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太阳娱乐登录,“不是吧!”刘啸一时都有点反应不及,这事也太巧了吧,巧得都有些匪夷所思了。
几年前,自己从这个论坛上下载到了wufeifan的木马,此后这种木马便一直销声匿迹,从没有出现过,直到吴越霸王出现,这种木马才重现江湖。紧接着,自己便又从论坛上下载到了wufeifan的病毒程序,木马和病毒同时现身,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关联啊?
刘啸赶紧登上论坛,给那个向自己求助的人发去消息,询问他是在什么地方得到了这个病毒的样本。
那人回来消息,说是自己负责的一个企业的网站被黑了,之后黑客挂上了这种病毒,幸亏自己发现早,及时删除了网页中的恶意代码,并且找到了黑客存放在网站服务器中的病毒样本,但是这病毒是加密过的,自己搞了几天,无法解密,这才请刘啸帮忙。
这和刘啸猜想的基本一致,病毒本身没有设计传播功能,那就只能用这种依靠外界的手段来传播。当年wufeifan的那个木马,刚开始也是无毒无害的,可后来却被用来搞肉鸡,去收企业的保护费,以此来推测,wufeifan现在的这个病毒也应该只是抛到互联网上来检验一下存活能力,检验结束后,他才会设计病毒的本身传播复制功能,以及一些隐藏的功能。
刘啸给那人回了消息,说自己已经解开了病毒的壳,现在立刻着手制作彻底清除病毒的工具,他让那人稍微等候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后,刘啸把这个病毒的专杀工具上传到了论坛,他给这个病毒起名“wu氏病毒”,按照惯例,他揪出十多条这个病毒的特征码来一起公布,并在帖子里发布了病毒预警,希望大家提高警惕,说不定这种病毒的变种很快就会漫卷而来。
这倒不是刘啸在故意危言耸听,既然那wufeifan要赚一个亿,仅仅靠收企业保护费,肯定是远远不够的,他现在搞了这个病毒,自然就是想在这个病毒的身上做文章,只是刘啸还无法确定wufeifan究竟会搞到哪一步,所以只能是提前给大家打个预防针。混迹这个论坛的人,有很多是专业杀毒软件企业的技术员,刘啸希望自己的帖子能引起他们的注意,做好病毒库的升级工作。
刘啸发完贴,又专门联系了一下那个向自己求助的人,给他发了一份小工具,是自己设计的用来给wu氏病毒解密脱壳的工具。
做完这些,木马还是没有链接上,刘啸只得跑到张小花的那台电脑跟前,张小花这一走,守着论坛的工作也得刘啸来做了。
刘啸挨个把张小花发的帖子看了一遍,都没有新的回复,刘啸有些失望,这瓮都摆了好几天,可对方就是不来钻,看来这招是不行了。如果木马那边也联系不上的话,那自己就只好来硬的了。
刘啸起身准备关掉网页,连续关掉几个之后,他突然停住,然后又拼命地打开刚才的帖子,刚才似乎自己有看到“吴越”两个字眼。
挨个再找一遍,果然,其中一个论坛冒出了新帖,“求助:企业受到吴越家族敲诈,有人了解这个吴越家族吗?”
刘啸赶紧点开去看,发帖的人说自己的公司刚刚建立了一套网络系统,今天下午便收到了一个自称是吴越家族的人的邮件,让交保护费,否则就对公司的网络系统进行攻击,发帖的人想知道这个吴越家族是不是真的,还有没有其他公司也收到过类似的勒索敲诈。
“奶奶的,还是这老一套啊!”刘啸有点激动,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自己以为吴越霸王他们躲起来不敢露面了呢,没想到这帮鸟人的勾当一直都在继续。
刘啸用论坛的短消息和那发帖的人联系,“你好,我了解吴越家族,我需要知道你们被敲诈勒索的细节。”
发贴人的论坛ID叫做“破六寒”,他很快发来了消息,“你是谁?你怎么会了解吴越家族?”
“我的公司也被他们勒索过,我和他们交过手!”
“哦,那QQ详谈吧!”破六寒发来一个QQ号码。
刘啸回到自己的机器上,打开QQ,把那个破六寒加了进来,然后发去消息,“你是哪家公司的?”
“华旭电器有限公司!”
