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太阳娱乐登录,回到房间,坐在电脑前,刘啸不免有些感慨,想那些已经成名的黑客高手,有谁会象自己这么窝囊,不管是邪剑、龙出云,或者是黄星,他们的威名不是谁谁可以赋予的,那都是实打实赚回来的,他们的身上,个个都有一段传奇。
古时有剑客,为了提高剑艺,遍走天下,到处去和成名的剑客比剑,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最后成为令人景仰的大剑客。刘啸有点闷,自己口口声声说要挑翻这些黑客高手,却连个挑战书也不敢发,缩在这里,难道是要等别人来挑战自己不成?
刘晨今天的话彻底点醒了刘啸,他决定也去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传奇。
“来吧,吴越霸王,你就是我的第一战!”刘啸咬咬牙,这一次,他要完全依靠自己,用黑客独有的江湖规矩,去把这件事情了结。
也活该吴越霸王倒霉,收谁的保护费不好,偏偏要收张氏的,整个张氏,除了刘啸的电脑外,连个网络的影子都没有,张氏最不怕的,就是别人来攻击自己连影子都没有的网络。在这方面,张氏可以说是有恃无恐,刘啸也敢放开手脚去干。
得知吴越霸王逃走,张小花俏眼瞪着刘啸,“不是说十拿九稳的吗?”,继而恨恨说道:“我就知道网监的人靠不住,尤其是那个女的!”
刘啸大汗,也不知道张小花对刘晨哪来这么大的恨意,遂套用电影里的一句经典台词道:“不是我军无能,实在是共军太狡猾了!”
“切!”张小花鼻孔里嗤了口气,她才不信呢,“那现在怎么办?”
“没事!”刘啸摆摆手,阴阴地笑道,“那吴越霸王跑不了的,就算他躲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把他挖出来。”
“怎么挖?”张小花继续追问,“哪里挖?现在他躲哪里去了我们都不知道!”
“请君入瓮、放火烧山、水淹七军,反正我已经想好了各种计策,保证能让这小子乖乖跳出来。”刘啸似乎很有信心。
张小花来了兴趣,拽住刘啸,“好好好,赶紧说说,怎么个烧法,怎么个水淹七军?”
刘啸笑了笑,“你不问我,我也要找你,那个请君入瓮还要你来配合一下。”
“我?”张小花有点纳闷,“我什么都不会,怎么请啊?”
“我昨天晚上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刘啸从办公桌上抽出一张纸,“你先看看这个。”
“赢政有限公司?”张小花有点奇怪,纸上是一个公司的名字,下面是公司网址,还有公司的经营范围,企业法人代表,以及各种资料,包括工商注册号都有,“你给我看这个干什么?”
“一会我再给你几个论坛的网址和帐号,你到这些论坛去发帖子,就说自己公司的网站遭到了黑客攻击,需要寻求帮助,内容格式就按照你上次在学校贴的那个悬赏海报来。”刘啸看着张小花,“记得,一定要以这个赢政公司的名义去发。”
“干什么?”张小花似乎有点回过味了,“你是想用这个帖子引那些收保护费的人现身?”
刘啸点点头,“嗯,我去观察过了,这几个论坛有那些网络流氓集团的人出现,也经常会有人去求助,在这里发帖,他们应该可以看得到。”
“可万一吴越霸王他们不露面呢?”
“那也没关系,我不是还有其他两计嘛!”刘啸顿了顿,“不过我们现在只能先用这招请君入瓮,而且还要把工作做细,不能让人看出破绽。我一会再给你一个特制的代理软件,你发帖子的时候打开,这样你在那些论坛上显示出来的IP地址就和赢政公司网站的IP是一样的。”
“好麻烦,干脆直接火烧水淹算了!”张小花撇了撇嘴。
“不是告诉你现在只能请君入瓮吗?”刘啸敲了张小花一个爆栗,“你说,那吴越霸王为什么会突然消失?”
