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啸没说话,他不知道自己此刻能说些什么。
电话里蓝胜华继续说着:“喂!喂!刘啸,你在听吗?我们这边正在查是谁干的,目前还没有结果,如果是邪剑的话,事情就有点不妙了,你得防着点,实在不行就……”
“已经晚了!”
刘啸说完,挂了电话,站在和气堂的门口,他一时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蓝胜华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刘啸实在是没心情再听,直接按了关机,然后慢慢朝门口踱去。
司机看刘啸出来了,就急忙把车启动,却见刘啸出门直接坐在了茶楼门口的台阶上发呆,司机就有些纳闷,把引擎关掉,走到刘啸跟前,“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总裁呢?”
刘啸往身后指了指,没说话。
司机看刘啸神色不对,“你脸色不好,是不是不舒服,要不你先到车里休息会,唔……,我看我还是叫辆车送你去医院吧。”司机说完就准备去路边拦车。
“不用了!”刘啸很费力地站了起来,努力地笑着,“我没事,你在这里等总裁吧,估计他很快就出来,我先回去了。”
刘啸说完,摇摇晃晃下了台阶,顺着马路边超前遛去。
司机看刘啸确实有点不对劲,紧跑两步跟上,“要不我送你回去吧,你走的方向不对!”
刘啸摇头,“没事,我随便走走,你去忙吧!”
司机也不好再说什么,就那么看着刘啸慢慢遛远,路口一拐消失了身影。
廖正生和邪剑的目的很明确,他们就是想要告诉刘啸,你的方案已经改名换姓了,如果你继续按照你的方案做,那么即便是做了,也是拾人牙慧,或者是照抄照搬,甚至廖氏哪天不高兴了,还能告你个侵犯版权。
刘啸很愤怒,他从没见过如此无耻的人,明明是他们窃取了自己的方案,他们非但不知羞耻,反而以此来羞辱自己,青天白日就敢颠倒黑白,而且说得是那么地理直气壮。天底下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情没有,自己的东西被小偷偷走,小偷却气焰嚣张地把东西又拿到失主面前,说“我有使用证明,这个东西是我的,现在如果你要使用的话,我可以很大方地把它借给你。”,失主非但拿不回自己的东西,却还要去感激小偷把东西借给自己使用,刘啸感到了莫大的耻辱,这简直是欺人太甚,如果不是张春生拦着,他真的会动手去揍廖正生。
愤怒归愤怒,现在的问题是接下来该怎么办,廖氏抢在刘啸之前和银丰签订了合作协议,刘啸只能证明自己设计了方案,但却不能证明邪剑窃取了自己的这份方案,更加不能证明邪剑就不能做出一份和自己类似的方案,拿不出证据,光是刘啸自己心里明白又有什么用。自己不可能等着软盟那边拿出邪剑窃密的证据,刘啸自己也是黑客,他很清楚当中的困难程度,能够入侵软盟网络的高手,根本就不会留下蛛丝马迹给你抓,即便是能抓住,那需要等多长的时间呢?半年还是一年,这段时间难道就什么也不干,傻乎乎地等证据?
等你拿到证据的时候,或许廖氏早已把他的决策系统运作了起来,你又能拿他如何?
刘啸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也从不会把希望寄托在其他人的身上,可他此刻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这份方案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心血,以他这半路出家的水平,能够做到这步,已经象他说的那样,竭尽全力了。至少短时间之内,刘啸不可能再搞出一个与之前方案完全不同的新方案,也不能保证新的方案就能超越旧方案。
最重要的,刘啸不服,他自己的东西,为什么要白白送给别人,何况这个别人不会有一丝的感恩之心。
“我不服!”刘啸竟是一口气遛到了海边,站在高台,冲着一望无际的大海狂喊,他心里积攒了太多的窒闷和愤怒,一直喊,直到他再也喊不出来,刘啸才一头跌倒在高台之上。天慢慢黑了下来,刘啸的愤怒却并没有因为呐喊而减少多少,他喊不出来了,可他的拳头依然紧紧捏着,仰望着已经漆黑了的天空,刘啸心里暗暗发誓:“我不会就这么认输的,不管你是谁,想要从我手里抢走属于我的东西,我就要让你扒下三层皮来,我刘啸绝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刘啸走回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张春生一直就在酒店的大厅坐着,他派出去寻找刘啸的人一点消息也没有。
看见刘啸进来,酒店的前台服务生就激动地叫了起来,“总裁,总裁!”