刘啸把这个公司名字放进搜索引擎一搜索,发现这公司竟然是三羊市的,刘啸笑笑,心想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这个吴越家族竟然连自己窝里的企业都要敲诈,笑完刘啸顺手点开那公司的网站。
刚一打开,刘啸的机器就吱哇乱叫了,华旭公司的网站也不知道被哪个狗日的挂了木马,刘啸做的报警器一阵狂叫,检测出网页中含有恶意代码,正在后台下载木马,木马数量居然有三个。
刘啸切换到虚拟系统下,重新打开华旭的网站,让那些木马都下载了下来,他有收集研究各种木马病毒的习惯。
破六寒见刘啸半天没回音,就问道:“你说你和吴越家族交过手,是怎么回事?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一家企业的网络主管,前不久吴越家族也向我们收保护费了。”刘啸答到。
“后来呢?你们交没交?”破六寒似乎很关心这个问题。
“没交,吴越家族的人漏了踪迹,被我追踪到了,然后逃逸潜藏了起来,我现在正在寻找他们。”
破六寒半响之后才发来消息,“你还真是厉害啊,竟然能追踪到他们。我现在都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办了!”
“很好办,你把他们勒索你公司的细节说一下,然后由我来冒充你和他们进行谈判,只要和他们接上了头,我就有办法把他们挖出来。”刘啸说得极度肯定。
“那先谢谢你了!我把资料整理一下,一会给你!”破六寒想也不想,答应了刘啸的请求。
刘啸心情大爽,站起身来连蹦几个高,跑过去沏了杯茶,然后心满意足地贴在椅子里,等着对方把资料给自己发过来。
茶刚嘬了两口,破六寒就请求接收文件,刘啸点了接收。一看对方发来的文件还真不小,刘啸觉得有点奇怪,心想你就整理个邮件,怎么能整出十来M呢。
这是一个压缩文件,没解压就已经这么大了,如果解压出来,还不知道有多大呢,刘啸没敢贸然打开,直接把这个文件拖到了虚拟系统之中去解压。之后他随便运行了一个解压后的文件,虚拟系统当即崩溃,等刘啸再次重启虚拟系统,却发现怎么也无法启动。
“靠!上了狗日的当!”刘啸当即反应了过来,这个所谓的破六寒,可能根本不是华旭公司的人。既然自己能搬个瓮让人钻,那吴越的人自然也就能搬个瓮让自己钻,这个破六寒绝对是吴越家族的人,他识破了自己的请君入瓮计,这才设局报复自己。
刘啸也不敢确定自己的想法是不是正确,赶紧把自己的QQ隐身,果然,一隐身,破六寒的消息一条接一条发了过来。
“你小子不是很能吗,不是说能追踪我们吗?有种来呀,把你的本事全拿出来,老子全接着。”
“你以为你那雕虫小技就能瞒得过我们吴越的人吗?老子干这行多少年了,什么风浪没遇过,什么招数没见过,你这招早就被不知道多少人用过了,你小子还好意思再拿出来显摆,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你小子不是叫网监的人来抓我们吗,结果怎么样?还不是毛都没摸到一根。我们吴越家族要是怕了区区的网监,早就不用在道上混了。既然你小子跟我们玩阴的,那我们就奉陪到底,从今日起,我们吴越家族和你不死不休,有你没我,有我没你!你就等死吧!”
刘啸心中的怒火腾地冒了起来,一拳砸在桌子上,“啪吱”一声,桌上的茶杯竟然都被震翻掉地。刘啸站在电脑前,半响无语,自己真是太低估这帮家伙的能力了,这些人干这行多年,早就修炼成精了,自己的那些手段在自己看来似乎还不错,可在对手看来,简直就是小儿科。这就是他娘的偷鸡不成蚀把米,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没抓到对手,反被对手戏弄了一番。也怪自己太心急,竟然没有意识到这可能是对方的骗局,就傻乎乎地钻了进去。
“不死不休,不死不休!”刘啸反复念着这几个字,之后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好,既然你们想死,我刘啸就成全你们,我要让你们知道死字到底是怎么写的!”