“我怎么知道!”张小花摸着脑袋,“我又不是神仙,更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刘啸数着手指,“不外乎以下几个原因:一,临时决定换地方,做这种事情的人,通常都会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这次只是凑巧赶上了;二,我们露出了破绽,或者对方只是出于一种黑客的直觉,意识到了潜在危险,然后逃逸;三,就是有人泄密,不过这种可能微乎其微。”
“现在知道为什么只能请君入瓮了吧!”刘啸瞥着张小花,“如果对方是因为第一种原因逃逸,想要揪出他,那就太容易了,说不定过几天他自己安顿好,都会主动找上门来,要继续收我们张氏的保护费呢。但如果是后两者的话,那就麻烦了,对方短时间内肯定不会露面了,他得潜伏起来观察一段时间,等确定自己是绝对安全的,他才会出来,但我们不能这么傻等下去,天知道他会观察多久。”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还无法确定究竟是哪种可能,所以我们暂时还不能采取太激烈的手段,就先来个比较温和的请君入瓮,这种企业寻求帮助的事情每天都有,很平常,不会引起太大怀疑,只要他吴越霸王还准备继续干这一行,他就会试探性地接触。如果不成,等时机稍微成熟,我们再用后两计。”
张小花点点头,这话似乎是有些道理的,如果一上来动静太大,对方肯定就会有所警觉,说不定因此会不再露面,不过,她还是对后面两种办法的兴趣要大一些,道:“那到时候那个火烧水淹,还是由我来执行吧!”
刘啸大汗,你知道怎么个火烧水淹嘛,就抢着要干,只好敷衍道:“到时候再说吧,你先把这事做好!”
张小花最擅长的就是忽悠和整人,刘啸让她去干这事,可谓是正合了她的胃口,她很高兴,拍着胸脯保证一定能做好,当下把刘啸给的那张纸装好,再拿了刘啸提供的帐号和特制工具,兴奋地回家去了。自打阴了邪剑一把之后,张小花就灭黑客灭上了瘾,她倒恨不得自己的帖子能立刻被吴越霸王看见。
张小花一走,刘啸便也开始行动了,他把上次的得到的资料拉出来,开始做着分析和统计,希望把吴越霸王的资料再落实得详细准确一些。拖上几天,一旦张小花那边不见动静,自己就得直接出手,逼吴越霸王现形。
刘啸登上好久不上的论坛,就是那个反病毒爱好者的论坛,这是一个私密论坛版块,不是反病毒的忠实拥护者,是进不到这里来的。
刘啸也发布了一个寻求帮助的帖子,他把这次捕获的吴越霸王的那个木马,总结出了几段新的特征码,发在了论坛上,希望所有的反病毒反木马的高手,帮助自己去捕获所有符合这些特征的木马。
刘啸此举,也算是请君入瓮,他敢保证,吴越霸王肯定舍不得他那几千台肉鸡,他不知道要经营了多久,才能得到如此数量的肉鸡,吴越霸王迟早还会和自己的这些肉鸡联系的。这也是反向链接木马的好处,只要那个域名还在吴越霸王的手里,他到时候只需把域名转向到自己的新地址,几千台肉鸡就会再次回归怀抱。刘啸一直都把对方的那个木马运行着,迟早会链接上的。
刘啸让人帮着捕获相同的木马,是他想着吴越霸王消失,并不代表他的生意就会因此终结,他的背后肯定有一个团伙,或许他们团伙中的人使用的都是同一种木马,自己让人帮着捕获这种木马,也抱着万一中奖的心理,说不定还就真的抓到他们团伙中的其他人,那时候自己也就不必死盯着吴越霸王一个人。
论坛上在线的人看消失已久的刘啸突然露面,个个意外无比,纷纷顶帖问候。经过几年打拼,刘啸已经在这个论坛建立了自己的威信,平时大家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都喜欢来找刘啸,他这一连两三月不露面,可是把一些人给愁坏了。
刘啸只好一一回复:最近忙着毕业的事情,没空上线,多谢大家挂念。
他刚回复完这些,论坛就冒出了新帖,还指名道姓说让刘啸进来看看,刘啸点进去一看,是论坛一个熟人发的,他捕获到了一个新的病毒,研究了好几天,没弄出个样子,希望刘啸给看看,指点一下。
刘啸刚求了别人办事,自然不好马上就推辞别人的请求,只好把对方提供的病毒样本下载了一份回来,然后很谦虚地回了贴,说自己会尽快研究明白,给楼主一个答复,但指点是万万不敢当的。
自己这边的事情还没整好呢,又接了这摊子事,刘啸不禁有些发愁,不过既然已经答应了别人,就是再头疼也得做啊。
正发愁着呢,张小花的电话打了过来,“我的帖子都发了一个小时了,怎么没有一个人联系我啊!”