张春生听见叫唤,抬头便看见了刘啸,跳起来直奔刘啸而去,人没到,劈头盖脸的责备就来了,“你小子去哪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总裁,你……”
张春生骂不下去了,刘啸的样子实在是太惨了,一脸灰尘,双眼布满血丝,身上的衣服全部被夜里的雾水打湿,混合着泥土就那么黏在身上,以前最有精神的头发,现在除了那支愣愣的几根外,其他都胡乱扭作一团,乱塌塌贴着头皮,整个人看起来很疲累,甚至显得比张春生还要老上几分。
“你小子……有什么事不能解决啊,你这是干什么!”张春生赶紧扶着刘啸,“你是我请来的,要是你因为这事出点啥意外,你是要让我老张愧疚死啊,大不了我们不和寥氏比就是了。古人还常说呢,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张春生肚子里也没什么好的安慰词,搜肠刮肚地找着。
刘啸露出一个极其难看的笑容,道:“我没事!我就是出去随便走走。”
可他的嗓子早已喊坏了,张春生只看见他张嘴了,但却没听清他说什么,当下大惊,“你嗓子怎么了?”说完就已经在喊了,“赶紧去叫医生来!”,酒店的前台慌忙拨着电话,通知酒店的医务人员赶紧到大厅来。
刘啸还在硬挺,沙沙地说:“真没事,真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往前走了一步,便轰然倒地,他还真的去休息了。
昏迷之中,刘啸看到了很多人,一会回到了山清水秀的家乡,跟着父母下地干活,蜻蜓绕着他飞来飞去;一会又回到了大学校园,和大魏几个人闹得不可开交;还到了软盟,和那个神交已久的老大过招,老大甘拜下风,正当他得意呢,却看见张小花一脸怒火地冲了过来,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张小花,只好转身就逃,张小花就在后面边追边骂,刘啸慌不择路,竟然跑了死胡同里了,张小花狞笑着,摩拳擦掌慢慢逼了近来。
“啊!”刘啸一惊,竟是吓出一身的汗,醒了,睁眼一看,却是又把他吓了一跳,张小花还真的站在床边,伸手做着要掐刘啸脖子的架势,嘴里一个劲地嘟囔,“醒醒,醒醒,猪啊,还睡!”
看见刘啸睁眼,张小花大喜,“你醒了?”,然后在刘啸胸口狠狠一锤,“你这猪,竟然睡了两天三夜,好在姑奶奶我及时回国了,使出这招惊天地泣鬼神的恐吓法,不然还不知道你要睡到什么时候去呢。”
张小花摘了一颗龙眼剥开,“来,张嘴!”
刘啸揉揉睡得发疼的脑袋,从床上爬了起来,“我睡了那么久?”,他的声音还是很嘶哑,只是已经能听出八分的音了。
张小花把龙眼塞进自己嘴里,“当然,猪都没你能睡!”,转身又摘了一颗,“来,张嘴!”,没等刘啸张嘴,她又塞进自己嘴里,然后去摘下一颗。
刘啸溜下床,活动着发麻的身体,“你不是跑欧洲度假去了么,什么时候回来的?”
张小花看刘啸起了,自己倒往床上一躺,“我刚下飞机就奔这里来看你了,可累死我了,现在你醒了,该换我睡了。”张小花说着还真的把鞋子一蹬,钻进被窝,“对了,你给我老爸打个电话。天呐,睡死我吧!”
刘啸摇摇头,他真拿张小花没办法,过去帮她把窗帘拉上,又把她的鞋子放好,这才在房间里找着自己的手机。
这是医院的特护病房,刘啸醒来的时候已经穿的是医院的病号服了,他把屋子翻了一遍,才在门后的柜子里找到自己昏迷时穿的那套衣服,已经被医院洗熨好了,整齐地摆放在柜子里,手机也放在一旁。
刘啸带上门,到楼道上开机拨通张春生的电话。
张春生很快接起电话,道:“你小子醒了?哈哈,太好了,太好了,这几天可把老张我担心死了,你现在在哪呢,还在医院不?”
刘啸有些不好意思了,“给你添麻烦了!”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张春生很高兴,“你没事就是天大的好事,你就在医院别动,我这就派人过去接你。”
刘啸还想说什么来着,张春生已经笑着挂了电话,估计是忙着安排去了。
大概只过了十来分钟,刘啸只是刚穿好衣服,张春生的司机就来敲门了,他来接刘啸回公司。张小花很郁闷,刚迷糊就被吵醒了,迷迷糊糊的就被刘啸拖着下了楼。
张春生是把张小花从小拉扯大的,大概是积攒了不少的经验,刘啸刚回到酒店,他就已经安排酒店准备好了一顿可口清淡的饭菜,刘啸昏迷几天,醒来肯定需要进食,但不能一上来就吃大鱼大肉,由此可见张春生此人粗中有细。
张小花下飞机后也没吃饭,一听有饭菜,睡意全无,拉着刘啸就冲进了饭厅。
两人刚刚坐定,张春生就走了进来,进门大笑,“我的乖女儿,你终于肯回来了,欧洲玩得还好吧?”