用冷水冲了把脸,刘啸才稍稍冷静下来,坐在电脑前,他开始恢复着虚拟系统的数据。刘啸把对方给自己发的那个压缩文件首先恢复过来,然后转移到了一个隔离区,一检测,全是病毒,而且各个都是致命的,好在自己有预感,放到了虚拟系统之中运行,那里所有的硬件设备都是虚拟出来的,否则的话,自己现在的电脑都已经报废了。
“妈的!”刘啸骂了一句,这些病毒对自己来说,屁用都没有,自己原本还想看看这些文件中是不是有点线索什么的。
刘啸打开论坛,发现对方的帖子已经删除了,而且连帐号都删除了,自己想从论坛寻找线索的计划也算是没戏了,只有论坛短信箱里还保存着刚才和对方聊天的信息,但这些信息一点价值都没有。
“靠!”刘啸忍不住又骂了一句,这厮真是太老道了,所有有可能泄露信息的途径都被他堵死了。
刘啸郁闷地站了起来,在屋子踱着圈,骂归骂,自己终归还是要想出个办法来,这次要是再失手,自己直接撞死在电脑上的算求了。

“老子就不信你一点漏洞都没留下!”刘啸发了狠,他还不信有什么人可以做到一点痕迹都不留下。就是踏雪无痕,以他的身手来说,那绝对可以称得上是“踏雪无痕”了,但即便如此,刘啸在事后分析他的入侵数据时,也总还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的。
难道他吴越家族的水平,还能超过踏雪无痕不成?这点刘啸绝不相信!
他继续做着数据恢复工作,两小时后,虚拟系统终于再次启动。刘啸把刚才病毒运行的记录保存好,再一检查一遍,发现临时文件区的那三个木马还在。
刘啸此时突然冒出一个预感,这三个木马会不会是那个破六寒的呢?太有可能了,他破六寒为什么别的公司不说,偏偏说自己是华旭公司的,这说明他很熟悉这个公司,准确地说,是他很熟悉这个公司的网站。而华旭公司的网站又刚好被人挂了木马,谁会去挂呢,吴越家族的破六寒显然是嫌疑最大的人。
刘啸又看到了一丝希望,这次他没有直接运行木马,而是先用工具进行反编译,然后直接在代码里寻找“wufeifan”字样。
当工具提示找到的时候,刘啸就兴奋地叫着,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耶~!!”。他的猜测被证实是正确的,网站的木马是破六寒挂上去的。至于破六寒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把这个网址告诉刘啸,或许是一时糊涂,或许是他很自信,他知道刘啸会把病毒运行,然后整个电脑报废,可惜他没想到刘啸最后一刻也鬼使神差地把病毒移到了虚拟系统之中。
木马是wufeifan设计的,同样就说明了另外一件事情,wufeifan肯定会在木马里设置后门,这是他的习惯。
刘啸来了精神,坐在电脑前飞快地操作,很快,他在三个木马中都找到了后门的密码,这三个木马明显要比吴越霸王使用的那种要复杂很多,功能更强大,而且隐蔽能力也很厉害,刘啸用主流的杀毒软件测试了一下,都没有查出来,只有自己设计的那个工具对此才有反应,刘啸想了想原因,大概是因为自己的工具可以解开wufeifan的加密算法吧。
“看来wufeifan这两年也并不是一点进步都没有!”刘啸推翻自己之前对wufeifan的论断,但还是摇了摇头,“可惜他没用在正道上。”
刘啸运行了其中一个木马,这也是个反向链接式木马,木马运行后就向一个网址发出了链接请求,很快,链接建立了。
“靠,你竟然还在线!”刘啸真是快受不了了,自己今天的心是从天堂跌落地狱,又从地狱爬升至天堂,就算是自己心脏再强壮,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啊。
刘啸顾不上感慨,直接激活了木马的后门,进入了对方的电脑,这次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凡是看到的资料统统往回拉。然后趁对方没发现,又运行了其他两个木马,奇怪的是,这两个木马链接的又是不同的IP地址,只是这两个IP此刻都不在线。刘啸想了想,这种情况只有两种解释,一,这是破六寒同伙的木马,二,破六寒狡兔三窟,这是他的备用木马,后者的可能明显大一些。