“再等等,再等等!”刘啸保证着,“他们现在一定是在核实情况,等核实清楚后,肯定会有人联系你的。”
“那要等到猴年马月啊!”张小花有些丧气,“害我在电脑前白白蹲守了一个小时,现在眼睛都花了!”
刘啸狂汗,“你不用这么认真吧!自己有什么事就先去忙好了,半天去看一回就行!”
“我能有什么事情啊!”张小花百无聊赖地回答着,“你在忙什么呢?”
“我在分析东西,给后面的事情做准备!”
“那我过去看你做准备吧!”张小花突然说到,似乎怕刘啸自己偷偷地把火点了,把水放了。
“别别别!”刘啸赶紧打住她的话,心想你来了又帮不上什么忙,帮不上忙也就算了,就怕你帮倒忙,“你看好论坛的帖子就行了!”
“那好吧!这可是你说的!”张小花似乎有些生气,啪吱挂了电话。

入侵很顺利,刘啸只用了短短二十多秒,就成功得拿到了对方肉鸡的管理权限,进入机器后他赶紧去查日志,结果发现这肉鸡上的日志记录还是空的。
“靠!真他娘的邪门!”刘啸有些郁闷,对方擦脚印的速度快得都能撵上飞毛腿导弹了!
刘啸放弃了再来一次的念头,对方一定是在使用的肉鸡的同时就开始清理脚印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即便自己再快上几秒,也照样查不出对方的真实IP地址。
刘啸起身去洗了把脸,他觉得自己的思路应该变一变,吴越霸王能在这么多肉鸡之间切换得如此潇洒自如,靠手工操作肯定是办不到的,他应该是使用了一种自动化程度很高的木马程序来控制这些肉鸡,既然自己无法从日志上得到对方的信息,倒不妨去找一找对方的木马程序。
刘啸再次来到电脑跟前,重新链接刚才的那台肉鸡,进入之后,他查了一下,确定吴越霸王已经离开了这台机器,然后就把自己的工具上传过来,开始对肉鸡进行分析。
工具很快检测出了木马,是个很典型的线程注入木马,刘啸用工具终止了木马的运行,然后把木马拷贝到自己的机器上。
木马程序潜伏在肉鸡中,伺机和下木马的人,也就是吴越霸王联系,联系的方式大概可以分为两种,第一,吴越霸王向那些已经被自己种了木马的肉鸡发送不间断的链接请求,一旦肉鸡进入互联网,就会被吴越霸王控制,这种方式称为正向链接;第二就是反向链接了,肉鸡自己接入互联网后,主动向吴越霸王的发送消息,告诉吴越霸王自己上线了,可以进行链接。
正向链接比较盲目,也容易被发现,而且现实中很多肉鸡是藏在局域网之内的,直接用正向链接的话,是不可能链接到这些肉鸡的,所以大部分的木马都采用了反向式的链接,让肉鸡来主动链接自己,但即便是这样,还是会有一些问题存在,种马者让肉鸡来联系自己,总得给肉鸡一个联系的地址吧,这个地址,可以是一个邮箱,也可以是一个域名,还可以是一个固定不变的IP地址。
刘啸把对方的木马拷贝过来,就是想知道木马运行之后链接的地址到底是哪里,只要找到这个地址,也就算是找到了对方的地址。
刘啸把木马放入自己电脑中的虚拟系统里开始运行,然后打开嗅探器,开始监听木马的一切动向。果然,木马刚一运行,就开始在后台不断地访问一个域名,也就是网址。
“果然还是老一套啊!”刘啸“嘿嘿”一笑,主流的木马基本都是采用这种链接方式,很少有下马者会让木马直接链接自己的IP,这等于是主动暴露了自己,所以一般人都会采取域名转向的方式来链接。
刘啸PING了一下那个域名,得到一个IP地址,可等他去链接这个IP地址的时候,却发现这个IP已经离开了网络。刘啸看看时间,已经快0点了,大概那个吴越霸王去休息了,刘啸起身伸伸腰,看来是没得搞了,等明天那厮上线之后再说吧。
第二天一早,张小花来到张氏,进来直奔刘啸的办公室,推门便喊:“有人要收我们的保护费?”,看她那神情,非但没有一丝一毫的忧愁,反而是极度亢奋。
刘啸大汗,“你不用这么高兴吧?”