刘啸刚要站起来,就被张春生一把按住了,“不要客气,赶紧吃吧。”
张小花哪顾得上回话,嘴里塞得满满的,哼哼唧唧的谁也没听清楚她在说什么。
张春生也坐了下来,道:“你小子那天可真把我吓坏了,我到了也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后来软盟的人来了,我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刘啸有些伤感,“是我大意了,咱们的项目恐怕……”
张春生拍拍刘啸的肩膀,“没事,这种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但还打不到咱,吃了的亏,咱迟早让他们还回来,只要你没事就好。”
刘啸既感激又汗颜,感激的是张春生对自己的大度和关怀,汗颜的是自己真的是太逊了,竟让一个小小挫折搞成这样,和张春生对比,自己真的是差了好多。现在看来,张春生能够做到今天,确实不容易,能够和廖氏斗了这么多年丝毫不落下风,需要的忍耐力和抗击打能力都是非人的。
张春生站了起来,“你们慢慢吃吧,我先走了。对了,软盟的人现在还在封明,他们找你有事说,你记得联系一下。”

等张春生一走,刘啸就赶紧给蓝胜华打了电话。
“刘啸?”蓝胜华惊喜万分,“是你吧?你醒了?可把我担心死了,我去医院看了你两回。”
刘啸笑笑,“多谢蓝大哥关心,这几天给大家添麻烦了。”
“你现在在哪呢,我过去找你!”蓝胜华顿了顿,“我有些事要跟你说。”
“我就在总部呢,一会你直接来我的办公室吧!”
“行!我这就过去!”蓝胜华说完挂了电话,看来他找刘啸说的事情还挺急。
刘啸也不敢耽搁,放下电话就呼哧呼哧开始扒饭,完了也顾不上张小花了,道:“吃完你自己找地方休息去,我有事先去忙了。”
张小花很不满,白了一眼,摆手道:“去吧去吧,忙死你!”
刘啸出了餐厅就往自己办公室赶去,刚进去没一会,蓝胜华就敲门进来,看见刘啸似乎还是有些虚弱,便问道:“刘啸,你觉得身体怎么样?”
“好了,彻底没事了!蓝大哥你坐!”除了嗓子比较哑之外,刘啸感觉很好,特别是吃完饭,他觉得以前那个精力充沛的他又回来了。
“那天给你打完电话我就往封明赶,来了听说你已经住进医院了,我很愧疚啊!”蓝胜华叹了口气,“这次的事情都怪我们,我们没有做好公司的安全防护,这才让邪剑得了手。”
刘啸不想再谈这个,事情已经发生,一味追究是谁的责任也于事无补,现在的关键是赶紧商量出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他摆了摆手,“不说这个了,蓝大哥这次来找我不会就是要说这个的吧。”
“还有别的事情,主要是和你商量下补救措施。”蓝胜华顿了顿,“是这样的,廖氏虽然把方案交给了银丰去做,但银丰在安全方面毕竟不如我们软盟专业。当时我们提出的那个安全方案,里面涉及到的许多新的安全硬件,这些银丰都无法掌握,所以银丰找到了我们,想把方案的安全部分委托给软盟来做。”
“你们准备怎么办?”刘啸的脸上很难平静,看不出他此刻心里的想法。
“我看了方案,那绝对是我们的设计成果,自己的成果被别人攫取,你想我们可能会给他们做吗?”蓝胜华说起这个也很激动,“我真是没有想到,邪剑作为一个业界前辈,竟然会做出如此龌龊之事,他这是明目张胆地剽窃了,更是赤裸裸地示威,是在羞辱我们软盟,是在向我们挑衅,这件事情我们软盟绝不会就此罢休的,如果不搞出个说法来,那我们软盟还有什么脸面在安全界混。”
刘啸无语,软盟可能比自己更加难以接受此事,他们是专业搞网络安全的,现在却被人从他们的网络中窃走了客户的方案,而更为滑稽的是,银丰又拿着这方案来找他们了,软盟的郁闷和愤怒,绝不会亚于那天在和气堂的自己。
“对方不仁,也就不能怪我们不义!”蓝胜华继续说道:“今天来我就是和你商量下,我们软盟决定接受银丰的委托,等合同一签,我们就以各种理由来推脱,将廖氏的企业系统建设无限期推迟,在这期间,我们重新为张氏设计一份更加完美的安全方案,另一方面我们还要搜集邪剑窃取方案的证据,你看如何?”