刘啸此时终于明白了吴越霸王为什么能够舍得放弃他那几千台的肉鸡,其实他根本就没放弃,因为他可能已经用其他的方式把自己的肉鸡再次召唤到一起。
刘啸在自己脑袋上狠狠砸了两下,自己实在是太粗心了,上次竟然没有查看那些肉鸡上是不是还有备用的木马;而这几天,自己更是只知道傻乎乎地等着木马链接上对方,竟没想到要再去那肉鸡上看看。
论手法,论技术,自己完全不输给对方,可自己为什么总是屡遭对方戏弄呢?刘啸现在终于知道了原因,自己的实战经验太欠缺了,总是低估了对方的狡猾程度。
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来让刘啸来自我检讨了,既然已经知道了对方的把戏,那就得赶快行动了,迟则生变呐。刘啸再次杀到那个反病毒的论坛,这次他要问清楚,那个向自己求助的人到底是负责哪家企业的网络,是在哪家企业的网站上发现了wufeifan的病毒。
那人很快回了信息,说是自己负责海城一家物流企业的网站。
刘啸查到那家公司的网址,打开,发现这家公司的网站没有被挂木马,可能是被清除了,也可能从来就没被挂过木马,看来把这里作为突破口是没有可能了。
刘啸只好翻出前几天吴越霸王的那几台肉鸡,分别探测了一下,发现只有一台在线。刘啸链接到那台肉鸡上,这次他把自己设计的那个专门检测木马的工具上传了到肉鸡上,这一检测,果然就发现了蹊跷,那台肉鸡上果真还存在其他的木马。
这是个隐藏的后门程序,平时并不发作,这也是刘啸上次没有发现它的原因。后门程序每隔24小时便会访问固定网址一次,它会从这个网址下读取一份配置文件,如果配置文件是空的,那这个后门程序就会再次隐藏24小时,等待下次的读取。如果配置文件中的目标地址不为空,那这个后门程序便会从目标地址下载一个木马回来运行。
从后门程序监听的那个网址下载了一份配置文件回来,刘啸打开一看,发现里面的目标地址也是一个网址,刘啸把这个网址输入浏览器打开,发现这是一家叫做青阳造纸厂的网站,与此同时,刘啸的报警器再次叫唤了起来,这家网站被人挂了木马。
“果然是这样子的!”刘啸再次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吴越家族确实在控制肉鸡上存在多种手法。现在这个造纸厂网站上挂的木马,就是吴越霸王的新木马了,在这个新木马上,应该就有吴越霸王的新地址。而吴越霸王之前使用的那个木马和域名,估计在他逃逸执事就算是废弃了。
清理掉肉鸡上的报警器和日志,刘啸回到自己的电脑上。吴越霸王、还有那个破六寒,此刻都已经成为了刘啸的囊中之物,只要刘啸愿意,他可以随时进入到对方的电脑里,但刘啸反倒不急着去收拾这两个家伙了,他有新的想法。
屡次遭戏,刘啸是真的被撩出了火,既然对方要和自己不死不休了,那自己要怎么办?刘啸要让整个吴越家族,全军覆没。
刘啸已经基本猜到了吴越家族的挂木马规律,他们选择的目标很精巧,全部都是安全观念很差的小型企业的网站,这样的网站入侵难度非常低,可以说轻而易举就能拿下。虽然说网站的浏览量小了一些,但也正因为如此,它挂上木马之后被人发现的机率就小,这样吴越家族的人便可以长久持续地增加自己的肉鸡数量。
根据这个规律,想要把吴越家族全部挖出来就不是不可能,只是工作量会稍微大一些,刘啸要把全国有网站的小企业全部搜集到一起,然后去挨个打开,看看是不是被挂了木马,然后把木马下载下来,分析是不是吴越家族的。好在网上有人汇总过这类的网站,检查是否被挂了木马也可以通过工具来完成,这两个环节都不需要刘啸太耗精力,但之后的资料获取和分析,就需要很多的时间了。
刘啸需要时间,所以他决定暂时不去动那破六寒和吴越霸王,在挖出吴越家族全部的成员之前,他非但不能贸然出手,还要去迷惑对方,拖延对方。
第二天一早,张小花又来刘啸的房间上班了,进门就打开自己的电脑,一边又从包里开始掏那本《计算机网络技术》,看来她又准备去蹲守论坛了。
“今天不用守论坛了!”刘啸大汗,赶紧道:“吴越霸王的尾巴已经被我拽住了。”
“找住了?”张小花很惊讶,自己只是昨天半天没在,那吴越霸王就又被逮到了,只是希望这次可别再给逃了,“怎么抓住的,是不是昨天别人帮你捕获的那个木马?”