张小花往刘啸跟前一蹭,“快,说说,是谁那么不长眼,竟然敢收我们的保护费,难道他们就没听说过我张小花刚刚击败了如雷贯耳的邪剑吗?”张小花一副臭屁模样,看她那样子,似乎早已忘了前几天还曾和刘啸发火的事情。
“唔,没错,他们昨天还要收保护费来着,结果我一提你的名字,他们就不敢收了!”刘啸打趣着,说罢哈哈大笑。
“讨厌!”张小花白了一眼,道:“快说,别跟我贫!”
刘啸收住笑,道:“已经差不多搞不定了,来收我们保护费的是一个叫做吴越霸王的家伙,真实资料未知,不过我已经基本确定了他的IP地址,只要他一上线,我就能攻下他的电脑,然后伺机拿到他威胁恐吓我们的证据,顺便确定这家伙的真实物理地址。”
“你准备报警?”张小花问到。
刘啸点头,“嗯,我等会就会跟网监大队打招呼,等拿到证据,他们就可以抓人了。”
“就这样?”张小花看着刘啸,一阵摇头,“太没意思了,这也太便宜他们了。”
“那你想怎么办?”刘啸笑呵呵地看着她。
张小花想了一想,“怎么着也要让他们吃点苦头吧,要让他们知道我们张氏不是好惹的,唔,吃完苦头,我们再收他们的保护费。”
刘啸一口水就喷了出来,咳了半天,道:“姑奶奶,你还真敢想,竟然要去收他们的保护费!”
“怎么?想想也不行啊!”张小花不满地撇着嘴,“反正你那办法就是太没意思了,再不济也要……”
“行行行!”刘啸赶紧打住张小花的话,再让她说下去,还指不定要把吴越霸王怎么着呢,“你的指示我已明白,坚决按照你的指示办!”
张小花很满意,把刘啸拽起来,自己倒大咧咧往椅子里一坐,“不错,不错,快,给我说说,你准备怎么执行我的指示啊!”
“我准备打着你的旗号去威胁他们,恐吓他们,如果他们不交保护费,我就……”刘啸往远处躲了几步,“我就放小花去咬死他们!”
张小花站起来就扑了过去,“我先咬死你!”
刘啸赶紧往外躲,没躲几步,兜里的手机倒响了起来,刘啸忙掏出手机,对张小花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然后就按了接听。张小花倒是不大声叫嚷了,蹭到刘啸身后,在刘啸胳膊上挑了一块肉,使劲掐了一下,低声道:“叫你再笑话我!”,说完又得意地坐回椅子里去了。
电话是蓝胜华打来的,“喂,刘啸,你那边没出什么事吧?”
刘啸揉着发疼的胳膊,有些纳闷,“没有啊,怎么了?”
“唔,那就好!”蓝胜华顿了顿,“邪剑开始报复了!” 刘啸有点意外,“不会吧?”
“我们公司的网站今天被他黑了,他更换了首页内容,临走还修改了我们网站服务器的密码,现在我们暂时启用备用服务器,主服务器的密码还在破解中,估计得好几个小时!”蓝胜华有些担心,“我就是赶紧给你打个招呼,反正你那边也注意点。唉,现在老大怒了,说要和邪剑不死不休!”
刘啸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嗯,先挂了,有事再联系!”