刘啸摇了摇头,苦笑:“邪剑那么厉害的人,他怎么会不知道银丰可能会搞不定项目的安全部分,说不定银丰去找你们,还是邪剑的意思呢。”
蓝胜华腾地就站了起来,“如果真是如此,我们软盟绝不会放过邪剑!”
“你也别太激动!”刘啸把蓝胜华按回座位上,“其实我最难理解的是,为什么邪剑要这么做,即便是他知道了我们利用银丰在麻痹他,他也不至于会这么报复我们。你仔细想一想,会不会是软盟和邪剑之间有什么恩怨?”刘啸想起那次在张小花的电脑上,邪剑一上来就问自己是不是龙出云他们几个,故有此问。
蓝胜华仔细想了想,之后就摇头,“应该没有,我来软盟快三年了,从未和邪剑打过交道,又怎么会有恩怨呢。”
两人都陷入了沉思,这事也确实有些诡异了,邪剑偷了方案也就罢了,为什么要这么羞辱人呢。
蓝胜华的手机突然叫了起来,他接了起来道:“老大!”
刘啸便知道这是软盟方面的电话,就见蓝胜华连续点了几下头,“嗯,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
挂了电话,蓝胜华道:“看来你说对了,邪剑这是在故意羞辱我们,刚才老大来消息,说银丰今天已经正式宣布,廖氏决策系统的安全部分,他们准备委托给一家国外公司来做。”
刘啸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
“我现在得赶回了海城去了,老大让我回去,说要商量一下这事的解决办法。另外,听老大的意思,好像我们那几年不曾露面的龙董事长这几天要回国一趟,估计也跟这件事情有关。”蓝胜华沉思了一下,“或许真让你给猜对了,邪剑可能真的和软盟之间有恩怨。”
“那我就不留你了,我让酒店帮你定回海城的票吧。”刘啸说着就走过去拿起办公室的电话,开始拨酒店前台的电话。
“那就多谢了!”蓝胜华只好再坐下来,看着刘啸在那里打电话。
“定好了,二十分钟后他们就把票送上来,你就在这里等一会吧!”刘啸放下电话,过来又陪蓝胜华坐着,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
“你也不用太忧心了!”蓝胜华看着刘啸,“身体要紧。这件事我们软盟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的。”
刘啸苦笑,廖氏那边已经找好了安全部分的执行公司,那项目就算是开工上马了,自己这边要是一味等软盟的交待,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便道:“没事,我也会再想想办法的。”
话是这么说,送走蓝胜华后,刘啸呆在办公室里想了一天,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郁闷之下,只好把那些自己搜集的案例又翻了出来,再次研究起来。
晚上回到自己的房间,刘啸觉得脑子很累很乱,直接往床上一倒,他想睡觉来着,睡着了就不会这么烦了,可又怎么也睡不着,大概是因为之前睡太多了的缘故。也不知道躺了多久,刘啸迷迷糊糊之间,似乎听见自己的电脑在叫唤,极其不愿意地爬了起来。
走到电脑前,刘啸把电脑屏幕点亮,发现是自己设计的报警器在报警,于是点开详细信息,发现有一个IP正在入侵自己的电脑。
刘啸苦笑着摇摇头,赶紧打开QQ上线,找到“踏雪无痕”的头像就发了一条消息过去,“师傅,我已经很倒霉了,刚被别人打击了一番,你就不要再来打击我了!”
踏雪无痕的头像亮了起来,“你小子很厉害嘛,这么快就发现了我!”,踏雪无痕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刚才用的攻击方法,正是上次成功占领刘啸电脑的方法,他这次一出手就被发现了,这说明刘啸已经解出了上次的数据包,知道了自己是怎么进来了的,有了防范。
刘啸捏着发痛的额头,他现在真的没有心情和踏雪无痕过招,而且他现在的状态差到了极点,比试也比试不出什么东西来。
踏雪无痕的消息又发了过来,“你被人打击了?怎么一回事,快说说,你小子不会是受了感情打击吧?哈哈!”
刘啸回了一句,“要是感情打击倒好了!”
踏雪无痕就有些纳闷了,“那会是什么打击呢?难道你上次说的那个面试还没通过?”