刘啸摇头,“别提了,那帮家伙太狡猾了,他们一逃逸便更换了新木马,害我们白白守了这么几天。”
“那现在是不是就可以火烧水淹了?”张小花眼睛开始放光了,进门时的一脸阴郁也顿时全无。
“嗯!”刘啸笑着点头,“放火烧山,水淹七军,不过,我们现在不是要逼对方出来,而是要逼对方不出来。”
“呃?”张小花搞不清楚刘啸这话的意思,心想这小子怎么来来回回变,反复无常啊。
刘啸也懒得解释了,“我给你的电脑上装了一个软件,还有一份网址列表,每隔一段时间,你就从网址列表中挑一个出来,用那个软件去攻击。”
“什么网站?”张小花说着就开始在电脑上寻找刘啸说的那份网址列表。
“是交过保护费,受吴越霸王他们保护的网站!”刘啸顿了顿,“你攻击完成后,就到各个论坛上去宣扬,就说吴越家族解散了,或者说吴越家族被网监追踪,集体潜逃了。反正就一个意思,让所有人都知道,吴越家族已经无力保护那些企业了!”
“这就是火烧水淹啊!”张小花大失所望,有些意兴阑珊,“那你干什么啊?”
“我要去一趟网监大队,查一些资料!”刘啸答到。
“我也去!”张小花站了起来,“我就知道你对那个女警官有意思。”
刘啸大汗,张小花怎么老是揪着这事不放啊,道:“你可别瞎说,我是去办事。”
“那我跟着你去办事!”张小花笑眯眯地看着刘啸,“不会打搅你和女警官说什么私房话吧?”
刘啸郁闷地看着张小花,想了一会,道:“好好好,一起去,一起去,真是怕了你了。”
两人直奔网监大队,进门还没说出来意,刘晨就先开了口,道:“我正想着要去找你呢!”她看着刘啸,“昨天晚上,国内最大的黑客论坛—黑客基地上有人发了个战斗檄文,高调挑战网络黑社会的吴越家族,说要和对方不死不休,发贴人的ID是‘留校察看’,不会是你吧?呵呵~”
刘啸“嘿嘿”笑着,“还真让你猜对了,就是我!”
张小花低低地嘟囔了一句,“果然有奸情!”

张小花看刘啸锁着眉头想了十来分钟,就有些耐不住性子了,“你到底想好了没有?”
“别吵别吵!”刘啸刚琢磨出点思路又被打断了,“我正在想!”
张小花看刘啸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办法,站起来,“我先回去了,等那个吴越霸王上线之后,你一定记得通知我!”
“好好好,我记住了!”刘啸一听此话,赶紧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象送瘟神一样把张小花送了出去。
刘啸这么墨迹,倒不是说怕了,如果吴越霸王真的是邪剑,刘啸反而会更高兴,他等了这么久,就是在等一个和邪剑公平较量的机会。虽说邪剑上次窃取刘啸方案然后据为己有的行为是相当地龌龊,刘啸痛恨至极,但却不会和邪剑一样做出同样下作龌龊的报复行为,他始终认为,要战胜对手,就要像踏雪无痕那样,光明正大,真刀真枪地打败对方,就算再不济,也应该象张小花那样光明磊落。
所以,刘啸现在是挖空心思,想弄出一个万无一失的方案,要将那个吴越霸王,也可能是邪剑一把拍死,不能给对方任何反扑的机会。
看看办公室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刘啸索性关上办公室的门,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一看,那木马程序还在锲而不舍地访问那个域名,但链接还没建立,吴越霸王也不知道在忙什么事,竟然这么长时间都没上线。
刘啸停止木马的运行,然后打开反编译软件,他想看看这个木马的结构和功能。刘啸以前曾研究过各种主流的木马,如果吴越霸王的这个木马不是他自己设计的,而是采用常见的木马修改而成,那刘啸想自己就应该会有办法了。
将木马反编译之后,刘啸打开自己以前研究过的木马资料库,这里有他总结出来的各种木马的特征码,只要在被反编译出来的代码里寻找那些特征码,一旦出现相同的特征码,就可以说明这两个木马是同一个程序,或者说两者之间存在一定的联系。
刘啸编了个小程序,程序会按照刘啸木马资料库里的特征码逐条进行搜索,发现有相同的就记录下来。
结果很快出来了,相同的特征码只有两条,刘啸查了一下资料库,这两条特征码都来自同一个木马,由此看来,吴越霸王使用的木马,肯定是和这个木马有关系了。