蓝胜华刚挂了电话,刘啸就想起一事,那个吴越霸王会不会就是邪剑,或者是邪剑派来的呢?刘啸想了想,这很有可能啊,邪剑要报复,又怎么会放过张氏呢。
“什么事啊?”张小花问到。
刘啸走到办公桌前,开始操作电脑,一边说道:“邪剑发飙了,今天把软盟的网站给黑了,蓝大哥提醒我们加强防范。”刘啸说着打开了软盟的网站,网站现在已经恢复,不过很多功能都暂时关闭了,但没有任何公告。
刘啸再去打开一个黑客网站,就发现软盟被黑的消息已经登上了这些网站的头条,点开一看,竟然还有当时网站被黑的截图,屏幕上一柄滴血的剑,下面几行大字,“见利忘义、口蜜腹剑的小人,滚回去好好去看教科书吧,这么点道行就不要在安全界丢人现眼了!”
刘啸大汗,软盟这次算是栽了,集合了那么多国内的优秀黑客,竟然被邪剑摆了这么一道,与其说这是软盟的耻辱,倒不如说这是国内黑客们的耻集体辱,这也难怪老大要跟邪剑不死不休。
张小花把那图片左看右看,最后嗤了口气,道:“真幼稚!”
刘啸哪顾得上这些细枝末节,他在想一个问题,如果那吴越霸王真是邪剑的话,事情似乎就有点琢磨不透了!按照邪剑的性子,他肯定不会看上那点点保护费的,他的眼里只有报复!可是他要报复的话,直接来便是了,又何必多此一举地整出个收保护费呢,这也不符合他的作风啊!
刘啸抓着头皮,他怎么也想不通收保护费这一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别抓了!”张小花站起来拖住刘啸的胳膊,“走走走,赶紧去收拾那个吴越霸王!”
刘啸站着没动,“你别着急,就算要收拾他,也得等他上线啊!”刘啸顿了顿,“现在软盟被黑,我怀疑这吴越霸王极有可能就是邪剑,我们主动出击怕是很难逮住他的把柄,我得想个更好的办法才行!”
“那他什么时候上线啊!”张小花坐回椅子里,叹了口气,“我还想着今天来看热闹呢!啊啊啊啊!”张小花一阵抓狂,“邪剑啊邪剑,你快上线吧!”
刘啸狂汗,估计邪剑听到这河东狮吼,本来想来的,现在都被吓回去了,他伸手在张小花的脑袋上敲了个爆栗,“别嚎了!让我静一静,好好想想!”

“老子就不信你一点漏洞都没留下!”刘啸发了狠,他还不信有什么人可以做到一点痕迹都不留下。就是踏雪无痕,以他的身手来说,那绝对可以称得上是“踏雪无痕”了,但即便如此,刘啸在事后分析他的入侵数据时,也总还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的。
难道他吴越家族的水平,还能超过踏雪无痕不成?这点刘啸绝不相信!
他继续做着数据恢复工作,两小时后,虚拟系统终于再次启动。刘啸把刚才病毒运行的记录保存好,再一检查一遍,发现临时文件区的那三个木马还在。
刘啸此时突然冒出一个预感,这三个木马会不会是那个破六寒的呢?太有可能了,他破六寒为什么别的公司不说,偏偏说自己是华旭公司的,这说明他很熟悉这个公司,准确地说,是他很熟悉这个公司的网站。而华旭公司的网站又刚好被人挂了木马,谁会去挂呢,吴越家族的破六寒显然是嫌疑最大的人。
刘啸又看到了一丝希望,这次他没有直接运行木马,而是先用工具进行反编译,然后直接在代码里寻找“wufeifan”字样。
当工具提示找到的时候,刘啸就兴奋地叫着,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耶~!!”。他的猜测被证实是正确的,网站的木马是破六寒挂上去的。至于破六寒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把这个网址告诉刘啸,或许是一时糊涂,或许是他很自信,他知道刘啸会把病毒运行,然后整个电脑报废,可惜他没想到刘啸最后一刻也鬼使神差地把病毒移到了虚拟系统之中。
木马是wufeifan设计的,同样就说明了另外一件事情,wufeifan肯定会在木马里设置后门,这是他的习惯。
