日,单日票房也只有一千多万元,显然血本无归。

早在今年5月,科幻作家刘慈欣谈及中国科幻电影时就曾预言:“我们不可能,也很难指望以后每一部科幻电影都像《流浪地球》这样。”在他看来,中国的国产科幻电影目前还不具备西方的电影工业体系。虽然这些差距是可以通过努力缩短的,但前提是“创作者应该对科幻本身有一种情怀”。《流浪地球》导演郭帆也曾表示,拍摄《流浪地球》让他意识到,中国电影工业化还处在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要建立一套像好莱坞一样成熟的产业流水线还有很长距离,也需要更多的尝试。

滕华涛也在微博中坦言,自己一路看评论,批评是最多的。
“很难受,但这就是一个没有做好事情的人,应该有的感受,我会记住。”他说。

《流浪地球》的成功并不能代表国产科幻从此就能顺风顺水,《上海堡垒》的失败也不能断定国产科幻彻底毁掉。最近,舆论场冷静下来了,日益清醒地认识到一个事实:中国科幻电影之路,道阻且长,距离进入良性发展、全面爆发还有一段距离。不过好在,观众基础尚在,优秀原创作品也不断增多,特效制作水平更是日益提高,我们可以期许一个光明的未来。

资料图:滕华涛。

有文章梳理了新中国的科幻电影史,其实早在 1963
年,上海科教电影厂出品的短片《小太阳》就已经是中国科幻电影的萌芽了。到了上世纪80年代,《珊瑚岛上的死光》《错位》《霹雳贝贝》《合成人》都是很优秀的科幻题材作品。然而,离工业化的标准,还差很多,直到《流浪地球》的出现,又重新让观众燃起了对中国原创科幻电影的信心。

爱情,还是战争?

影评人电子骑士的一句话被多次引用,他说:“烂片多了是好事,不用担心:泡沫总会破裂,沉渣总会滤净,万马齐喑无人歌唱才是最糟糕的。”从这一点上来看,《上海堡垒》的失败似乎也并不是没有其意义。

在滕华涛道歉当晚,电影《上海堡垒》的原著作者、编剧江南在微博也向“那些不喜欢电影的朋友”致歉。

“虽然科幻元年的荣景未必会因为一部失利的《上海堡垒》就此谢幕;但产业界的眼光依旧必须回归到影片质量的经营上,不论是电影、明星或类型片,皆是要藉由长时间的投资与经验积累,方能催熟整个影视产业。”张婷婷说。

但其实,和这部影片不同,小说《上海堡垒》在当年算是有着不错的口碑。2009年出版发行的小说《上海堡垒》在豆瓣上有着8.4的评分。

苏墨

仅从评分来看,小说《上海堡垒》与刘慈欣的小说《流浪地球》基本持平。但两者是完全是不同类型的故事。

苏墨

豆瓣截图

江南擅长写情感戏,尤其是懵懂暧昧、似有似无的情感。在小说《上海堡垒》中,江南原著有着非常完整的故事线和鲜明的人物,而其中的主线是男主人公江洋的爱情和人生的成长故事。

从科幻片的角度来说,《上海堡垒》本应是一部“软科幻”电影,即主要表现科幻背景下人文价值层面的思考。这和《流浪地球》完全不同。

可到了电影里,《上海堡垒》被定位成了一部夹杂着爱情故事的“科幻战争类型片”。

影片上映当天,滕华涛在接受采访时还提及,自己希望《上海堡垒》能为中国观众提供一部与《流浪地球》不同类型的科幻电影。“科幻电影的类型越拍越丰富,希望未来我们能够提供一些更新的科幻电影类型给观众。”

《上海堡垒》海报。

可惜的是,不管是战争线还是爱情线,都并未让观众满意,反倒让影片有了“四不像”的感觉。

有网友就认为,“本质上这是一部披着科幻/灾难片外皮的纯爱片,还是那种完全没有cp感的纯爱片”。

而在改编中更大的问题是,影片的科幻逻辑出现了BUG。比如,原本在小说中没有的“仙藤”,在影片中被设定为引发外星人攻击的源头。

有影评就指出,观众随之就因此产生多个疑问:“仙藤”是人类从外太空找来的,人类找得到,能力比人类强得多的“捕食者”找不到?非得毁灭人类才能得到“仙藤”?

演技、特效不是科幻片的全部

除了以上问题,《上海堡垒》的演员也成为网友攻击的一个重点。

资料图:电影《上海堡垒》领衔主演鹿晗和舒淇。 徐银 摄

事实上,从电影确定鹿晗为主演时,就有网友表示,“科幻+鹿晗,这种组合直觉就是烂片”。

也有网友觉得,鹿晗给人的印象还停留在“小鲜肉”的阶段,与硬核的科幻气质沾不上边。

鹿晗角色造型曝光后,发型也引起争议。不少网友吐槽,作为精锐战士,鹿晗制服帽子下压着的,是他标志性的厚刘海。

但在剧情有诸多漏洞的情况下,谁来演、演得如何,似乎已不太重要。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就直言,《上海堡垒》不好,让鹿晗背锅,实在有点冤枉。“虽然我从不关注小鲜肉只关注好演员,但也不愿意看见对一个长得俊秀、而且还算演得认真的年轻人群起而攻之。换谁演,能拯救这部电影?

资料图:鹿晗曾表示,对影片的品质很有信心。 徐银 摄

显然,对于刚刚进入“科幻电影元年”的中国电影来说,《上海堡垒》没能在《流浪地球》的基础上更进一步。

但平心而论,相较于前述槽点而言,影片的部分特效镜头还算在线。

导演滕华涛曾表示,“江南老师书中‘上海大炮’四个字,真正做起来要好几年”。

而《上海堡垒》视效总监王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接给影片视效打出了8-8.5分的高分。“之所以未到满分,一方面与时间有关,后期制作不可能无限期修改;另一方面是中国创作者对科幻类型的积累理解还有待提高。”

《流浪地球》导演郭帆在看过《上海堡垒》后也说:“我非常能体会这么多年背后的不容易,也知道每个特效镜头后面是多少人的汗水。”

但这不是科幻电影的全部。

资料图:刘慈欣。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刘慈欣今年5月谈及中国科幻电影时就曾预言:“我们不可能,也很难指望以后每一部科幻电影都像《流浪地球》这样。”

在他看来,中国的国产科幻电影其实至今都不具备西方的电影工业体系。但那时的刘慈欣很乐观,因为他相信这些差距都是可以通过努力缩短的。但他给出的前提是“创作者应该对科幻本身有一种情怀”。

事实上,《上海堡垒》在某种程度上让观众认清了中国科幻电影才刚起步的现实。但一部影片的惨败并不能代表整个中国科幻电影的现状与未来。相应的,中国科幻电影的成熟、电影工业体系的完备也需要更多时间的积累。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中国科幻电影的大门,不会关上。(完)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