刘啸调出这个木马的相关资料后,有点意外,这不是一个主流的木马,是自己两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得到的。当时刘啸参加了一个反病毒的论坛,那里都是一些民间的反病毒爱好者,他们最大的兴趣就是搜集各种病毒和木马,然后在一番分析之后,给出解决和清除的方案。
虽然事情过去了很久,但刘啸对这个木马还是有一定的印象,他记得当时论坛上有人放出这个木马程序,说是刚刚捕获到的,但是无法脱掉木马的壳,希望高手来研究一下。刘啸就把木马程序下载了下来,后来花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找到程序的入口,顺利脱壳,后来一番分析,找到了彻底清除木马的方法。
可等刘啸准备把自己的分析结果往论坛上发表的时候,却发现大家都已经忘记了这个木马,刘啸当时也没有什么名气,属于菜鸟级别的,就没好意思再发表。
刘啸看了看那两条特征码,其中的一条转换过来,是字母“wufeifan”,这串字母极有可能就是木马作者的名字了,刘啸当年还特意查证了一番,在他所知道的圈里人物中,并没有人叫这个名字,所以刘啸当年还很纳闷,因为按照wufeifan的给木马加壳的技术来看,此人肯定是一个绝顶高手,绝不会籍籍无名。
另外一条特征码,是木马守护程序中的一段代码,因为很有技术代表性,刘啸就把它也定为这个木马的特征之一。
通过这两条特征码,已经可以得出一个基本的判断,吴越霸王使用的这个木马,应该就是由wufeifan设计的。刘啸不由一阵叹息,两年前这个wufeifan的技术就已经相当了得了,没想时隔两年,他的技术竟是一点进步都没有,这点从那段守护程序的代码就可以知道了,他采用的依旧是两年前的守护手段。
“看来一个人一旦钻进了钱眼里,他的心里就不再会有技术了!”
刘啸叹了口气,有点替这个wufeifan惋惜,这个家伙如果把全部心思都用在技术上,那他现在肯定丝毫不逊于五大高手了,可惜啊,这个家伙把自己的精力都放在写木马和收保护费上了。
Wufeifan两年前设计那个木马的时候,曾设置了一个超级后门,这也是一般程序人的通病,总要为自己留一手。如果有人不小心中了木马,只要按下wufeifan设计的一个组合键,就会激活这个后门,然后输入超级密码,木马的控制端和被控制端就会瞬间发生倒置,下马者非但无法控制肉鸡,反而会被肉鸡的主人牢牢监控。
这种留一手的编程习惯可谓是根深蒂固的,刘啸不用猜也能知道,吴越霸王现在使用的这个木马中肯定也存在超级后门。
“那这个吴越霸王可能就不是邪剑了,至少不会是邪剑本人。”刘啸挠挠头,邪剑这样的高手擅长渗透和瞬间攻破,基本是不会使用到木马的,即便是用,那也绝不会用别人设计的木马。
刘啸暂时打住自己的想法,他得赶紧在这些反编译过来的代码中寻找wufeifan设置的超级密码,以及激活后门的方法。好在刘啸这种工作做过很多次,而且对于wufeifan的编写习惯也不是第一次接触,大概花了十来分钟的时间,他就找到了超级密码的位置所在。
把它转换过来,是一段加密过的字符,刘啸一看,就知道这是一种很普通的加密算法,也很常见,刘啸他找到这种加密算法的解码器,输入这段字符,就得到了超级密码,“10000000”。
刘啸不禁一阵狂汗,这个wufeifan真的是疯了,从密码上就能看出他的想法,他要赚一个亿,否则绝不会设定这么一个弱智的密码。
知道吴越霸王不是邪剑,刘啸竟然有些失望,想象中的激烈对决肯定是不会有了,再加上没有了报仇雪恨的动力,刘啸心里的斗志顿时少了一大半。现在的吴越霸王就好像是砧板上的鱼,他这个到处给别人下马的家伙,最后却要注定死在自己的马儿身上。
刘啸将木马放到自己的虚拟系统之中再次运行起来,然后就给吴越霸王的那些EMAIL中发了一条消息,“有空不?我们谈谈。”
大概十来分钟的时间,吴越霸王上线了,刘啸看到自己的木马成功和对方建立了链接。
吴越霸王的消息发了过来,“昨天怎么不回消息?你们准备交多久的保护费?”,大概吴越霸王以为刘啸主动来找自己,那肯定就是同意交保护费了。