刘啸不知道这事该怎么跟踏雪无痕说,想了半天,才道:“软盟的面试过了,不过我没去上班。”
踏雪无痕越看越糊涂,“你小子倒是把话说清楚啊,那你现在去干什么了,又怎么个被人打击了。”
刘啸只好把自己是怎么被张春生强留下来,和邪剑做了对手,后来又是怎么跟软盟合作,最后却被邪剑给羞辱的事情简单地踏雪无痕说了一遍了。
踏雪无痕就发过来一个惊讶的表情,不知道他是惊讶刘啸这几个月竟然会发生如此奇特的事情,还是惊讶邪剑竟会是这样一个的人。
刘啸回了一个郁闷的表情,“我现在都快头疼死了,生平第一次感到束手无策,心里很不甘,但又拿不出什么好的对策来。”
踏雪无痕发来个很不屑的表情,“我以为是多大的事情呢!以你那半吊子的水平,我看你也设计不出什么好的系统来,那邪剑真是瞎了眼,这种白送我我都不会要的方案,他竟然都能盯上,真是笑死我了,看来那个邪剑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看踏雪无痕的口气,似乎他听说过邪剑的名号,但从未打过交道。
刘啸更郁闷了,“师傅你就不要开我的玩笑了!”
“好好好!”踏雪无痕发过来一个很夸张的笑容,“你小子也别郁闷了,既然你叫了我这么久的师傅,那这事我就替你做主了,回头我帮你联系一家好的公司,保证设计出的东西是超一流的。”
刘啸有点难以接受,毕竟自己努力了这么久,现在突然让自己放手,他很难做到,有些不甘心。
“你小子赶紧从这个事里撤身吧,别白瞎了自己的黑客天赋,我还等着你有超过我的一天呢。”
刘啸顿醒,踏雪无痕这是在帮自己脱身,于是回消息过去,“谢谢师傅了,不过,我既然把这事揽了过来,就算是放手,我也想亲自负责把这事做完。”
“随便你啦!”踏雪无痕懒得和刘啸纠缠这些细节,他总觉得刘啸有些墨迹,道:“我得闪了,回头我联系好公司,就让那公司的人去找你。”
刘啸赶紧回复消息,“师傅早点休息!”,等了半天不见回复,踏雪无痕的头像就暗了下去,他说走就走,还真是干脆。
叹了口气,刘啸关掉QQ,回头看桌面,眼睛却直了起来,不知何时,桌面上又被放了一面小小军旗,“占领!”。刘啸苦笑,自己到底还是没能逃过踏雪无痕的打击,看来今天晚上自己肯定是睡不着了。

“花钱?”张小花有点纳闷,“花什么钱?”
刘啸笑了笑,“算了,还是等你老爹回来,我亲自跟他说吧!”
张小花狐疑地打量了刘啸半天,“你不会是又要忽悠我老爸吧!”
“我这次绝对是要送一个天大的便宜给他,就看他要不要了,有好多人抢着要,我没同意!”刘啸耸了耸肩,随即道;“你就放心吧!”
小武表弟此时走了过来,“刘哥,小花姐,那……那我就走一步了!”
刘啸点着头,道:“你小子听我的,回头再加把劲,主动约约她,肯定能成的!”
“约谁?”张小花此时才看见小武表弟,道:“这不是小武的表弟吗?你怎么也在这里!”
小武表弟挠着头,没说话。刘啸开了口,笑道:“他和我一样,也是给人送花来了!”
“是谁是谁?”张小花顿时来了兴趣,“她也住这栋楼吗,哪个宿舍的?你的花呢?要不要我帮你叫她出来?”
刘啸大汗,道:“花已经送出去了,但这小子刚才忘了表白了!”
“你小子真废啊!”张小花戏谑式地看着小武表弟,“她哪个宿舍的,叫什么?回头我去看看,帮你搞定!”
小武表弟一听,就兴奋了起来,也顾不上不好意思了,道:“就这栋楼,421室,陶佳。小花姐,你一定要帮我说说话,我……我请你吃饭!”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张小花当即就给小武表弟做了主!
刘啸有点崩溃,瞪了张小花一眼,道:“你啥时候改行干起了这保媒拉纤的活?再说了,这事有包办的吗?你别回头再给人家帮了倒忙!”
张小花还了刘啸一个白眼,“本小姐出马,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就拿你当初来说,你躲寝室不出来,最后还不是被我弄到我老爸那里去了吗?”张小花得意地看着刘啸。
“这是一回事吗?”刘啸反问。
可小武表弟不这么认为呐,他已经被张小花那信誓旦旦的样子给迷惑住了,心里的希望是蹭蹭地往上冒,当下就拍了胸脯,“小花姐,我现在就请你吃饭,晚饭我请了!”说完这话,那小子又有点不好意思,道:“不过,我请不起什么好的,食堂行不行?”