刘啸来了精神,坐在电脑前飞快地操作,很快,他在三个木马中都找到了后门的密码,这三个木马明显要比吴越霸王使用的那种要复杂很多,功能更强大,而且隐蔽能力也很厉害,刘啸用主流的杀毒软件测试了一下,都没有查出来,只有自己设计的那个工具对此才有反应,刘啸想了想原因,大概是因为自己的工具可以解开wufeifan的加密算法吧。
“看来wufeifan这两年也并不是一点进步都没有!”刘啸推翻自己之前对wufeifan的论断,但还是摇了摇头,“可惜他没用在正道上。”
刘啸运行了其中一个木马,这也是个反向链接式木马,木马运行后就向一个网址发出了链接请求,很快,链接建立了。
“靠,你竟然还在线!”刘啸真是快受不了了,自己今天的心是从天堂跌落地狱,又从地狱爬升至天堂,就算是自己心脏再强壮,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啊。
刘啸顾不上感慨,直接激活了木马的后门,进入了对方的电脑,这次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凡是看到的资料统统往回拉。然后趁对方没发现,又运行了其他两个木马,奇怪的是,这两个木马链接的又是不同的IP地址,只是这两个IP此刻都不在线。刘啸想了想,这种情况只有两种解释,一,这是破六寒同伙的木马,二,破六寒狡兔三窟,这是他的备用木马,后者的可能明显大一些。
刘啸此时终于明白了吴越霸王为什么能够舍得放弃他那几千台的肉鸡,其实他根本就没放弃,因为他可能已经用其他的方式把自己的肉鸡再次召唤到一起。
刘啸在自己脑袋上狠狠砸了两下,自己实在是太粗心了,上次竟然没有查看那些肉鸡上是不是还有备用的木马;而这几天,自己更是只知道傻乎乎地等着木马链接上对方,竟没想到要再去那肉鸡上看看。
论手法,论技术,自己完全不输给对方,可自己为什么总是屡遭对方戏弄呢?刘啸现在终于知道了原因,自己的实战经验太欠缺了,总是低估了对方的狡猾程度。
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来让刘啸来自我检讨了,既然已经知道了对方的把戏,那就得赶快行动了,迟则生变呐。刘啸再次杀到那个反病毒的论坛,这次他要问清楚,那个向自己求助的人到底是负责哪家企业的网络,是在哪家企业的网站上发现了wufeifan的病毒。
那人很快回了信息,说是自己负责海城一家物流企业的网站。
刘啸查到那家公司的网址,打开,发现这家公司的网站没有被挂木马,可能是被清除了,也可能从来就没被挂过木马,看来把这里作为突破口是没有可能了。
刘啸只好翻出前几天吴越霸王的那几台肉鸡,分别探测了一下,发现只有一台在线。刘啸链接到那台肉鸡上,这次他把自己设计的那个专门检测木马的工具上传了到肉鸡上,这一检测,果然就发现了蹊跷,那台肉鸡上果真还存在其他的木马。
这是个隐藏的后门程序,平时并不发作,这也是刘啸上次没有发现它的原因。后门程序每隔24小时便会访问固定网址一次,它会从这个网址下读取一份配置文件,如果配置文件是空的,那这个后门程序就会再次隐藏24小时,等待下次的读取。如果配置文件中的目标地址不为空,那这个后门程序便会从目标地址下载一个木马回来运行。
从后门程序监听的那个网址下载了一份配置文件回来,刘啸打开一看,发现里面的目标地址也是一个网址,刘啸把这个网址输入浏览器打开,发现这是一家叫做青阳造纸厂的网站,与此同时,刘啸的报警器再次叫唤了起来,这家网站被人挂了木马。
“果然是这样子的!”刘啸再次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吴越家族确实在控制肉鸡上存在多种手法。现在这个造纸厂网站上挂的木马,就是吴越霸王的新木马了,在这个新木马上,应该就有吴越霸王的新地址。而吴越霸王之前使用的那个木马和域名,估计在他逃逸执事就算是废弃了。