“保护费的事情先不说,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们这样肆无忌惮地去收保护费,就没有想到万一失手被人抓住把柄怎么办?”刘啸回复到。
“哈哈哈,把柄?我不妨再给你说一句实话,网络中的东西都是虚拟的数据,看不见摸不着,想要抓个实实在在的把柄比登天还难。就拿现在来说,你明知道我在恐吓你,可你有什么办法吗?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我可以随时随地找到你,但你想要找到我,却不是那么容易的。”吴越霸王似乎很得意,“其他的心思你趁早别有,免得到时候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这句话可以算是威胁了,大概吴越霸王也听出了刘啸这个问题有不友好的意思。
“你真打算把这行干到底了?”刘啸继续墨迹着。
“你唐僧不唐僧啊?”吴越霸王终于恼羞成怒,“既然是你把我喊上线的,你今天就必须给我一个答复,错过这次,就算你下次跪地求饶,我们也绝不会放过你们张氏。”
刘啸叹了口气,不再回复,继而切换到自己的虚拟系统下,激活了木马的后门,只是片刻之间,刘啸就通过木马进入到了对方的机器之中,他先把对方的日志记录,包括木马的使用记录统统拷贝到自己的机器上,然后在对方的机器里寻找着有用的东西。
当看到对方木马控制端的显示时,刘啸不禁大吃了一惊,这个吴越霸王掌握的肉鸡竟然有好几千台,此时上线的木马也有四百多台。刘啸在对方的电脑上翻了翻,最后找到了一份档案,这是吴越霸王做的一个报表,里面有各个公司交保护费的详细账目,包括交多少,交了几个月,还有汇款的账目帐户,各种银行大大小小的帐户加起来,竟然有100多个。在档案的最后,还附了另外一张表,上面是需要催缴以及还没有交保护费的企业,张氏廖氏都在其上。
“靠!还真他娘的够专业啊!”,刘啸暗骂一句,把对方机器上能搜罗的东西全部拷贝了过来,包括对方机器的用户名,拨号用的账号密码,他统统复制了过来,凭着这些信息,想要知道对方的物理位置,应该不难。
可怜那吴越霸王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控制,傻乎乎地等在那里,看刘啸半天没回复,就给刘啸发来最后通牒,“你到底是怎么个意思?再不说回复的话,你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而他的这一行动,刚好被刘啸全程监控下来,这些数据又被刘啸当作证据保存了下来。
刘啸笑笑,回复道:“我也不会给你们机会了,尽管放马过来吧!”
吴越霸王大怒,“好,你小子等着,以后有你们张氏的好果子吃!”
刘啸懒得理他,准备关掉电脑,突然想起张小花的吩咐,就赶紧给张小花打了电话过去,“吴越霸王上线了,我已经全部搞定,你还过来不?”,你通知了她不来是一回事,但是你不通知,到时候张小花怪罪下来,那可全是刘啸的错。刘啸摸摸中午被张小花掐得青紫的胳膊,不由全身一寒。
“过来过来!”张小花大喜,“我马上就到!”
刘啸把刚才得到的数据资料全部整理好,又特意备份了一遍,然后对着电脑叹道:“不好意思,该给的机会我都给了,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肯把握,事到如今,我也只好放小花咬你们了。”
吴越霸王的机器上的资料自己该找的已经找了,剩下找出并抓住吴越霸王的事,就不能刘啸自己能解决的了,他现在倒很想让那个吴越霸王吃点苦头,平时都是他用木马控制别人,今天也让他尝尝被人控制的滋味吧。
PS: 虚拟系统:
很多人都曾有过安装多个操作系统的经历,但遗憾的是,系统装的再多,启动的时候却只能启动其中的一个。
而虚拟系统技术可以在一台机器上安装多个操作系统,这些操作系统可以同时启动,并可以随意切换,彼此间还可以互相通信,甚至你可以一台机器上将WINDOWS和LINUX系统同时启动。这种技术主要是方便平台切换,并可以防范病毒。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