“行行行!”张小花连连点头,“现在就走,你把那叫陶佳的资料再给我详细说说!”,说完,张小花就迫不及待地推着小武表弟朝食堂走去,看来她对这保媒拉纤的活还真地来了兴趣。
“你……,你等等我呀!”刘啸狂汗,赶紧随后跟上。这张小花的性子,天生喜欢凑热闹,而且你不能和她对着干,你说她不行的事,她便非要给你整成不可,刘啸这次算是领教了。
毕业之后,刘啸便再也没有吃过学校的食堂了,尤其是自己母校食堂的饭,也多亏了小武表弟这顿饭,又给了刘啸一个回味的机会。那两人饭桌上谈论的全是关于那个叫做陶佳的事,刘啸一句话也插不上,只好埋头扒饭,虽然饭菜很简单,但刘啸的胃再次尝到这早已习惯了的味道后,竟是胃口大开。
刘啸都吃完了,那两人依旧讨论得很兴奋,刘啸不住头疼,他哪有闲心听别人追女孩子的事,他自己到现在都还没搞定呢。刘啸摆出一副认真在听的样子,脑子里却又开始琢磨今天海城机场发生的事,他必须弄清楚姓方的那人的身份,以及他今天说那话的动机,不然自己以后就没有太平日子了,不知什么时候,那姓方的就会给自己再来一次下马威。
也不知道那两人讨论了多久,最后是张小花的电话响了,她才不得不停下了自己的话头,拿出手机一看,就推了推刘啸,“我老爸的!”,说完接了起来,连着几个“嗯”、“好”,“知道了”后,便挂了电话。
“怎么回事?”刘啸问到。
“我老爸说他今天赶不回来了,还说给我捎了点东西,让我明天回家一趟!”张小花看着刘啸,“看来你今天是见不到他了!”
刘啸看了看时间,道:“没事!今天也晚了,就算他赶得回来,估计也累了,哪有精神听我说事!”
刘啸这么一说,张小花才想了起来,道:“你今天从海城飞过来,也一定累了吧?”说完她看着小武表弟,“那咱们就散了吧,你那事就包在我身上,我回头就去给你办!”
三人就此散伙,刘啸临走不忘嘱咐小武表弟一句,“你小子也别忘了正事,好好加油干!”,他可不愿意小武表弟刚有点好转,又因为这事拐回老路去。
“你这是去哪啊!”刘啸看张小花的车子跑得有点不对路。
“当然是回家啊!”张小花嘿嘿笑着,“你不是说你很后悔吗?今天我老爸可不在家,这可是你挽救后悔的好机会呐……”
“不会吧?”刘啸被张小花的话吓了一跳,回过神来,道:“你丫头不会是又想让我睡地板吧?”
“难道地板上还长了手,抓着你不让你起身?”张小花反问。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暗示”嘛,刘啸要是再不明白啥意思,那就是个傻子,他顿时兴奋了起来,连连搓着手,脑子里浮想联翩,这前辈子他所接触到的与孤男寡女、干柴烈火有关画面就全跳了出来,脸上也不由自主地冒起了红光。
谁知前面一个路口,张小花突然一个左拐弯,插进了一条小路。
刘啸当时就叫了起来,“错了错了,跑错了!”
“没错啊!”张小花戏谑地耸耸肩,“不好意思呀,我刚才忘了把话说完。我是说:今天是你挽救后悔的好机会,但本小姐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哈哈哈……,你就后悔去吧!”张小花得意地笑了起来。
刘啸就如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当时就瘪了,其实他也就是想想罢了,如果张小花真的把他带回了家,估计他又会像海城那样,一副不解风情柳下惠的样子。刘啸郁闷地坐在那里,让张小花这么一撩逗,他倒有点羡慕熊老板了,心里直叹气:“要是张小花也象熊老板老婆那样就好了。”只要能被她搞定,就算日后受她奚落,自己也认了!
可惜张小花把刘啸安排到酒店后,就驱车返了回去,看着张小花的车子没了影,刘啸这才死了心,看来自己是没熊老板那待遇了。
第二天中午,刘啸接到张小花的电话,说是张春生回来了,就在家里,让他赶紧过来,刘啸想了片刻,到商场买了些礼品,便赶了过去。
是张小花开的门,开门后她把刘啸打量了几遍,嘿嘿笑着:“气色不错嘛,昨晚一定睡得很好吧!”