清理掉肉鸡上的报警器和日志,刘啸回到自己的电脑上。吴越霸王、还有那个破六寒,此刻都已经成为了刘啸的囊中之物,只要刘啸愿意,他可以随时进入到对方的电脑里,但刘啸反倒不急着去收拾这两个家伙了,他有新的想法。
屡次遭戏,刘啸是真的被撩出了火,既然对方要和自己不死不休了,那自己要怎么办?刘啸要让整个吴越家族,全军覆没。
刘啸已经基本猜到了吴越家族的挂木马规律,他们选择的目标很精巧,全部都是安全观念很差的小型企业的网站,这样的网站入侵难度非常低,可以说轻而易举就能拿下。虽然说网站的浏览量小了一些,但也正因为如此,它挂上木马之后被人发现的机率就小,这样吴越家族的人便可以长久持续地增加自己的肉鸡数量。
根据这个规律,想要把吴越家族全部挖出来就不是不可能,只是工作量会稍微大一些,刘啸要把全国有网站的小企业全部搜集到一起,然后去挨个打开,看看是不是被挂了木马,然后把木马下载下来,分析是不是吴越家族的。好在网上有人汇总过这类的网站,检查是否被挂了木马也可以通过工具来完成,这两个环节都不需要刘啸太耗精力,但之后的资料获取和分析,就需要很多的时间了。
刘啸需要时间,所以他决定暂时不去动那破六寒和吴越霸王,在挖出吴越家族全部的成员之前,他非但不能贸然出手,还要去迷惑对方,拖延对方。
第二天一早,张小花又来刘啸的房间上班了,进门就打开自己的电脑,一边又从包里开始掏那本《计算机网络技术》,看来她又准备去蹲守论坛了。
“今天不用守论坛了!”刘啸大汗,赶紧道:“吴越霸王的尾巴已经被我拽住了。”
“找住了?”张小花很惊讶,自己只是昨天半天没在,那吴越霸王就又被逮到了,只是希望这次可别再给逃了,“怎么抓住的,是不是昨天别人帮你捕获的那个木马?”
刘啸摇头,“别提了,那帮家伙太狡猾了,他们一逃逸便更换了新木马,害我们白白守了这么几天。”
“那现在是不是就可以火烧水淹了?”张小花眼睛开始放光了,进门时的一脸阴郁也顿时全无。
“嗯!”刘啸笑着点头,“放火烧山,水淹七军,不过,我们现在不是要逼对方出来,而是要逼对方不出来。”
“呃?”张小花搞不清楚刘啸这话的意思,心想这小子怎么来来回回变,反复无常啊。
刘啸也懒得解释了,“我给你的电脑上装了一个软件,还有一份网址列表,每隔一段时间,你就从网址列表中挑一个出来,用那个软件去攻击。”
“什么网站?”张小花说着就开始在电脑上寻找刘啸说的那份网址列表。
“是交过保护费,受吴越霸王他们保护的网站!”刘啸顿了顿,“你攻击完成后,就到各个论坛上去宣扬,就说吴越家族解散了,或者说吴越家族被网监追踪,集体潜逃了。反正就一个意思,让所有人都知道,吴越家族已经无力保护那些企业了!”
“这就是火烧水淹啊!”张小花大失所望,有些意兴阑珊,“那你干什么啊?”
“我要去一趟网监大队,查一些资料!”刘啸答到。
“我也去!”张小花站了起来,“我就知道你对那个女警官有意思。”
刘啸大汗,张小花怎么老是揪着这事不放啊,道:“你可别瞎说,我是去办事。”
“那我跟着你去办事!”张小花笑眯眯地看着刘啸,“不会打搅你和女警官说什么私房话吧?”
刘啸郁闷地看着张小花,想了一会,道:“好好好,一起去,一起去,真是怕了你了。”
两人直奔网监大队,进门还没说出来意,刘晨就先开了口,道:“我正想着要去找你呢!”她看着刘啸,“昨天晚上,国内最大的黑客论坛—黑客基地上有人发了个战斗檄文,高调挑战网络黑社会的吴越家族,说要和对方不死不休,发贴人的ID是‘留校察看’,不会是你吧?呵呵~”
刘啸“嘿嘿”笑着,“还真让你猜对了,就是我!”
张小花低低地嘟囔了一句,“果然有奸情!”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