刘啸大汗,这丫头是明知故问,便没好气地道:“好不好,看看气色就知道了!”,刘啸把张小花的话又丢了回去。
张小花朝他做了个鬼脸,便转身进去了,“赶紧进来吧,我老爸还等着呢!”
进了客厅,就见张春生正坐在那里,盯着面前的一个大花瓶皱眉,花瓶被摆着客厅中间的桌子上,里面插的便是刘啸昨天送张小花的玫瑰。
“来了啊!”张春生听到刘啸的声音,便打了个招呼,只是眼睛还是盯着那束花,“坐吧!”,不知道是他不喜欢这花,还是他不喜欢送花这种调调,反正皱着眉,有点不高兴的意思。
“张叔,你最近身体还好吧!”刘啸坐了下去,客气着。
张春生点了点头,此时才正眼看着刘啸,“还行!你什么时候到的海城,怎么也不事先打个招呼!”
“事情有点急,就没顾得上!”刘啸笑着。
“急着过来帮我花钱?”张春生便反问了一句。
刘啸一听这话,便回身瞪了张小花一眼,张小花则耸了耸肩,表示这事和自己无关,自己只是把原话转达了一下而已。
刘啸真是哭笑不得,很无奈,自己昨天不过是和张小花开个玩笑,谁知张小花竟然把这话原封不动地转告给张春生了,怪不得自己觉得张春生今天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打个比方,你这好不容易给自己兜里攒了个一百块钱,还没来得及高兴呢,却被别人抠出去花掉了,给谁谁也不能乐意啊。
现在事情有点麻烦了,刘啸准备好的那套说词用不上了,张春生一定对自己有了想法,自己和张小花的事八字还没一撇呢,就张口闭口要花张氏的钱,那张春生哪能高兴。
稍微一琢磨,刘啸便有了主意,笑着摇头,道:“张叔你多心了,我今天过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来看望你的。一会我还得赶回海城去,机票都已经订好了!”刘啸说着,就把自己买的那些礼物给放到了张春生面前。
“这么快就要回去?”张小花有点意外,“你昨天不是说有事的吗,还说要参观OTE给我们张氏设计的新系统。”
“本来是有事的,可是昨天晚上又我想了想,觉得这事张叔不能答应,再说,已经有好多人表示要掏钱了,我想就算了吧,海城那边还等我回音呢!”刘啸皱了皱眉,“至于那新系统,等安装好了,随时都可以看,下次我有空再过来看吧!”
张小花不干了,“你这不是耍我吗,我可都在我老爸跟前给你说了一大堆的好话!不行,你必须说,你说都不说,怎么知道我老爸不答应!”,她这话听起来象是责怪刘啸,其实是明显在帮刘啸。
果然,张春生咳了两声,道:“嗯,刘啸你有事就说,如果是好事,那我也会酌情考虑的。”,他不得不顾虑到张小花。
刘啸还是摇头,“真的不用了,海城那边确实是有很多人抢着要掏钱呢,。就刚才我过来的路上,那廖氏也不知道从哪得知我人在封明,联系到我,说要和我谈一谈。”
“廖氏也准备掺和?”张春生有点意外,不过,这倒勾起了他的兴趣,“你说说,到底是什么事!”
“这……”刘啸一副无奈的表情,好半天才叹了口气,道:“也罢,我就说说吧。是这样的,张叔你一定还记得软盟吧,他们的董事长你也认识,就是那个龙出云,上次你也见过的!”
张小花使劲点着头,“知道,知道,我还去过软盟!”
张春生点了点头,一提龙出云,他就想了起来,是那个安全公司,刘啸的第一个方案就是和软盟合作的,后来让邪剑给阴了,才换了OTE。
“龙出云现在决定要把软盟出售了,我想着张叔你一定会感兴趣,就过来给你说一声!”刘啸笑着。
“软盟?”张春生一听是安全公司,兴趣顿时就小了很多。
刘啸早料到会是这样,道:“本来我是这么考虑的,第一,这软盟虽说规模没有张氏大,但软盟是世界知名的安全机构,如果单论在全球的知名度,张氏就大大不如软盟了,软盟在全球三十多个国家设有办事处和分公司,使用软盟产品的企业和个人,遍及五大洲八十多个国家,软盟每年承接的国外项目至少有五宗,这些张氏都比不上。我知道张叔一直都想把张氏打造成国际型的企业,收购软盟,就是个好机会,有了软盟的那些海外网络和关系,张氏要走出去,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你再说说!”刘啸此话正中张春生的心坎,他的兴趣又被勾了起来。
“第二,软盟占有国内八成以上的安全市场,国内现在的安全市场正处于一个爆发期,前景无限。我打个比方来说吧,就说张叔你自己,以前你怎么看待网络办公和网络安全,而现在,你又是怎么认为的?OTE给张氏设计系统你肯定也接触过了,其中的好处,我想就不用我来说了吧。所以,收购软盟绝对不会赔本,只要守住软盟现有的市场,那以后也是坐着数钱的买卖,全国还有很多象张氏一样的企业,他们同样需要一个安全的网络办公环境。”刘啸看着张春生。
张春生在心里把算盘一扒拉,还真是这样,就是自己这么保守的人,都愿意花大价钱给企业搞一套决策系统,这市场要是完全爆发了,那肯定是前景无限。
刘啸看张春生有点动心了,接着道:“第三呢,廖氏半年前就开始搞那个安全人才的计划了,准备进军网络安全领域,我想张叔肯定也不愿意落在廖氏的后面。廖氏那计划虽说不错,但就算认真经营三五年,也不一定能形成气候,而软盟就不一样了,他有人、有技术、有市场、有知名度,一旦张氏收购了软盟,那就不是追不追廖氏的事了,而是一举将廖氏甩在了后面。最重要的一点,软盟是外资企业,如果张氏能够收购她,就算是迈出了国际化的第一步!”
刘啸那廖氏说事,张春生哪里还抗得住,这简直就是天下掉下来的没事,只等自己去拣,不过他很快就想起了一事,急忙问道:“你刚才说廖氏也找你谈收购软盟的事?”
“这么好的事,廖氏能不上赶着嘛!”刘啸道。
“那你同意了没?”张春生很紧张,他最关心的就是这点了,这好事可不能被廖氏抢了去,他心里又把廖正生咒骂了好几遍,这老狐狸,如意算盘倒是打得不错啊。
“那我肯定不能同意!”刘啸笑着,“别说现在有好多人都抢着要收购软盟,就是没人,那我也不会同意和廖氏谈!”
“好,做得好!”张春生大声笑了起来,“做得太好了,我估计这会廖正生那老王八正郁闷着呢。”张春生笑完,看着刘啸,打着哈哈,“那……”
谁知刘啸却摇了摇头,叹气道:“可惜可惜,张叔你从来都不涉足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我也是昨天晚上才想起了这点,看来这事只能便宜别人了!”
张春生一听就急了,“谁说我不涉足不熟悉的领域?这纯粹就是胡说八道!我现在就决定了,这钱我花!”
刘啸看张春生上当,心里乐得不行,不过还是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这……。张叔,你千万不要因为是我找你,就让自己为难!我知道你之所以说这话,是在和廖氏斗气,你是想气气廖正生那个老王八蛋。这收购可不是件小事,需要的资金也不是小数目,你得好好想一想,不着急做决定。而且,龙出云是信任我,才会把这事交给我去办,我可不能到最后把人家给闪了!”
“那不能!”张春生拍了胸脯,“我说要买,那肯定就会买,绝不会半路反悔。”
“这……”刘啸咬咬牙,“你再让我考虑考虑吧!”
“还考虑什么啊,你来封明不就为这事吗,花吧,我愿意让你花张氏的钱还不行吗?”张春生这是真急了,朝一旁的张小花使了使眼色,让她也帮自己说几句。
张小花当即会意,推了推刘啸,“你怎么这么墨迹啊,想急死我老爸啊!”
刘啸皱着眉,“其实,这事虽说龙出云是交给了我办,但最后还得他来拍板。如果廖氏不掺合的话,我还有把握,但现在廖氏一掺合,我怕到时候事情没办成,张叔再怪罪我。那邪剑可是和龙出云是挚交,怕是他开了口,我的话就不好使了。”
“不会,绝对不会!”张春生做着保证。
刘啸一咬牙,“既然张叔兴趣这么大,那我豁出去也要帮张叔把这事促成。”
“好好好!”张春生等的就是这句话,他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朝里面喊道,“韩妈,中午准备一桌好菜,我要和刘啸好好几杯!”
“不用了,不用了!”刘啸急忙推辞,“我都订了回海城的机票。”
“那就退掉!”张春生大手一挥,“一定要在封明多呆几天,明天OTE他们的系统就能装完,我亲自带你到公司看看,你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那……好吧!”刘啸“勉勉强强”算是答应了下来,他根本就没打算走,OTE的系统他是打定主意要见识一下的。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